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满女友做小姐 暴怒男子自觉受辱血刃女友


1998年1月11日,刚出狱的林文庆跪在70多岁的老母亲面前,说:“妈,我今后再也不做违法的事了!”

2004年1月6日,林文庆却在与女友吵架时,一时兴起用水果刀扎死了女友。

今年3月7日,林文庆被北京市检察院第一分院以故意杀人罪提起公诉。当记者在看守所中见到林文庆时,他悔恨地说,一时的激愤让他走上了不归路,现在他最担心的是年迈的母亲如何接受这个残酷的现实。

总经理上海遭传讯

去年10月29日下午,时任上海智赭财商经贸公司总经理的林文庆被上海警方传讯。

到了传讯地点,房间内的几名公安人员却拿出了北京警方的证件,林文庆立刻明白了:自己杀人的罪行败露了!被经过简单地讯问后,林文庆说了一句话:“今天晚上我终于可以睡个好觉了!”据他供述,在杀人后的10个月里,他几乎天天梦见被他杀死的女友苗歌,现在他觉得自己心里的那块石头终于落下了地。

今年32岁的林文庆是福建人,1993年3月他因在海南省海口市抢劫一辆出租车,被振东区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7年。1998年1月11日刑满释放的那天,刚刚出狱的他跪在70多岁的老母亲面前,说:“妈,我今后再也不做违法的事了!”林文庆的父亲在他8岁的时候就去世了,是母亲一个人把他兄弟姐妹八人拉扯长大的,在林文庆的心里,母亲是他最爱的人,最不能受伤的是母亲的心。

但是,刚刚当上公司总经理的林文庆再次为自己的冲动付出代价。去年1月10日,通州区一居民在通州区永顺北机市场外的垃圾箱旁,看见一堆黑乎乎的物体,仔细查看后发现是一具被焚烧的女尸!后经警方进行法医鉴定,死者是林文庆的女友苗歌,林文庆有重大作案嫌疑。

女友做起“小姐”

“给我一根烟。”林文庆向记者要了一根烟,慢慢地回忆起他和苗歌之间的感情纠葛。

1998 年林文庆来北京打工,打工期间他自考了营销专业的大专文凭,怀着做一番大事业的梦想,他于2001年到一家商贸公司推销苦瓜酒。不可否认林文庆有着独特的营销理念,凭着良好的销售业绩,他很快做到了一个销售区总负责人的位置上。在此期间,他认识了比自己小8岁的苗歌,他认为苗歌很有能力,属于“事业型”的女人,两人在一起可以相互帮助,相互支持,而苗歌对他也颇有好感。于是两人渐渐走到了一起。

后来,苦瓜酒市场萎缩,销售一路下滑,林文庆与苗歌都离开了公司,各奔前程。林文庆辗转于各个公司做销售,先后到桃丽丝公司、雅戈尔公司、马连道茶城等地方求发展,但在哪家公司也没干长。用他自己的话解释,频繁的跳槽是为寻找更好的发展机会。

以前林文庆收入稍微好一些的时候,也经常给苗歌一些钱。但后来频繁跳槽又没固定收入的林文庆,经常管苗歌要钱。苗歌手里确实有很多钱,但钱从哪里来的,苗歌却没告诉过林文庆,只是跟他说自己找到了一份好工作。但是林文庆隐约感到,苗歌有钱是因为她做起了“小姐”。

自觉受辱血刃女友

2003 年底,林文庆又做起了老本行,主要是在房山区为一家酒业公司推销酒。这时候小灵通刚刚开始出现,做小灵通生意比较看好。林文庆苦于没有资金,只能眼巴巴地看着经营小灵通业务的人一天天“发”了起来。此时苗歌在什坊院租了一间房,林文庆也经常过去住,在一起住的时间里,林文庆终于证实了苗歌阔绰的原因:她真的成了“小姐”。

2004年1月6日,苗歌要回老家,林文庆对苗歌说:“咱们都认识这么长时间了,我也喜欢你,咱们交朋友吧,你的钱就别拿回家了,咱们一起做生意,你别再做小姐了。”苗歌一听就急了:“你是不是看不起做我们这一行的?告诉你,我的男朋友多极了,个个都比你有钱,也比你帅!” 说着,就对林文庆又踢又掐。这番话已经激怒了林文庆,但是正在气头上的苗歌仍在继续嘲笑林文庆:“我挣的钱比你多多了,你现在还得问我要钱,我这些钱就是烧了也不给你!”

已经被完全激怒的林文庆从床头柜上拿了一把水果刀,伸手把苗歌拽过来,左手搂着苗歌的脖子,右手的水果刀在她的脖子上划了一下,苗歌当时大喊起来:“救命!救命!别杀我!”已经失去理智的林文庆又在苗歌的前胸和后背上扎了三四刀,并赶紧用被子捂住苗歌的头,过了一会儿苗歌就不动了。

“我当时杀她就是因为她说我不够资格做她的男朋友,我觉得受到了侮辱。”林文庆如此解释血刃女友的原因。

仓惶出逃当上老板

杀了苗歌后,清醒过来的林文庆害怕了,他连夜赶回房山,彻夜未眠,一直想如何处理苗歌的尸体和物品。第二天,他赶回苗歌的住处,开始在屋里翻箱倒柜,果然在床头柜里找到了3000元现金和工行、建行的存折,工行存折里存有21000元钱,建行里有3000元。林文庆买了大的旅行箱和编织袋,又从一个出租车司机那儿买了5升汽油。回到什坊院的住处,他把苗歌的衣服、东西放在旅行箱里,拉到郊区一个偏僻的地点,泼上汽油烧掉了。当晚又回来装上尸体,拉到通州区永顺北机市场外焚尸。

此后,林文庆办了假身份证,并从工行里取出了苗歌的存款21000元。去年4月份,他来到上海,并当起了一家公司的总经理。当记者问他为什么要去上海时,林文庆说,当时上海的小灵通业务也刚刚发展起来,他想去抢占一份商机,完全否认自己是潜逃。

他说:“我知道,我总有一天会被抓住,我没想要躲起来。我去上海,就是要做小灵通生意,我要发展自己的事业,挣钱孝顺我妈。”可是,他杀人、焚尸、掠财、逃跑等行为,用他的这番话却难以解释。

在被讯问时,总是要烟抽的林文庆,看上去很平静,包括叙述杀人、焚尸的过程,也冷静得让人不寒而栗。林文庆说:“杀人偿命,我自己做的自己承受。”但是,当说起他的老母亲时,他开始抽泣。

本文短网址: 转载请注明出处,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有奖征文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