历史终于迈出了这一步…… (一)

2003-05-18 19:16 作者: 陈启能

手机版 正体 0个留言 打印 特大

1988年6月,正当苏联广大中小学生面临紧张的期末考试的时候,他们得知一 个意外的消息:这学期的历史课考试被取消了。从6岁至16岁的学生都可以从这项 决定中获益。他们不仅可以因此少开几次夜车,而且更重要的,可以少受一些欺骗。

  这真是一项大胆的决定。这个决定清楚地表明苏联官方对迄今在中小学使用的 历史教科书的态度,实际上是对沿用至今的关于苏联历史的一整套说法的态度。也 就是说,中小学历史教科书,当然不止是历史教科书,掩盖了苏联历史的真相,讲给人们听的是许多谎言。苏联最高苏维埃主席团出版的《消息报》热情赞扬这次取消历史课考试的决定,并尖锐地指责说:“那些用谎言毒害人们的思想和心灵,欺骗了一代又一代的人,其罪行是巨大的,罄竹难书。”

  不能再让谎言毒害广大中小学生了,这就是决定取消这次考试的原因。

  作出这个决定不是偶然的。这是苏联当前进行的改革进程中的一个步骤。要明 白这个道理,就要弄清楚历史和现实,苏联的历史发展和当前的改革之间的关系。

  任何事物都不是凭空产生的,都有它的历史根源和发展过程。苏联今天存在的、 已成为改革对象的高度集权、采取行政命令管理方式的政治、经济、文化体制,形 成于30年代斯大林时期,以后经过半个多世纪的发展,虽然中间有过赫鲁晓夫等的 改革尝试,但并未根本触动,而到勃列日涅夫时期(尤其后期)反而得到加强和巩 固。由此可见,苏联的这套旧的体制已成为一股强大的传统力量。半个多世纪以来, 它不仅被舆论宣传为完美的、甚至是唯一的社会主义模式,而且从理论上(从哲学 上、经济学上等等)千方百计得到论证。更有甚者,这个体制形成和发展过程的历 史真相被掩盖了起来。人们知道的只是专为这个体制唱赞歌的,由斯大林审定、于1938 年出版的《联共(布)党史简明教程》(后被证明是一本说谎大全)定了调的不真实的历史。

  今天要改革斯大林的模式,就必须要正本清源,必须要弄清现行体制的历史根源,必须要恢复历史真相,清除多年来制造的种种“历史神话”,总结70年来的历 史经验教训。如果不这样做,就不可能真正弄清问题,也不可能真正吸取教训,因 而当前的改革也不可能成功。也正因为如此,所以从苏联的改革正式开展以来,有 关苏联历史的种种问题很快就成为中心议题之一。揭露历史上存在的问题,恢复历 史真相,吸取历史教训,成为苏共中央总书记戈尔巴乔夫提出的“公开性”政策的 重要内容之一。真正的“公开性”,就是要把真实情况告诉公众,敢于揭露存在的 问题,如果做错了就公开承认错误。这同样适用于历史。如果对历史真相遮遮掩掩, 不敢揭露,对历史上的错误不敢承认和纠正,那当然也就不可能在现实中贯彻“公 开性”原则了。因为历史和现实是分不开的。

  1987年苏共中央一月全会上,戈尔巴乔夫提出:在苏联历史中“不应当有被遗 忘的人物和空白点”。此后,在苏联舆论界就掀起了“填补空白点”的热潮。在史 学界也开始了“史学改革”。

  这次史学改革的先锋、莫斯科国立档案学院院长、历史学博士尤里·阿法纳西 耶夫教授尖锐地指出,党史直到现在还是按《简明教程》的公式阐述的,只有它的 作者(指斯大林)一人头上罩着一贯正确的光圈,而其论敌全都被抹了黑。今天谁 都明白,《简明教程》是一面历史的哈哈镜,里面照出的人,一些是被不成比例地 过分夸大了,另一些却被漫画式地缩小了。里面只有巨人和矮子,其实巨人只有一 个,其他的都是侏儒、各种错误倾向分子和人民公敌。苏联作协会员、哲学博士F· 沃尔科夫认为:“我们国家的历史在许许多多著作中被糟踏成了这种样子,以致于 满篇不是空白,就是黑焦油,已经到了无法再下笔修改的地步了,因而可行的办法 不是修订这部历史,而是彻底矫正这面哈哈镜。”

  打碎这样的历史哈哈镜,换上一面真正的历史之镜,首先是为了现实的需要。 用沃尔科夫教授的话说:“被歪曲、被篡改了的历史产生被歪曲、被篡改了的思想, 而恰恰是对于这种教条主义思想来说,‘真理’一经提出就变成了永不变化的公式, 变成了铁打铅铸的模式。”一位叫E·萨夫佐夫的副教授也认为:“需要了解事件 的真实过程,这不仅是为过去一些诚实的名字恢复名誉,而首先是为了今天。这里 首要的问题在于,我们今天的人怎样进行当今的改革。绝不能指望能把当今最先进 的思想长期地同《简明教程》中那种简单的理论知识结合起来。我们走向何方-- 是前进还是倒退,这最终取决于我们对1929年、1937-1938年、1948-1949年这些 事件的根源和真正含义能否搞清楚。”

  我们看到,从1987年起,苏联国内掀起了一股“历史热”,至今方兴未艾。许多报刊杂志,其中《莫斯科新闻》周报、《星火》杂志等尤其引人注目,纷纷发表 各种历史题材的文章、专访、回忆、资料,揭露许多历史上的问题,或者对许多历 史问题提出新的观点、发表新的材料。看报成了许多苏联人每天要做的一件大事。 许多报亭前,人们排起长龙抢购有新鲜内容的报刊。科学家们也开始对历史上的许多问题重新进行研究。历史学家为填补历史上的“空白点”,在努力收集资料,进 行研究。据苏共中央马列主义研究院院长格·斯米尔诺夫1988年6月20日的电视讲 话,仅仅这个研究院的学者在填补“空白点”方面,已经取得不少成果,搞清楚了100 多个历史事实和现象。许多新的历史专着正在编纂中。譬如德米特里·沃尔科戈诺 夫上将将于1988年秋季完稿的斯大林政治传记《胜利与悲剧》,尚未出书,已经引 起国内外的注目。这本书的一些章节及作者的文章《斯大林现象》在报刊上发表后 引起了热烈的争论。此外,关于勃列日涅夫“停滞时期”的书,关于20年代权力斗 争的书等都在撰写中。新的苏共党史也正在编撰。一些过去被禁的著作纷纷开禁解 冻,得以问世。如米高扬回忆录的第三部分,现在获得了出版的机会,其中一些章 节已在报刊上发表。著名作家肖洛霍夫反对农业合作社给斯大林的信也首次得以发表,等等。

  当然,这一切并不是一帆风顺的,而是充满了尖锐的斗争。可以说,这个问题 成了苏联当前对待改革不同态度的两种力量之间斗争的焦点之一。以至戈尔巴乔夫 多次出面公开表示支持对历史真相的揭露。1987年12月2日,戈尔巴乔夫在庆祝十 月革命70周年的报告中指出,对苏共和苏联历史作“真实的分析,必然会帮助我们 解决今天的民主化、法制、公开性、克服官僚主义问题,简言之,解决改革的紧迫 问题”。在1987年6月28日苏共第十九次代表会议上,戈尔巴乔夫在报告中严厉驳 斥了把当前恢复真相和公正,摒弃教条的做法说成是“冲掉社会主义原则和基本原 理”,是“给社会主义历史抹黑”。他指出,绝不能允许改革和公开性被教条主义 和保守主义的绊脚石绊倒,被某些人的偏见和个人野心绊倒,并强调“这是与国家和社会主义命运攸关的”。


博讯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