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丰:改革开放的“伟大成就”是一大谬!


不仅是共产党自吹自擂,或国内学者的不得已,就是海外,许多坚定的异见人士也总倾向于说:改革开放以来经济上取得巨大成就,或举世公认的成就……云云。许多洋人,洋专家也就跟着对中国的经济形式做并不客观的估计。更难解的是,许多批评或否定共产党的文章也往往有这样的开头。你来看近期呼吁政改,呼吁宪政的文章,多含这样的说法。许多人是出于贯性,不见得有这样的认定。但也有持这一立场的人。

笔者认为这是理性的一个混淆,是一种不使用认识的相当然耳,没有量化对比的盲目评价。
要做到量化不是很容易,得占有数据,得有收积数据证据的耐心,这不是笔者的工夫,我还是从一般经验来谈谈这个问题。

若在口袋里装了黄豆、黑豆、红豆……只往外拿其中的一种,面子上不是撒谎,也不好指责是在欺骗,事实上却就是欺骗----没往外拿的那些呢?它们不是事实,它们没有品质?

从共产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到八十年代的中期,说改革开放的伟大成就,在现象的层面还算成立:虽然这时的建设里已经包含或孕育了相当的破坏,但从总体上看,积极值大于破坏值。且,对几千年形成的心理资源的破坏还未上升到现象水平,这才有北京大学那个横幅《小平你好》,即使这样,这也不是一个有见的的横幅。可到了今天,客观世界的破坏,对我们文化的,对民族精神的破坏,都不只是表现出现象,而且到了触目的程度,还说它伟大成就,这简直叫人不可思议。不能再人云亦云下去了,邓小平改革的负价值几倍、十几倍于正价值:一江、一河、一沙漠化,是五代六代人能治理得了的吗?更严峻的是民族精神的堕落,有史就五六千年,共党只肖五十四年就把它败坏到不堪地步。邓小平不仅是屠夫,千古万古的罪人!也不是什么总设计师,而是总败家子。江三代的罪是邓小平之罪的一个后果。“三代”自己根本负不起这个责任,三代闯的祸,犯的罪,他自己对之完全没有数,从根本上说他还是个不知天有多高地有多厚的混混。就像契可夫笔下那个去卸道轨锣帽的农人,还不知道卸锣帽的后果----轨出车复是个什么事。江泽民的罪就像当年长平坑军四十万的赵括,只有显摆出风头之欲,不知什么是兵事。完全是小丑、三花脸。

不能再说革开放“伟大成就”这个话了。

实际上的中国,从“九二南巡”就已经不是一个建设进程,而是一个的的道道的破坏进程。名义上是邓小平不满江三代,到南方去威他一胁,实际上是“六四”造成的伦理失衡,“六四”是中国新价值的分水岭、里程碑,八九民运表达出来的价值趋向就是中国前进的方向,顺之,则倡,逆之,则亡!只从经验出发的邓小平,便与本质背了向:在伦理上,还有什么能比人的生命更首先,更不能动摇?这个价值不被确定,你就休想走入正常:在任何理由面前生命的优先都是无条件的!所有问题都是在人的存在确保了之后才成为问题,这不是任何理由所可以追问的,而是个确保之后才可能追问,邓小平正是在人的存在这个根上动摇了人本国本。----八九民运价值的被蹂躏就是中国一切灾难的源泉!----人都可以滥杀,还有什么行为不可以呢?价值体系中还有什么比人的存在更价值呢?人是价值的源头,连人这个源头他都不要,还有什么价值构建的可能?

“南巡”是邓贼的万般无奈,他用人的贪婪诱迫国人从人本价值转到唯利价值,缓解伦理压力,但这只能是对他个人的,当时压力的缓解却以数倍的强度往后加剧。他把精神吸引到对利益的谋求,也就完成了人是自己之本的败坏,从那个时期开始的全部建设都以对未来的破坏为代价,其破坏度天天加大,每一正值都要求数倍的负值来支持,直接的资源破坏因时间而一天天进入现象,即使不想看也得看到!所以有越来越多的人关心资源生态了----许多可开采七八十年的矿床一年就糟塌净光,一个量的建设值要用七八十个量的损失做代价!砍一棵树为当时增长一个价值量,谁知以后它要多少价值量来补偿?九八年,朱熔基说了一句“定让砍树人变成植树人”的话,是最典型的写照。可举国期待着的老朱在国企、在金融上还是不自觉的破坏原则。今年春上他又说了一句:“政治是什么?老实说我真不懂”让人们拍肿了掌。我想他说了这句话是什么,怕也未必真懂!

让我们待看未来之宇中,《三峡》破坏何等大吧!待看南水北调造成的破坏是何等惊人吧?
当代建设显现的正值,是刨了祖宗的坟,特别是文化这个根;又掘了子孙的业!自然资源的,几代人的在价值心理上的空虚和直接占有欲望的泛滥;其后果不堪,无法估计。

邓小平“南巡”的功效就是用功利转移了人们的伦理视觉,转移了对他的谴责。却动摇了中华民族建在“止于至善”上的这条根!----向善,是一种负责,邓小平却教导别去负责,快来弄钱,快来骗人,快来尔虞我诈。

邓后江三代用他的作秀“三讲”、“三代”把中国带进了伦理外世界,共产党的腐败,共产政权的残酷,就又做为文化榜样完成了它对国人的普遍教导,特别是他七十好几的人,拿着国脉赌气,疯狂地,连他自己也不知道究竟是为了什么,没有理智地对待法轮功----就完成了一次罪恶种子、罪恶行为原则的民族散播,他镇压法轮功的最严重后果是这个事件自身所含信息质,信息向量的榜样性,它辐射出的就是不须讲理,必将造就出后共产时期各式各样黑势力!江泽民的为非作歹,已经完成了一个失控时代的孕育,并进入了事实时期----但现在还仍不是最可怕的,一个更可怕、以普遍的恐怖暴力为性征的时代正向我们走来:它伴着共产的崩溃爆炸登堂入室,各种黑势力横行肆虐,政权对之也束手无策,专制共产的暴力让位给个人集团,成为非政之暴。分散到社会的各个角落,更普遍地威胁安全,挑战秩序。不是什么人有能力可以魔术般地控制它。

须知:百年才能树人阿!。

母亲河里没有水,只这一条罪恶能说“改革开放”成绩显赫吗?

所以,要拿出良知,不要人云亦云。共产党的改革开放不是成绩,没有成就。

它动了民族根,伤了国家脉!

其罪之大空前。邓小平是大奸!

江三代是小人得志。

不能再说改革开放成绩,要评估它的破坏。

没有这个估计是无法应付民主实现前那个混乱时期的。(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