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涌案件“黑箱锯箭”式的判决,让人心寒。刘涌虽死,贪赃枉法的官员并没有受到追究,刘涌的七亿黑钱马上就要受到新宪法的保护了!那么明白的案子却来个糊涂判决,岂能服众?再看看宝马杀人案,再清楚不过的事情了,就是要枉法判决,最高院是不是也来个“黑箱锯箭”,只把苏绣文处理一下了事呢?

人们不由得联想起西太后处理的一件事情来。

发生在同治、光绪年间的“杨乃武与小白菜”的案子,历时三年之久,最后惊动了两宫太后,杨案终于复审昭雪,使封疆大吏以下十余人受到处分。那个案子离奇复杂,判案是有难度的,除了基层官员的舞弊之外,其他官员虽有失察之误,却并无贪赃枉法行为,但西太后还是雷厉风行地处理了这件事情,使懒惰、昏庸的官员引以为戒。

中国现在的政治家当然比西太后强多了,我并不是想诋毁“新政”的功绩,我还非常愿意赞美它。可我就是不明白,昭然若揭的案情,千夫所指的罪恶,我们的政治家们怎么就不能迅速、干净、利索地处理呢?如果连这么简单的事情都处理不好,我们还能指望他们干什么大事呢?如此关系人心民意,关系政权基础的事情,怎么可以犹豫、含糊?

学术上有一个可怕的词汇叫“软政权”。

“软政权”的第一个特征是指国家的基层政权被黑恶组织把持,形成了全面的黑社会专政。如某地发生中学生轮奸致死案,有官方背景的罪犯逍遥法外,县委常委竟然发出四不准的指示:不准上网,不准上访,不准议论,不准发传单,从公安、司法、宣传、媒体,形成了维护邪恶的一整套体系,没有一个人民代表站出来,没有一个党员干部说真话……。

“软政权”的第二个特征是指国家的中层官员,贪腐成风,互相勾结,划地为王,黑白合流。他们更愿意充当保护伞,招募走卒,坐收渔利,中央政府根本不能真正起到约束作用,因此不打老虎,专拍苍蝇,只敢对有不满言论的百姓动粗,而对他们的冤情和痛苦却置若罔闻,渐渐失去了政权的基础。

“软政权”的第三个特征是指国家的高层领导软弱无力,虽然对下面三令五申,但是并无真正的威慑作用,徒增笑柄。他们并不懂得利用民众的力量战胜邪恶,树立自己的威信,巩固自己的政权。

如果片面地从去年发生的案件的处理来看,我们有什么理由相信我们的社会能比晚清更有前途呢?要知道鸦片战争时期大清的GDP可是世界上最高的。

孙志刚案件的处理是大家所欢迎的,但人们的巴掌还是拍的不够响,不久各地就又出现了“治安混乱、禁乞讨”等复辟现象。为什么?造成这个案件的公安、司法、收容、宣传部门的问题并没有得到处理,只是找了一个被胁迫行凶的替死鬼罢了。这使我想起封建社会的一个故事:地方官在收纳税粮时私制大秤,盘剥百姓,激起民变。朝廷知道了派人去处理,钦差大臣只是带去一杆新秤,以此为准,不得增加。百姓也曾感恩戴德,立碑纪念。刑不上大夫,贪官可以照当不误,如果再有民变,多准备几杆秤不就行了!不过,后来李自成可没有去迎接朝廷的什么新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