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副廳長楊秀珠出逃美國內幕


改革進入深水區後,中國的城市化進程和土地問題成為熱點中的熱點。手握土地審批、工程發包權力的政府官員一再落馬,高級別官員也越來越多。楊秀珠案可以讓我們清楚地看到一個問題高官的來龍去脈,但更深的問題是:楊秀珠權力尋租的源泉何在?為什麼很多官員出事都與批地、蓋樓、造路有關?

出走美國

2003年6月14日,一場由浙江省檢察院直接介入的「搜網」行動在溫州展開。這次被捕對象是「失蹤」一段時間的原溫州市規劃局會計,後被提升為溫州市委「安居工程指揮部副指揮」的林素華,以及早前被捕的溫州市舊城改建指揮部副指揮高雲光所涉案的相關人員。

之前一個月,一份來自浙江省委的內部電傳小范圍送達省委常委以上省級領導和正省級離退休幹部:「省建設廳副廳長楊秀珠擅自出境嚴重違反紀律,動機不明,待查。」

再早一個月,2003年4月20日,星期天,杭州。一大早,楊秀珠聲稱老母親病了,要回一趟溫州,並交代下屬「這幾天沒事不要打我手機」。當天下午,一輛浙C04488牌照的全新豐田轎車丟棄在上海浦東機場。

星期一,關心楊母情況的建設廳領導打電話給楊,楊手機開著,但無人接聽。

星期二,廳長繼續撥打楊秀珠手機,還是無人接聽,不久電話關機。

星期三,廳長交代辦公室繼續聯繫楊秀珠,並致電溫州規劃局長楊偉峰,請其代表省廳領導前往慰問楊母。

星期四,廳長再次致電楊偉峰詢問,楊局長說還沒有來得及看望楊母。

星期五,省廳決定派兩名幹部直奔溫州證實消息,楊的妹妹答稱:「母親好好的,我姐沒回溫州呀?」

其實4月21日,就有一名溫州華僑在紐約街頭看到楊秀珠。第二週,經有關部門調查核實,楊秀珠確實攜同女兒、女婿、外孫在上海離境,前往新加坡。在楊離開杭州20多天以後,浙江省紀委於5月13日作出立案調查決定。

楊秀珠自動出局的直接原因是其昔日「牌友」頻頻「東窗事發」,其弟楊光榮受賄案被溫州鹿城區檢察院死死盯住,案情朝著她不願看到的方向發展。之前三份由多名老幹部和溫州市部分人大代表簽名的檢舉材料,分別上呈中紀委和浙江省領導,內容毫不隱晦直入主題,「楊秀珠的問題關乎民憤,她是溫州最大的巨貪」。

據透露,楊秀珠去年三四月間有過幾次神秘的家鄉之行,通過方方面麵人物相繼給檢察機關施加壓力,提出要求保釋其弟楊光榮或盡快對楊光榮受賄案結案。但鹿城區檢察院在現任溫州市委班子和主要領導的支持下,頂住了這種壓力。

關於楊秀珠,溫州民間說法版本很多,不少人認為她背後有堡壘難破的「金鐘罩」。之前與楊秀珠稱兄道弟的鹿城公安局長王天義,犯有貪污受賄罪,1000多萬元財產來歷不明被判死刑,但一直未執行,使當地百姓議論紛紛。

官場交際花

楊秀珠的仕途頗有些傳奇--溫州人都知道,她是「賣饅頭起家」的。「文革」時期,溫州武鬥聞名全國。饅頭店開票員楊秀珠也開始了造反起家的「革命歷程」,以其潑辣與積極,從「聯站」造反派組織中一路青雲直上,從一個民間女子變為仕途女明星。

「文革」結束後,楊又一次主動選擇命運。此時楊開始接近省委高層,採用了相當特殊的手法。

在那個特殊年代,當時的「政治明星」、海島女子民兵連連長汪月霞是全國的先進典型,深得各級領導厚愛。楊秀珠便瞄上了她,並建立起「深厚的革命姐妹」的「階級感情」。在交往中,楊表露出想通過汪的關係認識當時的省委領導和他的夫人(原省婦聯領導)。據汪月霞回憶,有一天,楊秀珠帶女兒來杭州開會,故意把女兒放在領導夫人家門口,然後走開,略施苦肉計,等著領導夫人收留孩子。就這樣,楊達到進入省委高層視野的目的,不久當上溫州婦聯副主任。1984至1985年之間,楊秀珠碰巧與時任溫州市委書記的某領導做鄰居。楊秀珠極力想「巴結」這位為官清廉、兩袖清風的老革命後代,雖然送禮沒門,然而膽大心細的楊秀珠還是觀察到一個細節:斯時,那位老革命的遺孀正在溫州休養,楊很清楚這位領導是個孝子,就主動到她老母家做起免費保姆,「梳頭洗腳」,關懷備致。並在各種不同場合,稱市委書記為「兄弟」,稱其母為「親娘」。不過這次楊沒討到什麼好處,反而引來書記的批評和討厭。

溫州老幹部胡顯欽說,楊這種「公關手段」功力非凡,在楊任規劃局局長時,本沒有審批土地的許可權,但由於楊與當時的市委領導關係甚「鐵」,市委決定把審批土地的權利從土地局「劃歸」規劃局。

仗著一身粘柔之勁,楊秀珠從婦聯主任、溫州市規劃局副局長一路升到局長。1994年上半年,在領導極力薦舉下,楊被提升為溫州市副市長,分管「肥水」最多的城建工作。

「就當時楊的實際能力和工作表現,放在人代會上選舉肯定通不過,之前,她從副局長升任局長、市長助理就遭到人大代表兩次否決。楊秀珠能順利進入市領導行列,主要原因是有一名領導不遺餘力,整整四天駐紮在人大寸步不離,四處活動做人大常委的工作幫楊秀珠拉票。」老幹部胡顯欽告訴記者。據知情人說,為避免再次出現被人大代表否決的「前車之鑒」,楊秀珠的副市長任命是提前一個月避開人代會選舉,由人大常委直接通過的。

裂縫初現

據溫州的老幹部說,溫州市規劃局是楊秀珠的腐敗大本營,是其進行「官位批發」的後花園,在她手裡先後提拔過縣處級的幹部不下11人,其中一名會計(剛剛被捕的林素華)也被提拔到了縣處領導崗位,這11人中有8名「不爭氣」,因各種問題相繼受到黨紀國法的懲處。

溫州市民對楊秀珠的公開非議最初出現在1997年,這年7月18日《溫州日報》「甌江南北」有篇報導,耐人尋味,原文如下:

「本報訊:前天早晨,市區五馬街口出現一張小字報,引起過往群眾圍觀,不少群眾議論說,街頭貼小字報進行人身攻擊,是法律所不允許的。據瞭解,這張署名的小字報系一偏執性精神病患者所為,該患者在前幾年對其他領導人也曾有過類似行為。」

市委專門為此在溫州大戲院召開幹部大會,楊秀珠更是藉此教育幹部「不要輕信謠傳」。而據《溫州日報》一記者回憶,這張小字報就是針對時任溫州市副市長的楊秀珠,小字報明確提出要求市委查處楊的問題。

「貼小字報的是原浙南遊擊縱隊第三支隊支隊長周丕振的警衛員,是溫州日用陶瓷廠的老職工。」老幹部王權道破了天機。而當事人被抓後指認為「偏執性精神病患者」,關押在溫州精神病院達半年之久。在他被抓後,其女通過一些渠道向公安局要人時,得到的答覆是:沒有市委指示不能放人。

1998年,因調查過違章建築「市長樓」遭楊秀珠打擊報復的原建設局幹部杜玉生透露,在調查中發現羊兒路「市長樓」的基建項目存在沒有立項、施工許可證、招投標以及資金來源不正當等嚴重違法違紀問題時,楊秀珠曾親自出面打電話給建設局領導,要求不要插手,同時又打電話對杜玉生說,「市領導對你很關心,羊兒路的房子給你一套。」杜不理會楊的意圖,還是繼續追查。但過幾天就被調去政協當秘書長了。

2001年,浙江省「三講」指導組在溫州飯店集體看望老幹部,「楊秀珠問題」被老幹部們提上了台面。「很多老同志說,楊秀珠當上溫州市副市長、浙江省建設廳副廳長是溫州人的恥辱。」王權這樣告訴記者。

楊秀珠在一片反對罵聲和控告聲中,極力想在民眾中改變形象,溫州一些「頗有影響」的「文化雇佣軍」則為她創作了報告文學、電視劇本等,為這名女副市長塑造在舊城改造和金溫鐵路建設中,如何衝破阻力、大膽改革、無私奉獻的藝術形象。有名劇作家以楊秀珠為原型,策劃創作了名為《豐碑》的電視劇,請來省話劇團的國家一級演員王若荔來溫州體驗生活。王與楊「親密接觸」了近兩個月後說:這個角色太生動了,「演技」比我高多了。

政績的背後

昔日在浙江地產界風頭十足,開口就是「搗你個日娘」的楊秀珠,是個非常滑稽且生動的女人,她的不少粗口和「楊氏酒令」是流傳溫州民間的經典段子。據其同事說,楊的秘書最怕給她寫發言稿,怕她念錯,就在下面注同音字,儘管秘書考慮週到,結果在1999年昆明世博會的新聞發布會上,楊5分鐘的講話稿還是念錯了13個字--雖然她名片上的學歷赫然是「同濟大學碩士研究生(註冊規劃師)」。

與楊秀珠打了十年交道的省建設廳原副廳長、專家胡理琛,對省裡提前半年宣布楊秀珠接替他的位置,至今「耿耿於懷」。在溫州土生土長的胡理琛語氣沈重地告訴記者,溫州城區原本河網密佈,環境優美,極具江南水鄉特色,但被楊秀珠炫耀為「政府一毛不拔,事業興旺發達」的得意之作-人民路改造工程,卻破壞了視覺美感,並造成交通擁堵,遺害甚遠。

胡還透露,當年由楊秀珠策劃並到建設部參加評優的《溫州市舊城控制性詳細規劃》方案,被分管規劃的胡發現存在常識性問題。胡建議溫州方面從方案的科學性、邏輯性、藝術性三方面考慮,按程序修改後先報省建設廳審批,再上報建設部。但這份有問題的方案,在楊秀珠千方百計的運作下,終於付諸實施。如今溫州百姓看到的城市規劃就出於這個方案。

設計了方案的楊秀珠也就取得對下屬項目的主導權,此後楊在相關的動物園地塊、大士門、馬鞍池、府前街、總商會俱樂部、大南門等八個舊城地塊拆遷上大動手腳,把這些土地以低於市場價格一半出讓給有海外背景、並無資金實力和房地產開發資質的溫州華僑。此舉引發溫州老百姓的極大不滿。

當時溫州房地產過熱,房價猛漲,有關部門卻起著推波助瀾、「虛火上升」的負面作用。動遷過程中,拆遷戶合法權益受損事件屢屢發生,卻都被「引進外資「這樣冠冕堂皇的理由所遮掩。荒唐的是,就這項民怨百出的舊城改造,竟成為楊秀珠升任浙江省建設廳副廳長的「主要政績」。

「女傑」翻船

2001年年底,中國銀行溫州市分行行長葉征涉嫌受賄被溫州市檢察院逮捕,2002年,葉征被溫州市中級法院判處有期徒刑12年。

有「財色行長」之稱的葉征供出了法國籍溫州商人陳其躍向他行賄48萬元人民幣的犯罪事實,陳其躍因此成為中國司法機關的通緝對象,不久在深圳羅湖關被緝拿歸案。陳的入獄,引爆了淤積民眾心坎的痛視官員腐敗的火藥桶,更使楊副廳長風聲鶴唳。

2002年下半年,浙江省溫州市鹿城區人民檢察院在偵查溫州市大工聯合房地產開發公司總經理夏愛華受賄案時,發現一名專替生產廠家推銷代理電力設備的電器商人周道聽涉及此案。在查找周道聽的過程中,溫州電力部門、房地產公司個別領導所表現出來的種種不自然引起了反貪局檢查官的注意,之後又是順籐摸瓜查出了楊秀珠的弟弟、溫州鐵路房地產開發公司副總經理楊光榮受賄18萬元,並涉嫌重大經濟犯罪。

對很多溫州人來說,從楊光榮被捕,到楊秀珠出走,幾乎是可預料到的事情。從本文亦可看出,楊秀珠在溫州的民怨已積累到較深的程度。

綜觀楊秀珠的漫漫仕途,我們不禁要問,這樣一名無德無能的「問題官員」,如何能從基層一步步地提拔上來,坐到城建主管部門的高位上?為什麼,我們有這麼多官員出事,都與批地、蓋樓、造路有關?

貪官的「分果子心態」

「做了大官,做了大事,不發點大財?」「我在溫州是耕耘者,到國信後果子熟了我要分給自己一點的。」這是原溫州市長、浙江國信集團有限責任公司董事長陳文憲的心態。2003年1月,57歲的陳文憲因受賄罪被杭州市中級人民法院一審判處有期徒刑11年,並處沒收其個人財產人民幣10萬元,所受贓款、贓物悉數上交國庫。

陳文憲的落馬,與一個姓何的香港老闆有關。1995年,何老闆陪同他的叔叔到溫州捐資近億元,修建醫院、圖書館、學校、大會堂等。時任溫州市長的陳文憲與何相識。1996年,何再到溫州,聽說陳文憲已經到省國際信託投資公司當董事長。當年底,陳文憲到香港考察,何邀請陳到他的公司參觀,並提出共同組建房地產公司的想法。陳欣然同意。

從此,陳文憲陷入了何的陷阱。何每次送給陳的錢物並不多,如最初送給陳一套郵票,1萬元港幣的「公司交際費」,價值2萬元的勞力士手錶;後來又送過1萬美元,2萬港元,香港回歸紀念金幣(價值3萬港元)。另外,陳每次到香港,何跟他打牌,故意輸給他的錢也只是幾千港元。但隨著這種「你送我收,來者不拒」的關係的固定化,陳文憲的心態慢慢傾斜了。浙江省國信公司的600萬美元投資,也在不知不覺中打了水漂!

「貪小便宜」的心態,往往是貪官走向犯罪泥潭的第一步。與此相伴的還有「僥倖心理」、「從眾心理」、「分果子心理」等。這都是容易栽跟頭的「關口」。陳文憲曾經是溫州的「改革市長」,但最終也在這些「熟悉的老地方」倒了下去。


(南風窗特約記者 王孔瑞)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視頻
更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