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副厅长杨秀珠出逃美国内幕


改革进入深水区后,中国的城市化进程和土地问题成为热点中的热点。手握土地审批、工程发包权力的政府官员一再落马,高级别官员也越来越多。杨秀珠案可以让我们清楚地看到一个问题高官的来龙去脉,但更深的问题是:杨秀珠权力寻租的源泉何在?为什么很多官员出事都与批地、盖楼、造路有关?

出走美国

2003年6月14日,一场由浙江省检察院直接介入的“搜网”行动在温州展开。这次被捕对象是“失踪”一段时间的原温州市规划局会计,后被提升为温州市委“安居工程指挥部副指挥”的林素华,以及早前被捕的温州市旧城改建指挥部副指挥高云光所涉案的相关人员。

之前一个月,一份来自浙江省委的内部电传小范围送达省委常委以上省级领导和正省级离退休干部:“省建设厅副厅长杨秀珠擅自出境严重违反纪律,动机不明,待查。”

再早一个月,2003年4月20日,星期天,杭州。一大早,杨秀珠声称老母亲病了,要回一趟温州,并交代下属“这几天没事不要打我手机”。当天下午,一辆浙C04488牌照的全新丰田轿车丢弃在上海浦东机场。

星期一,关心杨母情况的建设厅领导打电话给杨,杨手机开着,但无人接听。

星期二,厅长继续拨打杨秀珠手机,还是无人接听,不久电话关机。

星期三,厅长交代办公室继续联系杨秀珠,并致电温州规划局长杨伟峰,请其代表省厅领导前往慰问杨母。

星期四,厅长再次致电杨伟峰询问,杨局长说还没有来得及看望杨母。

星期五,省厅决定派两名干部直奔温州证实消息,杨的妹妹答称:“母亲好好的,我姐没回温州呀?”

其实4月21日,就有一名温州华侨在纽约街头看到杨秀珠。第二周,经有关部门调查核实,杨秀珠确实携同女儿、女婿、外孙在上海离境,前往新加坡。在杨离开杭州20多天以后,浙江省纪委于5月13日作出立案调查决定。

杨秀珠自动出局的直接原因是其昔日“牌友”频频“东窗事发”,其弟杨光荣受贿案被温州鹿城区检察院死死盯住,案情朝着她不愿看到的方向发展。之前三份由多名老干部和温州市部分人大代表签名的检举材料,分别上呈中纪委和浙江省领导,内容毫不隐晦直入主题,“杨秀珠的问题关乎民愤,她是温州最大的巨贪”。

据透露,杨秀珠去年三四月间有过几次神秘的家乡之行,通过方方面面人物相继给检察机关施加压力,提出要求保释其弟杨光荣或尽快对杨光荣受贿案结案。但鹿城区检察院在现任温州市委班子和主要领导的支持下,顶住了这种压力。

关于杨秀珠,温州民间说法版本很多,不少人认为她背后有堡垒难破的“金钟罩”。之前与杨秀珠称兄道弟的鹿城公安局长王天义,犯有贪污受贿罪,1000多万元财产来历不明被判死刑,但一直未执行,使当地百姓议论纷纷。

官场交际花

杨秀珠的仕途颇有些传奇--温州人都知道,她是“卖馒头起家”的。“文革”时期,温州武斗闻名全国。馒头店开票员杨秀珠也开始了造反起家的“革命历程”,以其泼辣与积极,从“联站”造反派组织中一路青云直上,从一个民间女子变为仕途女明星。

“文革”结束后,杨又一次主动选择命运。此时杨开始接近省委高层,采用了相当特殊的手法。

在那个特殊年代,当时的“政治明星”、海岛女子民兵连连长汪月霞是全国的先进典型,深得各级领导厚爱。杨秀珠便瞄上了她,并建立起“深厚的革命姐妹”的“阶级感情”。在交往中,杨表露出想通过汪的关系认识当时的省委领导和他的夫人(原省妇联领导)。据汪月霞回忆,有一天,杨秀珠带女儿来杭州开会,故意把女儿放在领导夫人家门口,然后走开,略施苦肉计,等着领导夫人收留孩子。就这样,杨达到进入省委高层视野的目的,不久当上温州妇联副主任。1984至1985年之间,杨秀珠碰巧与时任温州市委书记的某领导做邻居。杨秀珠极力想“巴结”这位为官清廉、两袖清风的老革命后代,虽然送礼没门,然而胆大心细的杨秀珠还是观察到一个细节:斯时,那位老革命的遗孀正在温州休养,杨很清楚这位领导是个孝子,就主动到她老母家做起免费保姆,“梳头洗脚”,关怀备致。并在各种不同场合,称市委书记为“兄弟”,称其母为“亲娘”。不过这次杨没讨到什么好处,反而引来书记的批评和讨厌。

温州老干部胡显钦说,杨这种“公关手段”功力非凡,在杨任规划局局长时,本没有审批土地的权限,但由于杨与当时的市委领导关系甚“铁”,市委决定把审批土地的权利从土地局“划归”规划局。

仗着一身粘柔之劲,杨秀珠从妇联主任、温州市规划局副局长一路升到局长。1994年上半年,在领导极力荐举下,杨被提升为温州市副市长,分管“肥水”最多的城建工作。

“就当时杨的实际能力和工作表现,放在人代会上选举肯定通不过,之前,她从副局长升任局长、市长助理就遭到人大代表两次否决。杨秀珠能顺利进入市领导行列,主要原因是有一名领导不遗余力,整整四天驻扎在人大寸步不离,四处活动做人大常委的工作帮杨秀珠拉票。”老干部胡显钦告诉记者。据知情人说,为避免再次出现被人大代表否决的“前车之鉴”,杨秀珠的副市长任命是提前一个月避开人代会选举,由人大常委直接通过的。

裂缝初现

据温州的老干部说,温州市规划局是杨秀珠的腐败大本营,是其进行“官位批发”的后花园,在她手里先后提拔过县处级的干部不下11人,其中一名会计(刚刚被捕的林素华)也被提拔到了县处领导岗位,这11人中有8名“不争气”,因各种问题相继受到党纪国法的惩处。

温州市民对杨秀珠的公开非议最初出现在1997年,这年7月18日《温州日报》“瓯江南北”有篇报道,耐人寻味,原文如下:

“本报讯:前天早晨,市区五马街口出现一张小字报,引起过往群众围观,不少群众议论说,街头贴小字报进行人身攻击,是法律所不允许的。据了解,这张署名的小字报系一偏执性精神病患者所为,该患者在前几年对其他领导人也曾有过类似行为。”

市委专门为此在温州大戏院召开干部大会,杨秀珠更是借此教育干部“不要轻信谣传”。而据《温州日报》一记者回忆,这张小字报就是针对时任温州市副市长的杨秀珠,小字报明确提出要求市委查处杨的问题。

“贴小字报的是原浙南游击纵队第三支队支队长周丕振的警卫员,是温州日用陶瓷厂的老职工。”老干部王权道破了天机。而当事人被抓后指认为“偏执性精神病患者”,关押在温州精神病院达半年之久。在他被抓后,其女通过一些渠道向公安局要人时,得到的答复是:没有市委指示不能放人。

1998年,因调查过违章建筑“市长楼”遭杨秀珠打击报复的原建设局干部杜玉生透露,在调查中发现羊儿路“市长楼”的基建项目存在没有立项、施工许可证、招投标以及资金来源不正当等严重违法违纪问题时,杨秀珠曾亲自出面打电话给建设局领导,要求不要插手,同时又打电话对杜玉生说,“市领导对你很关心,羊儿路的房子给你一套。”杜不理会杨的意图,还是继续追查。但过几天就被调去政协当秘书长了。

2001年,浙江省“三讲”指导组在温州饭店集体看望老干部,“杨秀珠问题”被老干部们提上了台面。“很多老同志说,杨秀珠当上温州市副市长、浙江省建设厅副厅长是温州人的耻辱。”王权这样告诉记者。

杨秀珠在一片反对骂声和控告声中,极力想在民众中改变形象,温州一些“颇有影响”的“文化雇佣军”则为她创作了报告文学、电视剧本等,为这名女副市长塑造在旧城改造和金温铁路建设中,如何冲破阻力、大胆改革、无私奉献的艺术形象。有名剧作家以杨秀珠为原型,策划创作了名为《丰碑》的电视剧,请来省话剧团的国家一级演员王若荔来温州体验生活。王与杨“亲密接触”了近两个月后说:这个角色太生动了,“演技”比我高多了。

政绩的背后

昔日在浙江地产界风头十足,开口就是“捣你个日娘”的杨秀珠,是个非常滑稽且生动的女人,她的不少粗口和“杨氏酒令”是流传温州民间的经典段子。据其同事说,杨的秘书最怕给她写发言稿,怕她念错,就在下面注同音字,尽管秘书考虑周到,结果在1999年昆明世博会的新闻发布会上,杨5分钟的讲话稿还是念错了13个字--虽然她名片上的学历赫然是“同济大学硕士研究生(注册规划师)”。

与杨秀珠打了十年交道的省建设厅原副厅长、专家胡理琛,对省里提前半年宣布杨秀珠接替他的位置,至今“耿耿于怀”。在温州土生土长的胡理琛语气沉重地告诉记者,温州城区原本河网密布,环境优美,极具江南水乡特色,但被杨秀珠炫耀为“政府一毛不拔,事业兴旺发达”的得意之作-人民路改造工程,却破坏了视觉美感,并造成交通拥堵,遗害甚远。

胡还透露,当年由杨秀珠策划并到建设部参加评优的《温州市旧城控制性详细规划》方案,被分管规划的胡发现存在常识性问题。胡建议温州方面从方案的科学性、逻辑性、艺术性三方面考虑,按程序修改后先报省建设厅审批,再上报建设部。但这份有问题的方案,在杨秀珠千方百计的运作下,终于付诸实施。如今温州百姓看到的城市规划就出于这个方案。

设计了方案的杨秀珠也就取得对下属项目的主导权,此后杨在相关的动物园地块、大士门、马鞍池、府前街、总商会俱乐部、大南门等八个旧城地块拆迁上大动手脚,把这些土地以低于市场价格一半出让给有海外背景、并无资金实力和房地产开发资质的温州华侨。此举引发温州老百姓的极大不满。

当时温州房地产过热,房价猛涨,有关部门却起着推波助澜、“虚火上升”的负面作用。动迁过程中,拆迁户合法权益受损事件屡屡发生,却都被“引进外资“这样冠冕堂皇的理由所遮掩。荒唐的是,就这项民怨百出的旧城改造,竟成为杨秀珠升任浙江省建设厅副厅长的“主要政绩”。

“女杰”翻船

2001年年底,中国银行温州市分行行长叶征涉嫌受贿被温州市检察院逮捕,2002年,叶征被温州市中级法院判处有期徒刑12年。

有“财色行长”之称的叶征供出了法国籍温州商人陈其跃向他行贿48万元人民币的犯罪事实,陈其跃因此成为中国司法机关的通缉对象,不久在深圳罗湖关被缉拿归案。陈的入狱,引爆了淤积民众心坎的痛视官员腐败的火药桶,更使杨副厅长风声鹤唳。

2002年下半年,浙江省温州市鹿城区人民检察院在侦查温州市大工联合房地产开发公司总经理夏爱华受贿案时,发现一名专替生产厂家推销代理电力设备的电器商人周道听涉及此案。在查找周道听的过程中,温州电力部门、房地产公司个别领导所表现出来的种种不自然引起了反贪局检查官的注意,之后又是顺藤摸瓜查出了杨秀珠的弟弟、温州铁路房地产开发公司副总经理杨光荣受贿18万元,并涉嫌重大经济犯罪。

对很多温州人来说,从杨光荣被捕,到杨秀珠出走,几乎是可预料到的事情。从本文亦可看出,杨秀珠在温州的民怨已积累到较深的程度。

综观杨秀珠的漫漫仕途,我们不禁要问,这样一名无德无能的“问题官员”,如何能从基层一步步地提拔上来,坐到城建主管部门的高位上?为什么,我们有这么多官员出事,都与批地、盖楼、造路有关?

贪官的“分果子心态”

“做了大官,做了大事,不发点大财?”“我在温州是耕耘者,到国信后果子熟了我要分给自己一点的。”这是原温州市长、浙江国信集团有限责任公司董事长陈文宪的心态。2003年1月,57岁的陈文宪因受贿罪被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判处有期徒刑11年,并处没收其个人财产人民币10万元,所受赃款、赃物悉数上交国库。

陈文宪的落马,与一个姓何的香港老板有关。1995年,何老板陪同他的叔叔到温州捐资近亿元,修建医院、图书馆、学校、大会堂等。时任温州市长的陈文宪与何相识。1996年,何再到温州,听说陈文宪已经到省国际信托投资公司当董事长。当年底,陈文宪到香港考察,何邀请陈到他的公司参观,并提出共同组建房地产公司的想法。陈欣然同意。

从此,陈文宪陷入了何的陷阱。何每次送给陈的钱物并不多,如最初送给陈一套邮票,1万元港币的“公司交际费”,价值2万元的劳力士手表;后来又送过1万美元,2万港元,香港回归纪念金币(价值3万港元)。另外,陈每次到香港,何跟他打牌,故意输给他的钱也只是几千港元。但随着这种“你送我收,来者不拒”的关系的固定化,陈文宪的心态慢慢倾斜了。浙江省国信公司的600万美元投资,也在不知不觉中打了水漂!

“贪小便宜”的心态,往往是贪官走向犯罪泥潭的第一步。与此相伴的还有“侥幸心理”、“从众心理”、“分果子心理”等。这都是容易栽跟头的“关口”。陈文宪曾经是温州的“改革市长”,但最终也在这些“熟悉的老地方”倒了下去。


(南风窗特约记者 王孔瑞)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