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权征文】风起云涌的内地商人罢市抗税事件

2004-06-04 21:23 作者: 雷雨声

手机版 正体 0个留言 打印 特大

中国北京官员沾沾自喜地报告全国经济增长的神话的时候,在财政部长金人庆兴奋地宣布2003年全国财政收入突破二万亿元的时候,在媒体广泛报导各地税收呈现喜人的增长比例的时候,与此相对照的是内陆各地集镇商人风起云涌的罢市抗税事件层出不穷的发生。

为甚么是“罢市抗税”而不是直接的“抗税”呢?因为中国民众不敢通过直接的方式表达抗税的意愿,他们只有用最原始的方法──关门停业抗税。因为公开的不交税是“违法”的,被长期压制的中国民众不敢用这种方法自找麻烦,他们只有用牺牲做生意的利益来诉求公道。

笔者因为工作关系,近年来跑过很多地方,先后到过河南、湖北、四川、湖南等有关地方,亲眼目睹了内陆县市商人有“组织”有“纪律”的罢市活动,一些商人都是齐心协力、坚强不屈的“关门停业”罢市抗税。以此来维护他们的基本权利。

从1999年至今,在河南省的平顶山市、开封市、浙川县、许昌市,湖北的公安县、天门市、监利县、钟祥市、应城市、洪湖市,四川的万县、涪陵市、双桥县、内江市、大竹县,湖南的岳阳市、常德市、长沙县、韶山市等数百个县市集镇分别不同的暴发了大规模的商人罢市抗税事件,以此来要挟当地职能部门减轻税费。但是,从北京到内地各大报纸、电视台只字不提,以沉默来消除罢市抗税的影响面。

2002年4月,在许昌市一条最繁华的服装商业街,有近二百个门店全部关门停业了,要求职能部门减轻他们税负的压力,我那时正好出差到这个地区,只见平时门庭若市的商业街冷冷清清,门可落雀,有的商人三三两两聚在一起议论,有的商人抱头坐在台阶上哀声叹气,我好奇地揍近一个中年妇女面前询问,她狐疑的看了我一眼,问我问这些事干甚么,我说我很理解大家的做法,心里不踏实才想关心一下。中年妇女见我并无敌意,才认真地讲起来。她对我说,她个人开的一个服装店,每月营业额不到七千元,只有百分之二十五的毛利,也就是说,一个月经营毛利在1500元左右,但是,每月要上交国税局320元,地税局260元,工商管理费120元,房租费400元,城建卫生费30元,派出所治安费一年200元,月平18元,进货旅差费200元,一共是1300多元,每月都只是给管理部门赚了,一家人生活费都保不住,这个生意如何做下去?听了中年妇女的话我又问,那此部门是凭甚么收税收费?中年妇女说,她也不知道,是凭这些部门要的,要的部门又多,老百姓实在无法承受了才罢市的。

后来,听说这个商业集市罢市20多天,在市里有关部门领导协调下,国税地税、工商等部门都降低了百分之二十五左右的税费,商人才相继开业。降低了百分之二十五,也就是说,老百姓做生意后能保住生活费了,有一碗饭吃了,他们就不“闹”了,他们罢来罢去,闹来闹去,也就是维护有一碗饭吃的权利,这只是公民的最基本的要求。

罢市抗税事件反映出中国社会制度的种种漏洞,其主因是管理部门强讨恶要,不按法律法规办事,纳税人不堪重负,被逼无奈,最后才以罢市反抗。在湖北、四川、湖南等地,笔者调查得知,纳税的商人普遍存在收费大于收税的现象,几十个部门都向开有门店的经营者伸手要钱,五花八门的收费全部加在经营门店的商人头上。去年在湖北应城县,也是遇上集市的个体商人罢市抗税,一百多个门店全部关门,我遇到一个开杂货店的邱老板,便跟他闲聊了起来,他跟我算过一笔帐,他开杂货店一年时间,国税依照6%的征收率找他收240元/月,地税按3%代征个人所得税160元/月,工商所收费140元/月(实际上他们收取管理费标准是营业额的1%),卫生防役办证费100元/年,糖酒管理部门办证收费80元/年,烟草卖局收取烟草专卖办证费200元/年,城建管理部门收取管理费60元/季度,环保局收取管理费20元/月,这些部门都有厉害性,不交就卡脖子,就不给办证或是不让经营。然而,这个邱老板遇到一个不幸的事──他的店子被盗窃了,被盗现金三千多元,货物二千多元,他就到当地派出所报了案,但是,派出所的办案人员对他讲,由于派出所经费紧张,希望他能不能赞助一点钱办案,邱老板办案心切,就交了一千元的办案经费,警察们忙碌了一阵子后,破案渺无音讯,邱老板又请吃请喝,警察又是忙碌了一阵子后,还是没有结果,邱老板彻底的失望了。这只是其中一件事,第二件事,他孩子从农村转学到县城,当地学校要他交“借读费”一千元,其原因是他户口不在县城。除此之外,他迎街门店修马路要找他集资200元,县城改造找他集资100元,他百思不得其解,他感慨地对我说:“我已向国家交了税费,为甚么各个权益还得不到保障?为甚么只找我们‘尽义务’?而不给他该享受的权利?你说,我们不关门停业,这些税费能降下来吗?”至于最后税费降没降下来我不清楚,但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中国的民众不再愚昧,不再任凭这个制度的当权者们宰割,民众的觉悟已空前的提高。

不是每个地方的罢市抗税事件都起到降低税费的作用的,相反,很多带头抗税组织者常常被被拘留、罚款。据不完全统计,湖南、湖北等省下属的县市罢市抗税浪潮中,带头组织者占一半的受到打击,被当地公安派出所秘密拘留、罚款。但是,尽管如此,罢市抗税的问题仍然一浪高过一浪,商人维权情绪一天也没有停止,就在笔者写这篇文章的前夕,在湖北钟祥市传来消息,全市又暴发了屠宰户罢市抗税的事件,据目击者对我讲,全城市八个集市买不到一斤猪肉,其他食品价格猛增,两百多个经营屠宰生意的商人全部罢市,其原因是他们不堪忍受沉重的税费。他们屠宰一头猪,共要为国税、地税、工商、卫生检役费、卫生消毒费、定点屠宰厂家等管理单位交纳103元的税费,除此之外,定点屠宰厂家还要“雁过拔毛”,收去猪毛、猪血、小肠等价值20多元的材料。在现阶段牲猪收购价额高、市场肉价又卖不起来的情况下,个体商人屠宰一头猪进入市场后,毛利只有一百多元,有时候的毛利还不够交税费,个人忙碌了一天,都为好逸恶劳的管理部门忙乎了,因此,他们自发的、齐心协力地开始了奋争,从5月27日到现在,罢市抗争还在继续。

毛泽东曾经说过: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中国目前的社会正是这种现象,当权者豢养着庞大的官僚队伍和管理部门,张着血盆大口吃人民的,喝人民的,民众不站出来维护自由的基本权益,只有任凭宰割,只有死路一条。所以,全国波澜壮阔的罢市抗税事件遍布城乡的大江南北,从事个体经营的商人最有力的吹响了维权运动,随着这一激烈的运动的兴起,中国陈腐的管理体系和社会制度必将一步一步的走向崩溃。

2004年6月2日


大纪元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