触目惊心:毒品笼罩下的一个家庭(组图)


2005年6月8日早晨,云南省瑞丽市目脑路上的一家旅馆半地下室106房间内,不到8平方米的房间被一张大床、一张桌子占据了大部分。两个家庭共5人生活在这间房屋内。室内,床上睡了郭洪浦一家三口,地上躺着的则是蒋山夫妻。蒋山和老婆躺在地上,正注射着毒品。蒋山是重庆人。1996年底,他和老婆廖桂英到瑞丽来做生意,开餐馆挣的几万块钱都被他赌“百家乐”输光。到了1998年底,夫妻俩已经身无分文。眼看才一年时间,就把一个家输得精光,蒋山心情郁闷和老婆一起吸上了海洛因。他们堕落到毒品的深渊无法自拔,现在靠妻子每天晚上去上班(他们称卖淫为上班)来养活着。


6岁的儿子郭朴辉脸上长了很多小痘痘,龟头上也化脓,母亲用双氧水给孩子涂抹,但不见好。

他们为节约房租钱,两对夫妻同时住进不到8平方米的房子,睡在床上的交10元一天,睡在地上的交5元。



丈夫郭洪浦通过静脉注射吸毒,妻子吸食毒品,两人一天毒资需60元以上。



晚上,父亲带着孩子蹲在马路边,旅馆让给妻子卖淫用,要到后半夜两点以后才能回到住处。

睡在床上的郭洪浦一家三口是贵州盘县人。郭今年31岁,三年前带着老婆杜吉会和孩子来到瑞丽。妻子杜吉会恨丈夫,丈夫在外打工时不仅自己染上毒瘾,还骗她说吸这东西能减肥,慢慢地让她也上瘾了。他们知道瑞丽的毒品价格低,就来到瑞丽。但是在瑞丽找工作不容易,来了一个月还没有找到工作,带来的钱也吸光了,身边还有一个儿子要吃要住,怎么办?杜吉会清楚地知道,丈夫是一个胆小怕事的人,只知道吸毒什么事也干不了,她只好出卖自己的身体。一晃三年过去了,丈夫从没有干过活赚过钱,靠她每天去接客养这个家。她每天接客2~4名,每次交易能赚得30元左右,只够夫妻俩每天的房租和毒资。杜吉会得了一身的病,比刚来时消瘦了很多。

吸完毒后的杜吉会拿着双氧水准备给儿子脸上的痘痘抹上,孩子的小龟头也脓肿。他全身赤裸着躺在脏兮兮的床上,这床是母亲交易的地方。杜吉会说,“没有钱,有钱想到医院看病,孩子他爸的大腿根上也有一大块溃烂。”在他们家,往往有了钱就买毒品,不会给孩子治病。

10日上午,记者拿了些钱来到杜吉会居住的地方,带他们到医院看病。医院的主任医生给他们检查后说先化验后再开药。



杜吉会以卖淫为生,一家三口靠她养活,一个晚上要接客2-4人,能挣60-100元。

杜吉在吸食毒品


按照医生的吩咐,记者没有告诉他们HIV阳性的化验结果。在记者的劝说下他们同意回家种地。第二天,记者给他们买了回家的车票。

医院等了两个小时,化验医生拿着化验单告诉记者,他们一家三口全部是HIV阳性。医院把这三个人的血液送到市疾病控制中心进行确诊,开了一些药。离开医院后杜吉会问记者化验结果怎么样,记者说还得等下星期才知道。看得出她一直很担心。

来自新华社的消息称,截至2004年,中国现有吸毒人员79.1万,同比上升6.8%。今年1月9日瑞丽市政府成立了由575人组成的75支工作组,奔赴农村进行禁毒防艾工作取得了很大成效,今年已强行戒毒1500多人次。


东方早报

本文短网址: 版权所有,任何形式转载需看中国授权许可。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荣誉会员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加入看中国会员

神韵晚会
神韻作品
donate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并分析我们的流量。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