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纪念抗战 胡锦涛唱独角戏

2005-09-27 14:43 作者: 作者:动向特约记者 傅清

手机版 正体 0个留言 打印 特大

今年是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六十周年,世界各地都陆续举行盛大庆典来纪念,中共首脑胡锦涛今年五月七日赴莫斯科与来自世界五十多个国家的首脑一起,参加了俄罗斯反法西斯胜利六十周年庆典,作为反法西斯战争付出最大伤亡的前苏联的主要继承国俄罗斯,赢得全世界的尊重,其纪念规格也只有去年法国纪念盟军诺曼底登陆六十周年可比。

中国自一九三一年九月十八日算起,是遭受日本侵略时间最长的国家,战争中伤亡的军人和国民的人数,也仅次于前苏联,中国是当然的抗击日本法西斯的主战场,中国今年的纪念规格和赢得的尊重,按常理应该与俄罗相对才对。

中共中央二月份就发出通知,对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六十周年纪念活动作出安排部署,该通知公然宣称:“中国共产党是全民族的团结抗
战的中流砥柱。”这个肆意歪曲历史,掩盖历史真相的“主旋律”,注定会使北京不能代表全中国,会使大陆这块抗日的主战场不能以应该享有的规格与世界各国一起举行纪念活动。

胡锦涛拒绝马英九谎言被戳穿

中共把九月三日定为抗日战争胜利纪念日,为了这天的纪念,中共作了一系列的宣传和铺垫。国务院新闻办公室八月下旬举行的一次新闻发布会上,有中国记者提问: “九月三日盛大纪念活动,会不会邀请国民党主席马英九参加?”国务院的有关官员竟然作了以下的回答:“马英九没有参加过抗日战争,所以没有邀请他。”这真是最无礼、也最不近人情的回答。当年领导中国人民进行抗日战争的是国民党政府,在正面战场抗击日军。付出几百万将士英勇牺牲的是国民党军队,难道现在的国民党主席竟然不能代表当年的国民党政府参加纪念活动吗?俄罗斯普京也没有参加过抗击德国法西斯的卫国战争,难道他也没有资格邀请世界五十多个国家元首,没有资格在红场上主持盛大的阅兵式吗?

一九四五年九月三日当时还不满三岁的胡锦涛不敢邀请四九年生的马英九参加今年北京的庆典,是不敢面对历史的买卖。因为任何专制政权都是靠谎言来维持的,毛泽东邓小平江泽民如此,胡锦涛依然如此。这也能看出胡政权邀请连宋访问大陆的真正用意,不过是当作统战花瓶,是毛泽东“以革命两手反对反革命两手”的真传。像马英九这样要做就做“民主之旅”的国民党党魁,是万万不可轻易招惹的。自马英九当选之后,连宋访问大陆的效应立刻缩减,但对清华大学是个例外,简直是刻骨铭心,多少年挥之不去的,因为清华大学堂堂校长面对宋楚瑜不识篆书,今年报考清华的文、理科生的人数骤减,比较北京大举录取分数竟低了一、二百分。

胡锦涛只能自拉自唱“独角戏”

反过来设想一下,如果胡锦涛这次破釜沉舟,敢于邀请在野党魁马英九,那九月三日人民大会堂的主席台上坐着的决不只是他自己一个元首,给普京面子的元首们中也会有人给胡锦涛面子,因为他们纪念的是一个真卖的中国的抗日战争。

胡锦涛九月三日在纪念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六十周年大会上的讲话,比较中共执政五十六年,确实多了一点真话,只是一点。比如“中国国民党和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军队,分别担负着正面战场和敌后战场的作战任务,形成了共同抗华日本侵略者的战争态势”,在点了共产党牺牲的仅有的四名将领的名字:“杨靖宇、赵尚志、左权、彭雪枫”之后,还能从国民党牺牲的二百多名将领中选出了四个名字与之并列:“佟麟阁、赵登禹、张自忠、戴安澜”。胡锦涛还在他读小学语文课就烂熟于心的“狼牙山五壮士”,新四军“刘老庄连”、“东北抗战八位女战士”之后,仅仅加上了国民党军“八百壮士”一个英雄群体的名字:这一个国军英雄群体的人数比前边三个共军英雄群体的人数之和还要多得多;所以不敢对等了。

胡锦涛是按照这样的次序总结抗日战争必胜的原因的:一、中国共产党以自己的坚定意识和规模行动,在全民族抗战中发挥了中流砥柱的作用。二、中国人民的巨大民族觉醒,空前的民族团结和英勇民族抗争,是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的决定因素。三、中国人民抗日战争的胜利,是同世界所有爱好和平与正义的国家和人民、国际组织及各种反法西斯力量的同情和支持分不开的。

应该说胡锦涛排列次序还是可以的,但第一条却是歪曲历史真相,让共产党一家抢夺了国民党政府、军队及领袖蒋介石不可磨灭的功勋。

共产党老干部回忆揭示真相

今年纪念抗战胜利六十周年,CCTV、凤凰卫视都赴台湾,对抗日将军郝伯村作了访问,但内容不准在大陆播放,郝将军对毛泽东领导的共产党在抗日战争中的所作所为,用数字做了总结.现在通过互联网已在大陆不胫而走。郝将军说:共产党在抗战中是“一分抗日、两分分裂、七分发展自己。”比较八路军老战士的回忆,郝将军的总结还算是客气的。

一位在八路军特务部队工作过的共产党老干部回忆说:“我们当时的主要工作就是想方设法钻进国民党正规军,分化瓦解、搞摩擦。国民党华北几十万军队就是这样被瓦解掉的,最后国军冀察战区总司令兼河北省政府主席鹿钟麟只能躲在一个叫路罗镇的村子里,被我们叫“鹿村长”。国民党被瓦解掉的军队只有两条出路,一是倒向共产党一边当八路军,另一条是投降日军当伪军,因为得吃饭、养家。邓小平抗战八年就搞得是这件事,因此在抗日战争的中国,就出现了这样一种怪现象,哪里有八路军、新四军的地方,哪里就有伪军,而江西、湖南、湖北已没有共产党的军队,也就没有伪军。”

李长春讲出胡不方便讲出的话

胡锦涛九日三日讲话,当天由新华社全文发表,第二天见于全国报刊,并发行单行本。五日中共政治局常委李长春《在纪念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和六十周年学术研讨会开幕式上的讲话》也全文发表。

于九月二日至四日在北京举行的这个研讨会,由中宣部、中央党校、中央文献研究室、中央党史研究室、教育部、中国社科院、解放军总政治部联合举办,是中共中央批准的整个纪念活动的重要组成部分。由李长春、刘云山亲自出马操控学术界和理论界,直接为“中国共产党在民族抗日战争中发挥了中流砥柱的作用” 的中央通知服务,为胡锦涛三日讲话服务。胡锦涛面对中共出资邀请来的美国飞虎队老英雄、苏联红军将士和其他国际友人、爱国华侨、友好人士(连、宋代表包括其中) 不方便公开讲出来的话,都被李长青直接布置给学术界和理论界。

总之要将中华民族抗战功绩全部安到共产党身上,把中国人民抗战史变成中共抗战史。其目的在于内政和外交,李说:“要深入研究‘台独’产生的历史背景,研究‘台独’与日本军国主义的历史渊源,使台湾人民更加深刻地认识‘台独’的本质,巩固和扩大‘反独’统一战线。”

现在的日本和台湾是亚洲最为民主的政府,按照李长春的布置,将他们与法西斯挂钩,中国的理论界阿和学术界不成为世界的谣言制造工厂才怪呢。”

贪污腐败的精英集团的崛起

一个独裁专制的政府,不改变政治制度,永远强大不了,即使强大了,也是法西斯政权。二战德国和日本的教训正在此。中国进入新世纪,对外大提“和平崛起”,但世人看到的只是贪污腐败的精英集团的崛起。要改变政治制度,只有一条路可走,就是颇色革命。首先要正视历史,让人民有知情权,了解真相。战后德国,日本的经验也在此,台湾也是成功实现了颜色革命的政府。拒绝颜色革命,就是拒绝民主。

八月三十日参考消息周二刊《华人文苑》栏目,重新刊登了中国著名的二战记者,当年“不党、不卖、不私、不盲”的《大公报》派遣到美国大平洋舰队的随军记者朱启平,一九四五年九月二日登上美国超级战舰“密苏里”号,采访日本同盟军投降式,第二天在横须贺港中军舰上写出的通讯《落日》。朱启平最后的结语是:“我们的国势犹弱,问题仍多,需要真正的民主团结,才能保持和发扬这个胜利成果,否则,我们将无面目对子孙后辈讲述这一段光荣历史了。旧耻已前雪,中国应新生。”朱启平后来在中共政权下,经历了反右、文革受尽磨难,没有看到中国的新生,但是他以他这篇洋溢着充沛民族情感的经典之作,一个六十年,再一个六十年,永远有颜面对子孙后辈讲述抗日战争这一段光荣的历史。

应该算作子孙后辈的胡锦涛,正发动全国民众学习他九.三的重要讲话,他的这篇讲话与朱启平的《落日》相比,会流传多久呢?

(转自2005年9月动向杂志)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