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薇受访泄露秘密 我一定很晚很老还没嫁人


2003年9月23日,电影《天地英雄》首映式在北京举行,这是在2002年沉寂了一年的赵薇的又一部力作。今年随着赵薇主演的《炮制女朋友》、《绿茶》、《天地英雄》、《玉观音》等几部颇有影响的影片相继面市,赵薇再次成为媒体与大众聚焦的中心,有媒体甚至称本年度为“赵薇年”。近日赵薇接受了凤凰卫视当家花旦许戈辉的采访。

  “小燕子”治好我的忧郁症

    许戈辉:前两天我看到你接受一个采访,人家问你说,要是把爱情比作饮料你会比什么,你说比酸柠檬。

    赵:那是瞎想的,我都没经过大脑,把爱情比作酸柠檬,是因为拍《绿茶》,很多人问关于爱情的问题,第二个人再问我,我就说是白开水、大米饭。

    许:那要是我问你,你把自己比作成一种什么饮料你会怎么说?

    赵:那就说绿茶了。张元也说我挺像绿茶。因为我自己喜欢绿茶,人喜欢一个东西就会让自己跟它接近,或者代入。

    许:我看了《绿茶》,我们同事说觉得它有点像个访谈节目。

    赵:还真有点像。对了,还有人看完让我跟姜文去主持节目呢。还有一个说,赵薇可以跟姜文一块儿说相声了。

    许:在你现在这个阶段,你应该特别愿意接这样的角色,因为它给你空间转变,我们不妨来看一看这种改变,因为变化确实是一种特别有魅力,特别神奇的东西。能告诉我小时候你是怎么样一个孩子吗?

    赵:其实在10岁到17岁、18岁之间,在演《还珠格格》之前,我是非常内向的一个人,内向、忧郁、不自信、矛盾。父母老是说,以后你该怎么办,你以后要靠自己,大学越来越难考,很多人找不着工作。生活在那种环境里面,孩子就变得特别压抑。演了《还珠格格》之后,有人说,赵薇在读谢晋学校时就是这样疯疯癫癫的,其实那个人绝对不认识我,我当时非常沉闷和忧郁。

    命运的转折应该是拍《还珠格格》,不是名利或走红让我性格发生了变化,而是我塑造了一年多的“小燕子”这个角色彻底改变了我的性格,让我变得特别外向,然后特别疯狂,然后特别喜庆。很多人以为小燕子就是赵薇,其实不是。她不是我,但是我全身每天都在演她,每天演差不多16个小时,演了一年多。演完我就觉得,我就是她了。

    许:那你喜欢“小燕子”附体以后的性格吗?

    赵:喜欢,因为她治好了我的忧郁症,让我觉得一个人在社会上一定要乐观,要大方,然后要有激情。我认为这些东西是现代社会非常可贵的素质。

    拍《天地英雄》像闭关修炼

    许:拍摄《天地英雄》时在戈壁沙漠的三四个月,该算是一段比较寂寞的时光还是一段比较享受的时光?

    赵:从1997年到2001年,拍《天地英雄》之前,我没有一天是安安静静的,一直在做很多事情,很吵很闹。拍了这部戏,我发现,一直在我周围的东西都消失了,没有应酬,没有采访,没有麻烦,变得特别干净。一开始觉得挺高兴挺兴奋,到后来就发现有一点像在闭门思过,像闭关修炼。

    拍了这部戏后,我整个人演戏的状态就变了。以前我演的戏都非常夸张,非常有激情,然后很冲动。即使是要我说句话没有表情坐在那儿,我也肯定要做点动作。因为我需要去表现,这来自我成功的经验和表演的经验。但是《天地英雄》一拍完,我整个人演戏的风格变了,我可以不表现了。

    许:看过《天地英雄》后,我觉得它并不是一部女演员的戏。你有没有让导演给你加戏?

    赵:没有。我是导演非常喜欢合作的那种演员。我一般不会提什么意见。哪怕是一个特别让人接受不了的事情,我也是自己琢磨看怎么演双方都能接受。所以,我敢很自信地说,跟我一起拍过电影的人都很喜欢我。

    许:如果当初没有演小燕子,你觉得,要是也碰到了后来你碰到的一些事情,比如说军旗装事件,或者是像后来在长沙的那个事件的话会怎样?

    赵:那怎么样呢?我会怎么样我就不知道了。但是我觉得人的潜力非常大,我相信没有跨不过去的坎。

    许:你现在还愿意谈起那些事吗?

    赵:不愿意谈起。我没有兴趣去谈那个东西,人干嘛老去想一些令自己不开心的事情。做完了今天的事,明天还会有很多困难和问题。

    跟好导演拍戏是一种享受

    许:你们现在拍戏之前还有没有体验生活一说?

    赵:几乎没有。但是好的导演还是会要求,比如何平是一定要求体验生活的。他会提早把人丢到新疆去。许鞍华就不一定要求你体验生活,因为她知道你忙,她会给你一些她认为可以借鉴的电影,然后和你谈一些她对这个人物的理解。其实跟好的导演拍戏绝对是一种享受。

    许:这些不同的导演,他们有什么不同的特色,你和他们怎么打交道,怎么磨合的?

    赵:何平是我见过的平时最不爱谈电影的导演。不像姜文一天到晚把电影挂在嘴上,白天晚上吃饭睡觉都会聊电影。何平是几乎不谈电影,他常常不让别人知道他在拍什么。

    许:那演员怎么办?

    赵:演员就得自己琢磨。但是许鞍华就一定会让演员知道她的拍摄意图。在《玉观音》里,我演的安心是一个非常坎坷的人,有过三个男人。我对许导演说,观众看了会不喜欢我,因为我在这个电影里跟了三个男的,多乱呀。然后说,你说我为什么爱上他?她说爱人需要理由吗,不需要理由,你对每个都真心的就行了。

    许:男导演和女导演应该有很大的不同?

    赵:可以和女导演聊一些特别赤裸的话题,因为我们的角度跟立场都是一样的。

    许:举个例子?

    赵:比如说男人跟女人的关系。我如果跟一个男导演聊男女关系,肯定他会说男人心目中的女人是怎么怎么样,一个女人该具有什么样的美德;但是我跟女导演就会聊,为什么要做让男人喜欢的那种女人,可不可以做一种不一样的,男人又怎么样,然后就开始批判。

    恋爱是生活的调味品

    许:我特别想听听你关于男人和女人的见解。

    赵:这方面我是非常弱智的。我完全不了解男人,不了解男人是怎么想的,或者为什么这么做。我大部分时间在琢磨女人。我爱看的电影基本都是女性为主的电影。然后喜欢看女人写的书,然后喜欢女导演的片子。我大多是从女性角度去理解女人,很少研究男人,我觉得那不是我的工作。

    许:但是在《绿茶》里边,姜文和他的朋友分析说女人有两种类型,一个叫罗马型,一个叫森林型。你同意吗?

    赵:我当然不同意了。怎么可能只有两种类型?就我对女人的了解,每个女人都是一种类型。

    许:你觉得你是什么类型?

    赵:我是什么类型?我不知道我是什么类型,真不知道,我挺复杂的。时而天真,时而幼稚,时而又老成,搞不清楚。

    许:那你渴望家庭吗?

    赵:不是很渴望。我觉得拍戏挺忙挺充实的,生活可以挺开心的。我觉得我一定是那种很晚很晚,很老很老还没有嫁人的那种。

    许:你喜欢什么类型的男人?

    赵:首先我肯定喜欢有深度的男人。第二,我喜欢有幽默感的男人,这两点我认为很重要。因为这两点很难兼容的。有时候很有深度的人容易钻牛角尖,比较容易拿学问当事儿。如果让学问能够化成幽默的那又变钱钟书了,我觉得那挺牛的。

    许:钱钟书钱老先生已经不在了,我突然发现按照你的标准,姜文倒是一个好人选。

    赵:那不行。因为姜文有一个特别可爱的女儿,我绝对不喜欢影响别人的生活。我找的人一定是一个非常单纯的人。绝对不会做一些我觉得自己的道德观接受不了的事情。我跟他(姜文)说话并不是特别多。但是我看他跟人聊天,他跟女的聊天吧,很少时间长的,聊着聊着他就觉得不耐烦了,他一定找男的聊,他是那种人。再说,他也不喜欢特别小的女孩儿,我觉得他喜欢那种很成熟的人。

    许:你是哪种男人喜欢的女人?

    赵:我是部分男人喜欢的女人。

    许:哪部分男人?

    赵:先说我的特质,我很开朗,我很独立,然后我不那么婆婆妈妈,有时候太干脆了,但可能有人就喜欢这种人。可能婆妈的人比较喜欢我。

    许:你觉得恋爱对于一个女孩子来说意味着什么呢?

    赵:我这样说可能有点儿不客气,我觉得恋爱是生活的调味品。黄磊说的一句话挺对的,在演戏跟工作上你可以感受到自己是一份耕耘一份收获;在感情上则不是这样,有时候你投资很多,回报特别少,是种完全跟你没有感应的东西。我觉得我经历的恋爱让我觉得,哎,还不如工作那么踏实。

    许:所以你很在意一件事的回报率?比如说你现在由于拍戏挣很多很多钱,这是一个重要的回报吗?

    赵:不是。我觉得拍戏能满足我的精神生活。因为我觉得精神生活特别重要,拍戏能让我精神很充实,每天过得很快,而且过得很享受;第二拍戏可以逃避现实。

    许:为什么要逃避现实?

    赵:现实总是让人觉得不尽人意,不够完美,然后现实总是让我觉得很累。但是电影是个虚拟的空间,你在里面,你所有的遭遇都是别人的,完全不像现实。在电影中即使碰到再大的打击,也未必有你生活中出了一个事情让你那么头疼。


羊城晚报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