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文谦:预测中共关于赵紫阳追悼会的三个方案


前中共总书记赵紫阳17日早晨病逝,大纪元记者辛菲19日采访了高文谦先生。他表示,是否给赵紫阳追悼会,中共官方在看海内外的反应。目前海内外呼声很强烈,给中共官方造成很大的压力。胡温现在压制民众中自发的悼念活动,是在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高文谦先生是前中共最重要的官方史学家之一、前中共中央文献研究室室务委员、周恩来生平研究组组长,参与编写中共官方的《周恩来年谱》、《周恩来传》和《毛泽东传》等书。也是《晚年周恩来》一书的作者,著书中披露了大量历史文献档案和采访当事人的谈话记录,其中有不少是中共当局讳莫如深和首次面世的,在许多问题上颠覆了官方长期以来的说法。

高文谦后来赴美国,曾先后在哥伦比亚大学东亚研究所、华盛顿伍德-威尔逊研究中心和哈佛大学费正清研究所担任访问学者。

记者问:“请问您对赵紫阳先生如何评价?应该如何看他经济改革和政治改革中的成绩?”

高文谦先生表示:“赵紫阳先生是中国改革开放的重要领导人,是第一线的执行者,在推行经济改革的同时,推进政治体制的改革。在‘六四’历史的紧要关头,提出‘在民主和法制的轨道上解决问题’。他不顾个人的荣辱得失,毅然站在了人民的一边,与邓小平的镇压决策分道扬镳。而且为了坚持自己的信念,宁可被囚禁至死,也绝不低头认错,这种风骨和气节代表着中共党内的良知,可以名垂青史。”

记者问:“中共官方还未决定是否开追悼会,您对此怎么看?”

高文谦分析:“实际上,他们已经准备了几手,应付可能出现的情况。第一种方案,就是举行类似像胡耀邦那样的葬礼,全面公正地对赵紫阳做出历史评价,给赵紫阳恢复名誉。这一点是‘六四’以后,海内外有良知的中国人一直不断地在要求做的。大陆官方在目前情况下是不会接受第一种方案的。如果接受,一定是在中国大变的前夕或者中共准备在政治改革上迈出重大的步骤。目前看来根本不可能。”

“第二种方案,是低规格开追悼会,部分地评价赵紫阳功过,既肯定赵紫阳在80年代改革开放中所做的贡献,同时继续坚持赵紫阳犯了所谓‘支持动乱’和‘分裂党’的严重错误。这样的评价,也算是在一定程度上给赵紫阳恢复名誉,因为‘六四’以后,赵紫阳从政治舞台上完全消失了,从未再被提过,在官方的会议、讲话、文件中,赵紫阳都被一笔勾掉,好像这个人根本不存在似的,使得很多年轻人都不知道赵紫阳了。如果采取第二种方案,对赵紫阳的历史功过有一定评价的话,也就等于在一定程度上、一定范围内给赵紫阳恢复了名誉,这也是中共官方所不愿意的,不到不得已时是不会这样做的。”

“第三种方案就是根本不开官方的追悼会,能拖就拖,能混过去就混过去。他们现在就想采用第三种方案,也就是说,在新华社发几十个字的一句话新闻后,不了了之。他们认为第三种方案在政治上震动最小,对他们最有利。”

“因为如果开追悼会的话,就要对赵紫阳有所评价,这是令他们头疼的事,处于两难的境地。一方面,在悼词中不得不肯定赵紫阳在80年代的改革开放中所做的贡献,但也一定要讲赵紫阳在‘六四’中犯的所谓的‘严重错误’,不讲的话,他们担心会造成误导,好像他们对‘六四’问题有所松动。但是这样做也有难办的地方,因为在追悼会上讲‘功’是应该的,再讲‘过’的话,就不太合时宜。”

“以前也有这样的例子,比如文革中毛泽东参加陈毅的追悼会,原先周恩来起草的悼词中,有一段是说陈毅‘有功也有过’。因为那时给陈毅开追悼会也是在一定程度上给他恢复名誉,但陈毅在文革中是著名的‘老右’,所以周恩来既写了陈毅的贡献,同时又说他‘有功也有过’。毛泽东看了之后,就把这一段勾掉了,批示说,‘有功也有过’不宜在追悼会上提。”

“同样的道理,在赵紫阳的追悼会上,如果按照以往中央对他的定性,讲他在‘六四’时犯有‘严重错误’,‘支持动乱’,‘分裂党’,人都死了,还讲这样一类的话,那也是很不合时宜的,弄不好会引起党内外的反弹。所以,很难办。”

记者问:“您认为海内外的反应会影响他们的决定吗?”

高文谦表示:“是的。是否开追悼会的问题,官方目前在看海内外的反应,看呼声是否强烈,如果强烈的话,他们可能不得不采取第二种方案,开个小型低调的追悼会。如果海内外的呼声不那么强烈,能拖过去,他们就干脆不开了,回避对赵紫阳评价这个难题。”

“他们最希望的就是外界的呼声不那么强烈,这样他们就可以混过去了。”

记者问:“您认为海内外目前的反应如何?”

高文谦认为:“舆论呼声还是很强烈的。除了海内外民间的呼声外,还有外国政府和政要都纷纷地对赵紫阳的过世表示悼念,美国国务院、白宫,还有其他国家,如日本、葡萄牙、南韩等国家的领导人对赵紫阳的评价都是很高的,称颂他在80年代中国改革开放中所起的巨大作用,说他具有巨大的道德勇气。”

“这些都会给中共官方造成很大的压力,既然你标榜中国是个大国,要融入国际社会,就必须要跟这些国家打交道,而他们对赵紫阳评价这么高,你想不了了之也很困难。所以官方不得不顾忌国际影响。”

记者问:“中共如何反应?”

高文谦指出:“应该说,经过16年的囚禁,赵紫阳在政治上的影响力已经式微,中国社会的世道人心也与当年不可同日而语。但是赵紫阳仍然具有道德上的感召力,他的去世和‘六四’国殇依然牵动人心。特别是‘六四’之后,赵紫阳不向邓小平的镇压决策低头,这使他在道德上保持了一种很高的地位。此外,虽然老百姓的心态跟80年代相比,有了很大的变化,但实际上民心并没有死。造成这种表面上人心冷漠的局面,是和中共官方极力封杀压制分不开的。”

“最近中共当局采取了各种各样的暴力手段阻止人们参加悼念活动,比如鲍彤夫妇被强行阻止参加悼念活动,鲍彤的夫人还被推倒在地,刘晓波、江棋生等被堵在家里不让出来,林牧被绑架,等等,都说明了这一点。”

“另外,中共官方在刻意造势,左右海外舆论,极力造成一种赵紫阳已是过气的人物,没人关心印象。在这方面,香港《明报》等,这样一些所谓的独立媒体,实际上都是帮助大陆官方造这样的舆论,给人们造成赵紫阳是过时的人物、他的去世难起大的风波。造这些舆论,目的就是为了不开追悼会、不涉及对赵紫阳的评价。”

记者问:“您认为中共选择哪种方案是比较明智的呢?”

高文谦表示:“当然是第一种方案,就是全面公正地对赵紫阳做出历史评价,给赵紫阳恢复名誉。”“我最近写了一篇文章‘奉劝胡温,莫学毛邓’,希望胡温接受历史教训,不要再走毛邓的老路。我在文章中指出,如何处理好赵紫阳的丧事,是对胡锦涛、温家宝中共第四代领导人政治智慧的重大考验。当年毛泽东罔顾党心民意,拒不参加周恩来的追悼会,结果引起众怒,爆发‘四五’运动,敲响了文革的丧钟。”

“邓小平本来就在废黜胡耀邦的问题上欠了帐,在胡的悼词上,拒不接受党内外多数人的呼声,还胡耀邦一个公道,坚持勾掉‘伟大的马克思主义者’的评价;非但如此,还发表了充满杀气的‘4.25讲话’,结果惹火烧身,导致声势更为浩大的抗议示威活动,最后不得不以‘六四’血腥镇压收场,一世英名毁了大半。”

“我用两个历史事实说明胡温现在压制民众中自发的悼念活动,是在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弄不好走毛邓的老路,因为从权威、手段、人望的角度,胡温都远远不如毛邓,毛邓违背民意,尚且要遭到历史的惩罚,更何况胡温呢?”

记者问:“如果他们选择第三种方案的话,是否会导致大规模的民众运动?”

高文谦认为:“我觉得目前不大可能,因为‘六四’后,中共官方采用暴力镇压和利益收买这两手,在很大程度上改变了整个社会的主流民意、理想主义的东西在退潮,老百姓主要关心自己的实惠,同时目前中(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本文短网址: 转载请注明出处,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有奖征文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