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冰:中共智囊纷质疑现制度


七月下旬,中共的智囊部门,在大连、上海召开了研讨会,分别就政治和经济问题,展开了激烈的讨论,气氛热烈,其中有不少意见是脱轨的。

一年二次的智囊界研讨会
中共中央研究室、国务院研究室、中央党校理论研究室、国务院经济研究中心、国家发展和改革委、中国社会科学院等智囊部门,近期分别在大连、上海召开了研讨会。

该研讨会属于高层次,直接向中央书记处提交研讨会上的意见、建议的有关报告。该研讨会是从二OO三年启动,每年年初及七月下旬召开二次,主要就当前的政制问题,包括党、政运作、政治体制改革、经济发展等问题、社会主要问题、中央方针政策落实问题、对外政策问题,以及若干发生的重大事件问题,进行研讨并提出意见、建议。从启动以来,已召开三次研讨会,在很大程度上是从高层次会议汇集对政治、经济、社会、文化和内外政策工作上的分歧、争议,然后上报最高层。

大连研讨会气氛开放热烈
七月十九日至八月二日,中共中央研究室、国务院研究室、中央党校理论研究室,在大连召开了研讨会,参加的有各省党校校长,负责政工、理论、宣传的高级干部。会议气氛开放、热烈。争论的观点、意见按常规的标准,属于“脱轨”。

以下是部分争议的情况。
*在市场经济体制下的社会,政治思想工作、宣传教育适应与否,有多少成效,
政治工作干部是否心中有底?
*社会法制道德的宣传教育工作,要优于政治思想的宣传教育。
*党内干部(高级领导干部)对马克思主义、毛泽东思想、邓小平理论和三个代表思想的认识、接受程度,在工作实践中究竟贯彻了多少?
*求真务实,首先要从领导干部对党的信念、对社会主义社会道路、对共产主义理想的坚定性,有个客观评估。
*当前党内最大危机,是背叛党的信念、违背人民的利益,危机正在扩大。
*腐败是经济发展和体制转型过程中,不可避免发生的问题,和社会制度、机制不能划等号。举出工业国家意大利、日本的官场也腐败,拉美、中东地区国家,东南亚的菲律宾、泰国都腐败,但,挪威、瑞典、新加坡等国则廉洁。

质疑共产党和社会主义社会制度
*党内、社会上都提出:现行社会主义社会制度是个空壳,社会制度的优越性究竟能在什么方面体现?举出政治、社会、经济上的不平等和分化的情况,改革开放、经济发展的二十多年,忽视了广大人民利益,忽视法制、法治要同步,忽视道德文化的教育,忽视了共产党自身改革要先行。
*社会主要突出矛盾继续恶化,不可调和的是贫富二极化,由此产生特权阶层。
*大部分农村地区、老工业城市,已经具备政治动乱、抗争运动的爆发。
*共产党发展过渡到人民党,扩大社会基础,更有利于政治体制改革的适应,有利于完成祖国统一的适应。
*执政的社会基础已经发生了改变,社会制度的性质随之而变化。党组织应从政府部门、政法部门、事业单位撤到二线作监察、督促作用。
*共产党员干部在经济上犯错误的犯罪率,是民主党派在同系统的一 百二十倍,是普通老百姓的九十倍。
*党组织的地位、作用、权力在某种程度,是阻碍经济发展、以法治国的实施。

上海研讨会争议激烈
七月十七日至七月二十八日,国务院经济研究中心、国家发展和改革委、中国社会科学院,在上海召开了研讨会,会议侧重于经济、金融方面。国务院有关部委、省级经济、金融系统一局干参加。会议上争议激烈,意见对峙。

以下是部分争议的情况。
*中央改革政策、措施放不开,怕失控、怕乱、怕被地方驾空。
*中央应当下放更多立法、财政、金融权力给地方,调度、发挥积极性、能动性,开拓创造性。
*地方滥权、越权情况严重,已经给经济发展、改革造成干扰和危害。
*宏观调控受到地方主义、长官意志的抗拒,金融危机始终不能解除。
*国企全盘私有化,有利于经济发展进入新阶段,和国际经济一体化接轨。
*公有制为主体,多种所有制经济共同发展的基本经济制度是不实际、不可能的。
*经济结构的战略性调整受到局限,片面追求产值、高技术、新技术基础薄弱的问题。
*内需市场受困于失业率高企、贫富二极化悬殊,导致社会危机,经济发展、市场购买力疲弱状况没法改变。
*国债的短期、中期,都已超过国际警戒线。十一万亿金融机构存款,是经不起百分之五的集中挤提的。
*金融机构从二OO二年下半年,至今年六月底,借贷不良资产快速递增了一万五千亿元,不良资金有二至三成外流。
*农村有四亿多剩余劳动力,城市每年递增一千二百万人就业,目前还没有任何政策、措施能解决。
*目前经济产值增长是负数,依赖失控高投入,靠借贷、发国债、外资、土地开发收入资金投入,是不能持久的。
*西北部战略发展建设进度缓慢、停滞,受困于缺乏整体建设监督机制、社会习惯势力旧观念、人才严重短缺、地区援助与合作资金不能到位、交通落后的制约,高新技术项目有一半(除军事工业)夭折。
*农村农业发展,基本上受政策、旧意识折腾着,拖垮整个经济发展,农村农业建设落后欧美五十年的差距。

会上披露的几个数据
会上披露了以下几个数据:制造业原料损耗,是工业国一点二至二点二倍,能源损耗是工业国的一点五倍,工业报废车是工业国的二至三倍;工业、制造业积压的物资达国民经济总产值的百分之五点五至百分之六。

在法制不完善、缺乏有效监督机制下,中央下放权力,只会导致更广泛、更恶化的腐败。会上披露:官场腐败(包括浪费、侵吞、挪用、贪污、挥霍、外流)的资金、资产,达到国民经济总产值的百分之十八至二十,高达二点二万亿元至二点四万亿元。


(动向)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