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游客患海啸后遗症 情绪激动注意力难集中


“海啸时的一幕幕就跟过电影儿似的,我天天都失眠。”昨天下午,新年的喜气儿还没能让港中旅国际旅行社领队陈怡从海啸“后遗症”中挣脱出来。

  导游:也许我会失业

  陈怡自12月30日带着旅行团返京后,她不但要面对朋友、家人的问询,还要接受媒体的采访。“这些都让我把一些本来想忘记的经历又都一幕一幕地回忆了起来。这些天来根本没法睡好觉,新年也没有过好。”

  陈怡说,她一直庆幸自己能逃过这场劫难,可作为一个负责东南亚地区旅游的专业导游,她更为普吉岛等受灾地区的秀美风景毁于海啸而深深地惋惜。“恐怕很长时间内我都不能再带团去普吉了,也许我会就此失业。”

  游客:注意力难集中

  “元旦那天我专门去雍和宫烧了香。”福莱公司的员工聂淼现在天天都在关注受灾当地的最新消息,不断上升的死亡数字让她"心惊肉跳"。

  聂淼说,与她同去旅游的同事们回到北京后出现三种情形:一种是像她一样非常庆幸,但情绪比较稳定;还有一种是情绪有些激动,非常后怕,注意力难以集中;还有就是主动地想为灾区做点什么,参加募捐。据聂淼介绍,他们在回京的头一天在受灾当地自发地捐了3万多元人民币。

  昨天下午4时,福莱公司的高双是在睡梦中被记者的电话惊醒的。“可能是在当地的时候太激动、太紧张了,回北京后就一直浑身不舒服。”元旦到来时,身体一直很棒的她终于病倒了。

  相关新闻 泰国800名幸存者患上后海啸恐惧症

  本报综合消息 对于许多幸存者来说,海啸给他们带来的精神创伤可能很长时间都难以抚平。昨日据泰国公共卫生部长素达拉·革育拉攀说,海啸灾难过后,至少800名泰国幸存者患上了后海啸恐惧症。

  素达拉·革育拉攀说,精神上受到创伤的幸存者正在经受着压力、错乱和恐惧的煎熬,他们担心可怕的海啸还会卷土重来。

  负责精神卫生的部门正在受灾最为严重的攀牙府达瓜巴设立一个治疗中心。治疗中心负责人 颂猜说,有些病人将会接受为期至少两年的治疗,大部分患者希望在3个月内完全康复。

  他说:“精神上的帮助会带来很大受益。患者应该相互慰藉,照顾好那些情感上创伤最严重的病人。”他还提醒患者不要借酒消愁。

  泰国精神卫生部门还将于这个星期末在甲米府和攀牙府向100位老师和家长提供教程,告诉他们怎样帮助孩子克服心中的海啸。


竞报

本文短网址: 转载请注明出处,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有奖征文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