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青帮”前头目阿琪曝华埠四谋杀案内情


曾经当过青帮头目的郭良琪(绰号“阿琪”,Ah Kay)18日作为检方证人出庭作证。检方的主要目的是让他供认出福青帮和萍姐是偷渡合伙人,从而证明萍姐确实从事偷渡人口活动。不过阿琪的作证18日才刚开了头,还没有触及这个最关键的环节。他在回答检方提问时,供认出自己的罪行,情节细致入微。

  福青帮头目指证萍姐

  阿琪个子不高,理平头,穿浅灰色套头衫,左手无名指戴一枚醒目的金戒指。他18日下午出庭,检察官布朗丝对他进行长达3小时的提问。阿琪告诉检察官他懂福州话、广州话、普通话,还有一点英语。两名华裔分别用福州话和广州话为他做翻译。阿琪回答问题时反应迅速,神情镇定,即使谈到杀人放火也面无表情。

  今年39岁的阿琪在80年代中后期至90年代早期曾经是纽约华埠福青帮的头目。他于1993年在香港被逮捕,引渡回美国,被指控杀人、偷渡外国人到美国、抢劫、经营赌博,依法可判终身监禁。阿琪向法庭认罪,并和检方合作以求减刑,最后被判20年监禁,他目前正在服刑,2011年可出狱。

  少年时偷渡来美

  1981年,阿琪偷渡来美。他的叔叔为他付了4万元偷渡费,钱交给蛇头。检方让阿琪向陪审团解释何为蛇头。阿琪说,60和70年代,中国很穷,许多人偷渡去香港,途中要爬山,到了香港边境,还要爬铁丝网翻过去,领头的人爬前面,其他人跟着,象一群蛇,因此领头的人就叫做蛇头。

  到美国后,刚开始阿琪在餐馆打工,赚钱还债,不久后加入福青帮,从1982年至1993年被捕,阿琪一直是福青帮份子。1994年阿琪从香港被引渡到美国,和政府达成合作协议。阿琪说,他与政府合作以期获得好处,政府会写信请法官轻判,此外也为了他父亲,因为他父亲当时面临严重指控。后来阿琪的父亲被判处18个月监禁。阿琪判处20年监禁,罚款100万元。

  阿琪承认自己总共赚了600万至1000万元,不过达成协议时自己才剩下约100万,主要是在中国的产业。其他钱花在给福青帮成员付律师费、保释金、薪水,还有自己赌博输掉100万。

  阿琪说,他希望通过这次作证获得减刑,否则需等到2011年才能出狱。不过他清楚没有人保证他能获得减刑。

  指挥福青帮杀人放火

  检察官问:你在福青帮做了什么?阿琪说,杀人、偷渡、抢劫、勒索、放火。阿琪承认合谋杀死5个人。

  1984年,在当时福青帮头目指示下,阿琪和其他福青帮成员枪杀了Steven Ling。原因是Steven Ling想私吞从商家勒索来的保护费,并且打算投靠另一个叫东安的帮派。

  Steven Ling打开公寓门,被阿琪一伙开枪击毙。卧室传出尖叫声,阿琪走进去,看见Steven Ling的女朋友在里面。后来福青帮头目让阿琪给她钱,试图让她不把事情说出去。

  1992年10月万圣节,阿琪指示手下杀死一个司机。那个司机在一个专门为餐馆运货的公司打工。阿琪说,该公司老板要他把司机干掉,原因是那个司机闯进老板兄弟家抢劫勒索。老板和阿琪商量好,派司机到某地送货,阿琪让两名手下到那里把他干掉,三人得到4万元酬金,用来付偷渡费,或还赌债。

  1992年,又一条人命死于福青帮手下。有人要阿琪帮他杀掉仇人Ying Yan,他们两人在中国时便结仇。事发那天,阿琪正在华埠爱烈治街(Eldridge)公寓里,有人告诉他Ying Yan就在楼下,阿琪的手下一听立即飞奔下楼。阿琪说:“我告诉他们小心。”“小心”意味着不要被警察逮住。几个小时后,手下打电话告诉他,Ying Yan已经被干掉。

1993年,阿琪指示手下去谋杀两个潜在竞争对手。他说那两人也想做偷渡生意,抢他的合同,想取代他。结果手下杀了其中一人和另外一个人,因为子弹用完了,第三人死里逃生。

1993年,阿琪又参与一宗谋杀案,两个受害者死在一家BB机店里。为此阿琪在那年春天逃到中国,这时候福青帮陷入混乱,阿琪两个兄弟在新泽西州被杀死。

1992年底和1993年初的时候,阿琪还牵涉进一宗企图谋杀案件,他叫人除掉两个人,原因是这两人抢了他经营的按摩院,使得他的一个伙伴几乎丧生。他的手下拿着枪在地威臣街追杀,但由于车辆拥挤,那两人得以逃离。

1985年抢劫遭遇萍姐

  检察官问阿琪:“你记得总共抢了多少次吗?” 

 答:大概10至20次。

  问:记得1985年抢劫布碌仑一户人家吗?  答:记得。

  问:屋主是何人?

  答:萍姐。

  根据阿琪的供证,他遭遇萍姐的过程充满戏剧性。阿琪说,抢劫之前他只听说过萍姐,从没见过她本人。他知道萍姐在东百老汇开了一家叫信德(Xin De)的服装店,他让女朋友悄悄跟踪萍姐的女儿,一直跟到她家门口。第二天,阿琪带了几个手下,在萍姐家附近等候,看见萍姐女儿走出地铁口,快步上前,说:“抢劫!”阿琪让萍姐女儿按他说的做,两人走进萍姐家,萍姐不在,她两个儿子正坐在客厅,阿琪和萍姐女儿走进里面房间,拿走了几千块钱。“不如我想象的那么多,”阿琪承认说。

  几个月后,福青帮第二次到萍姐家抢劫,这此阿琪没有去。萍姐当时在家,福青帮拿走她两万元现金,还有一张超过两万元的支票。

  1985年,在福青帮当上小头目“大马”的阿琪,还指使手下抢劫餐馆,赃款高达上万元。同年,福青帮趁爱烈治街一家工厂发薪水,闯进工厂抢劫,抢了数千元。

  经营赌馆帮派争地盘

  1990年,福青帮把赌馆从爱烈治街迁到东百老汇一处较大的地下室,惹来了麻烦。东安帮声称东百老汇是他们的地盘,到赌馆来收“保护费”,福青帮不给,双方动武,一名东安帮份子被枪击毙。为了报仇,东安到赌馆放火,福青帮以牙还牙,也到东安帮处所放火。

  勒索商家收取保护费,阿琪在作证时说,福青帮勒索的对象为餐馆和按摩院,使用的方式是收取“保护费”,如果不给,便制造麻烦。

  1985年,东安帮一个头目让阿琪勒索一个人,声称那个人强奸他的女朋友。阿琪叫那人把18000元装在信封里,约好时间和地点去取,结果那人暗中报警,警方逮捕了阿琪。

  第二次偷渡到美,阿琪坐了两年半牢之后释放出来,被移民局递解回中国,几个月后又第二次偷渡到美国。阿琪经由香港、泰国、南美州危地马拉和墨西哥等地,从加州圣第亚哥进入美国国境。他在机场被捕,交了保释金出来,跑到纽约,又被移民局抓住,关进监狱11个月。

  出狱后的阿琪没有再被遣送回中国,他以参与1989天安门事件和逃避计划生育为由申请政治庇护。  大规模偷渡人口  阿琪自己在偷渡过程中结识了蛇头,后来成为他们的合伙人,他帮蛇头向偷渡客收费,并且负责看守他们,直到他们支付第一笔偷渡费。  阿琪承认自己参与偷渡的人口数量达到1000,有的乘船,有的搭飞机。偷渡组织者首先在中国招徕偷渡客,给他们提供日本、新加坡等国的假护照,到了美国机场,蛇头让偷渡客撕毁护照,如果他们被逮捕,蛇头替他们交保释金,加计入偷渡费,无法交保的被遣送回中国。福青帮还负责接乘船偷渡的人,当船到了美国海岸,福青帮派渔船去接人。福青帮把偷渡客接到一些住所,看守他们,直到他们还钱。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