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留学生希望女儿:不是很中国不是很美国


当我还是女孩时,我就听说在美国那样的文化里教养女儿可难了,比教养儿子要难。是儿子的话,让他吃饱就行了,是女儿,可不是简单的事。后来,这个挑战终于来到我自己的面前。

上小学时,我把女儿送去跳芭蕾舞,因为她有修长的腿,令师羡慕,令我羡慕。可她却永不开窍,每次练舞时,她伸伸手臂,伸伸腿,好像懒猫一觉醒来。我在门外看她练舞,真恨不得替她跳。终于,我把她从芭蕾舞班里拉了出来。


上初中了,女儿进了乐队,吹起了黑管。这不是最优雅的选择,但这是她的执着。原来,乐队里有好些酷男孩。


女儿在美国上高中,男女问题是不能回避的。我要她学西班牙语,因为西班牙语有点用,她不肯,死活都要学法语,说要找法国男朋友,因为法兰西太酷,法国人浪漫。后来又说要德国男孩,因为日耳曼人挺拔。我说,世界上最顾家的男人在中国,她不以为然,“要爱就行,要家干什么?”放暑假时,她回了一躺中国,好像突然发现了新大陆,觉得中国的男人也很酷,而且缠绵温情,像中国的山和水。


要不谈性更不可能,学校的课本里图文并茂,讲得那么清楚,家长想蒙小孩不容易。女儿似乎比我还懂。我对女儿说,爱情是复杂的事,性是简单的事。一旦她懂了,我可以解脱了,从此她自己对自己负责。


每次考完了试,我总是七问八问,她告诉我她得了A,我不肯罢休,还要问她其他同学的分数,问她是不是班上唯一的A,令她讨厌我万分。打听别人的分数是想排排自己的孩子在班级里的名次,很正常的事啊,谁让我是个中国母亲呢。


在国外没有依靠,女儿明白这点。我说,如果她不帮我做事,那我就会累死。这话真灵。从小她就自己做饭,烹调手艺是绝对的上等。问她烧的什么饭?她说,太平洋菜系,中西结合。如今,我这个做娘的只有当下手的份,洗碗擦桌这些没有技术的活都是我的事。女儿说,不要太羡慕在国外的孩子,父母谋生辛苦,又请不起保姆,衣来伸手饭来张口是不可能的。


在西方文化的酱缸里,当然也染上点好东西,比如,诚实守法。要是让女儿去插个队,她是绝对不干的。我让她去学校申请免费午饭,她说,别做非法的事,我们又不是特困户,怎么能瞎报收入呢?女儿说,中国孩子都精精的,美国孩子都傻傻的。我说,不知道美国父母傻不傻,但应该说中国父母都精精的。


女儿还在上高中,我希望她会怎么样呢?很中国不好,很美国也不好。

本文短网址: 版权所有,任何形式转载需看中国授权许可。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荣誉会员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加入看中国会员

神韵晚会
神韻作品
donate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并分析我们的流量。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