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汉联合国广场连续绝食12天


十月十日午时,纽约曼哈顿1大道47街,联合国广场靠左侧坐着一位中国人;他左手边是一顶低矮的小帐篷,显然是为过夜准备的;右手边是三块牌子,分别用中英文标明他坐在此处的目的:还我健康!还我公正!还我人权!他的衣服胸前、衣领和帽子上分别绣着“冤”和“HUMAN RIGHT”字样。

这位中国人名叫白振侠,来自北京,已经在此绝食12天了。据白先生自述,他现年41岁,离异,有一个14岁的女儿和80岁的老父亲;家住北京市西城区德外小市口南二条6号,从事摩托车维修十几年,曾经过着“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管把车修”的悠然自得,与世无争,衣食无愁的生活。

反对强制拆迁遭拘留

白先生说,“然而,在2001年9月,由北京西城区“德胜投资有限公司”对我所居住的地区进行所谓的“危旧房改造工程”开始之后,一切都变了。我因不愿接受不合理拆迁方案,不服从区政府强行拆迁命令,先是遭西城公安分局对我家昼夜24小时的包围,2辆警车围堵我的家门,对我断水断电窃听电话;对抗 25天之后,又被以“抗拒政府工作人员执行公务,影响拆迁工作正常进行,造成巨大经济损失”的罪名拘留10天,尽管我当时经狱医检查,心跳异常,身体相当虚弱。”

“拘留期间被提审时,公安局局长威胁我说:定你一个危害公共安全罪,完全可以判你几年····。碾死你就如同碾死一只臭虫,随便哪条道儿都能置你于死地。”

他们还逼他写保证和悔过书,保证永远不回西城区居住。

投诉无门流亡海外

由于害怕他们的继续迫害,他于2002年12月11日花重金逃到美国。

记者问他来美国后有没有找中国使领馆申诉,他答说找过了,但是他们只是在拖延和敷衍他,至今没有任何答复。想到他的父亲,曾经被强制劳教三年,为了他的冤情上访了一生,最后结果是“档案中无记载”。他意识到这些不法官员可以故伎重演,串通一气,销毁卷宗,否认他们对他的迫害和人身威胁。在国内外都投诉无门的情况下,他这才来到联合国这里绝食请愿,期望国际社会能给与帮助。

白先生在他的公开信中这样写道:“求助于外国人,往往会被我们的官员们扣上一个勾结外国势力,给中国政府施压的罪名,其结果,我们会饱尝同亲人分离的苦痛,妻离子散,家破人亡就成了我们注定的结局。”

长期抗争 身心受损

由于长期的抗争,精神过度紧张,担惊受怕,白先生说他的身体健康严重损害。他递给记者的医生检查报告上指他的肠道糜烂,充血和水肿。他告诉记者他目前感觉头发晕,很虚弱。

当记者问他有无西方媒体来采访时,他苦笑着回答说没有,可能因为自己的事太小了,不足以引起西方媒体的注意。他指着聚集在联合国广场中央大喊大叫的犹太人团体说,看他们有钱有势说话才会有人听。

下一步怎么办呢?他回答说不知道,走一步算一步。接着又补充道,“请你周二12点到联合国前来,到时候你就知道了。”

记者劝他想开些,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他表示,如果一个人连基本的生活要求都不能达到的话,这个世界上还有没有公正?活着是多么的悲哀。

白先生的诉求有5条,包括:追究当事官员的责任,公开撤销对他的刑事拘留裁决并道歉,赔偿其医疗费用及身心伤害费用,保证在他回国后不施加任何形式的迫害等。

据纽约《多维时报》10月8日报导,中国拆迁公司的利润十分惊人,许多业内人士称之为“暴利”,“无本万利”。在中国大陆大中城市的城区改造过程中房地产开发商的利润能够达到30%,拆迁公司的利润能到50到60。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