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前安全官员:中共海外间谍网极具攻击性


(大纪元记者王杲编译报导)近期加拿大和比利时分别出现了前中共官员公开支持稍早出走澳洲的陈用林和郝凤军关于中共海外间谍网的指称。澳洲ABC电台晚间节目就此采访了加拿大前资深国家安全官员Michel Juneau-Katsuya(以下简称M)的采访。

  Michel Juneau-Katsuya任职加拿大情报局期间,主要负责包括中国在内的亚太地区反间谍与反恐事务,目前是一家私人情报公司“北门集团(Northgate Group)”的主管。

  以下采访内容根据节目内容整理。

  记者(TONY JONES):请问您对于最近世界各地非同寻常的大量出现中国投诚者,包括前不久在加拿大也出现投诚者一事做何评论?

  M:好,我认为很不幸,这种情况并不是完全非同寻常。也有很多其他来自(中国)世界各地使领馆的投诚者,只是通常他们不声不响或者只是在外交圈里进行。这也取决于他们所提供情报的情况。他们通常尽量保持低调。但是我们从那些决定留在西方国家的人中获得了大量的情报。

  记者:我想您知道,我们这里有一个来自领事馆的级别相当高的投诚者,陈用林。那么就您所说的情况,您是否认为这件事情没有安静的在幕后解决,让他直接和情报机构交谈是一个错误?

  M:一个具体事例如何处理,是公开站出来还是悄悄的投诚并无一定之规。对目前的事情,我想他们的目的是向公众传达一种信息并鼓励其他人作出类似的行动。

  记者:就公开情况看,目前澳洲至少有四名投诚者,他们似乎定期地在出现,至少在过去一个月是这样,而且不仅仅是外交官。这里包括一名前秘密警察610的官员,另外一名高级安全官员以及一名高级学者,当然现在在加拿大又出现了韩先生,和24小时内在比利时现身的另外一人。您认为他们是被中国的异议团体所安排的吗?

  M:不,我不认为是这样。现在的情况是目前中国有更多的自由信息的流动,这得感谢互联网以及其他可以突破(中国)大陆封锁的媒体。另外,目前也有一种互相效仿的趋势出现,所以我们可以期望看到更多的人出现。但是我想不会导致希望逃出被严密控制的中国的大规模的叛逃潮流。

  记者:所有这些投诚者都认为中国对他们所居住的西方国家都派出了大量间谍,情报人员或者特务进行渗透。那么,您认为现在中国的海外间谍网有多大的攻击性?

  M:他们极具攻击性。我们现在审视中国的时候必须非常小心,中国现在的运作方式与他们以前在欧洲的盟友,比如克格勃或其他有类似能力的组织,非常不同了。他们的做法是一种被情报机关称为“mass collection(大规模收集)”的方式,简而言之,他们使用为数众多的间谍和受过培训的情报官员,但也利用为数众多的非专业人员,比如特定专业的留学生,研究人员等,当然也包括工业界访客和商业人员,他们会从中寻找那些愿意给他们提供情报的人。

  记者:您认为他们主要做些什么?

  M:他们收集大量的情报,实际中国情报部门收集的很多情报是公开的信息,并无非法,但他们不时会有特别的行动。比如你谈到了针对异议法轮功团体的610 机构。法轮功团体对我们而言是完全合法的,而我们的政府有义务保护我们的公民自由不受侵扰。但是中国在1999年时把他们视为威胁,并建立了一个特别的机构,并在世界范围内对这些异议者进行监视,甚至在某些情况下进行攻击。

  记者:您谈到“在世界范围”,您是否是指610的特务们被派遣到西方国家,如澳大利亚和加拿大?

  M:确实如此。不过这也是中国情报部门更普遍的对社区的监控的一部份。这也是他们的例行活动,但是他们对(法轮功)更关注一些。作为610而言,他们的目标则几乎完全是民主人士和法轮功信徒。

  记者:在此事浮出水面的时候,你是否看到了相关证据?在澳洲这里存在很严重的侵扰行为,比如对法轮功信众。在加拿大您是否看到类似情况?

  M:当然。我们有类似事件在西方多个国家发生的证据。情报机关和执法部门之间都会对类似事件交换情报,在从南非到欧洲,从北美到澳洲的多个国家,我们都见证了中国情报部门对法轮功的这些行动。

  记者:您说就您所知,澳洲的情报部门应该对610特务在这里的运作非常清楚了?

  M:毫无疑问。他们当然知道,像我所说的,我们都分享这些信息。嗯,这或许不是你们情报部门唯一关注的或者最优先考虑的,因为还有很多其他关系澳洲国家安全利益的重要事情。但是保护你们的公民从某种意义上应该是首要考虑的,而澳洲当局自然应该知道这些。

  记者:就您所知,这个(间谍)网络是在当地的使馆或者使领馆的指使下运作的吗?

  M:他们之间毫无疑问是有关联的。很多派驻海外的特工或情报官员是以外交身份来的。所以,他们利用他们的身份来进入社区,接触人们。外国记者或者中国驻外的记者也是中国情报部门利用的对象。这种身份对于他们起到了很好的保护,比如他们可以进行报导,提出问题,采访他人,这些都是完全合乎其身份的,并收集信息,最终成为他们针对对象的情报。

  记者:这些也发生在加拿大吗?就您所知这些骚扰很严重?我是说,我们知道有监视的事情,这里有相关的指称。但是有更严重的吗?

  M:我们并没有太多人身攻击的例证,但是,如你所说的,显然这里有系统的午夜电话骚扰和其他监视活动。我们所说的监视是指对私人生活的入侵,这是非常严重的,我们不知道这些信息会被用做什么。我们也有从加拿大返回中国的人士被捕和被中国当局讯问的证据和指称。尽管他们最终都被释放,但是这种手段无疑被 610和中国情报部门使用。

  记者:加拿大对关于规模强大的间谍网的反应是最强烈的,并且我相信您是一份关于“响尾蛇行动(Operation Sidewinder)”的报告的作者。我想那份报告认为中国实际上是加拿大面对的最大的安全威胁。您是否能对我们谈谈“响尾蛇行动”?

  M:那份报告是针对一个特别的案例,即中国情报部门和犯罪团伙、华人组织犯罪团伙,三合会间的关系,并审查中国如何通过一些重要人物来试图施加影响。另外一件我们注意到的事情是,当然也是很重要的,就是中国收购加拿大公司的过程,而类似的事情也发生在英国和澳洲,也就是中国国家控制的公司试图收购加拿大或者澳洲的大公司,这种事情的危险在于他们通过这种活动可以获得巨大的影响力。这当然不一定是对国家的控制,但是如果你有数十亿的商业利益被中国控制,那么这种情况下中国通过这种完全合法的收购所能拥有的影响力就不言而喻了。我们尤为关注的是和其他国家的大公司收购加拿大公司不同,中国的公司是被中国政府所控制的。所以这实际上是外国政府获得了这种影响力,并最终影响国家政策和区域经济政策的制定,最终使得(中国)获得利益。

  记者:最后一个问题。加拿大和澳洲都同中国有巨大而且不断增长的经济联系,您是否认为中国在特意利用这种经济关系来阻止对其人权问题的质疑,以及从与他们有这种关系的国家获得他们所需要的政治利益?

  M:他们无可避免的会利用这些来降低对他们批评的声音,所有国家都会这样做。而对于其人权问题受到密切注视的中国而言,他们会试图限制任何批评的声音。不过他们知道这是他们要解决的,因为和西方世界所面临的挑战相比,他们面临的挑战是巨大的。他们所面对的是一个有超过10亿的人口,但同时有2亿的失业人口的中国。

  记者:谢谢,非常感谢您今晚从渥太华接受我们的采访。(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神韻晚會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