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泽民与政治腐败”研讨会

2003-10-29 23:18 作者: 雷歌

手机版 正体 0个留言 打印 特大

9月28日,大纽约地区学术界及民间团体假法拉盛喜来登酒店举行“江泽民与政治腐败” 研讨会。研讨会由“中国和平”负责人唐柏桥和全球审江大联盟联系人之一魏鹏飞共同主持。
  与会者一致认为,江泽民上台这十三年,中国的腐败恶性发展,达到空前严重的程度。 中国的腐败是制度性的腐败,由于现行制度缺少起码的分权与制衡,缺少新闻和舆论的监督,共产党又失去理念的内在规范,堕落成赤裸裸的追求一己私利的集团。中共的反腐败实际上成了党内权力斗争的手段,权钱勾结,黑白合流,共同剥夺和压制人民。  

中国人权主席刘青首先发言,他指出,成立全球公审江泽民大联盟是非常有意义的,一 是从法律方面追究江泽民的犯罪责任,再是从舆论上社会活动。中国的腐败是非常严重,不仅侵害到了中国社会各阶层的权益,据中国公布的数字,每年造成的损失是一万亿人民币,吃喝、小金库都是几千亿,贪污、官商勾结等等都是应当予以追究。目前中国数以千万计破害,是空前绝后的,这些跟江泽民实施的这一套是分不开的,所以全球发起声讨江泽民是非常有意义。

  政治学家严家祺认为,江泽民的“三个代表”,一是政治经济腐败的总代表;二是践踏人权镇压人权的代表,镇压法轮功罪行确凿,对民主自由党的镇压,让海外的流亡人士15年不能回归祖国;三是损害中国国家利益的代表:在中国边境草约上放弃了赎回中国领土权利。

  前圆明园艺术村村长、画家严正学发言说:我是画家,不关心政治,却偏偏卷入了政治黑暗里。六四之后,很多艺术家和歌星逃到圆明圆成立了圆明圆画家村,公安开始调查控制我们,把我抓起来殴打成伤。我是人大代表,当时用行政诉讼法对抗,警察把我关了一年。 后来把我送到团河劳教所,然后又把我送到北大荒劳动教养,为了摧残折磨意志,从三条增 加到六条电棒打了我三个多小时,关了两年。两年中我画了100多副画,写了50多万字的日记,后来带到北京开画展。1999年我投诉无门,后来因官方在小学门口开脱衣夜总会,同性恋等,我控告政府卖淫,开始是败诉,后来又起诉北京市司法局,结果胜诉,他们就一直恐吓我,还把我26岁的儿子给撞死了,现在我还继续告他们,他们还是继续威胁我,用官方与黑社会勾结来迫害我。

  美国麻省理工学院博士、全球审江大联盟筹委会联系人之一魏鹏飞强调,江泽民不仅仅迫害法轮功学员,也不仅仅对无辜百姓肉体上折磨,更是全面摧残人类最基本的良知道义, 既然大家都是受害者,为何不起来将人类共同的罪犯绳之以法。邱吉尔说:“善良的软弱强化了邪恶的恶毒。”这种暴行是公然挑战人类的良知,我们必须明白,如果让他继续下去,这些事情落到我们的头上也只是时间的问题。全球审江大联盟自发起一个多月以来,得到世界各地不同的职业、肤色、信仰、思想和组织的参与,已有欧、美、亚、澳四大洲近一百个团体和个人宣布共同发起和加盟。这是人类历史上凝聚正义力量,从良心、道义、法律力量将独裁执政者送上审判台,还民以权的先例,为中国及人类未来留下崭新开端。  

被判刑十年的“和事佬”(笔名,网上活跃人士)的妻子、法轮功学员黄洪坚告诉大家,我是从澳门来的,我原来有一个很美好的家庭,我在保险公司工作,我先生是作日本夏普公司的中国总代理工作,生活非常稳定,我有一个儿子一个女儿,就是因为镇压法轮功之后, 我先生被关押了而且秘密宣判了十年徒刑,就只因为他在网路上发表了一些文章。当时被判,我们家属也不知道,我们请了律师到拘留所去看他,他自己告诉律师,他已经被判了10年,但是到现在我们都没有收到判决书。澳门本来说一国两制,其实也没有一国两制,他被捕之后,我在澳门的家里被抄家,电话也被监控,我也被监视,所以造成工作上的不方便,因为我是作保险的,经常跟国内很多老板联系,后来他们知道了就不敢跟我联系,怕影响到他们的生意,因此我就失去了工作。后来在美国一些朋友的帮助下,2001年我就来到美国,因为我带着一个小孩,当时只有五岁,所以找工作也特别的困难,加上自己的英文也不会,冬天最冷的时候,我就带着我儿子在超市的门口去卖一些东西来解决自己的生活,最热的夏天我就带着儿子到公园里卖些东西,来维持生活。本来我有一个很好的家庭,我两岁的女儿由国内家属看管,我已经三年没有见到我的女儿了,我现在的处境也就是因为江泽民迫害法轮功造成的。所以为了千千万万个被迫害的家庭能够团聚,我们一定要把江泽民送上审判台。

  王若望遗孀羊子讲到,在1989年的春夏之交,江泽民因镇压民运有功,被邓小平等元老看重,上北京担任了皇帝。上海方面就由朱熔基担任市委书记,在1989年的9月8日正在受监视居住的王若望老先生趁着我上班动身以前他还高高兴兴的猜测:公安局已经20多天没有找我传讯了,肯定很快就会撤退门外的监视,也就是值班警察。果然到了下午两位公安人员进门来宣布停止监管,并让我们为他备好毛巾、牙刷、衣服等日常生活用品,强行他上了警车,后来据邻居说若望一出家门就被戴上手铐。直到1991年春天,有人打电话给我,说朱熔基其实是不得已逮捕了王若望先生,当时曾问江泽民关押王若望这样的老年政治犯合适吗?结果江泽民咬牙切齿地说除恶务尽,从此,古稀之年的王若望开始了中共统治下的牢狱之苦, 直到14个月后在海外杂志不断地呼吁下,王若望才回到我们的身边。

  哥伦比亚大学政治学博士李东在发言中指出,腐败不是不可制止,条件取决于制度上制衡。但今天中国的腐败问题,不仅仅在腐败本身,关键是江泽民从根本上打击了中国制止腐败的草根的力量-中国公民社会的形成。

  在会上发言的还有,《北京之春》主编胡平、政论家凌锋、前香港信报总编辑邱翔钟、 中国民联主席徐水良、中国社会民主党主席刘国凯、中国民主党负责人之一唐元□、罗格斯大学教授周世雨、哥伦比亚大学博士研究生张铁志、全球审江大联盟发起人之一何海鹰等。

北京之春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