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习时报》重提胡耀邦反左往事有弦外之音?


亚洲时报邱鑫撰文/在中共五中全会上通过的“十一五规划”提到:“必须清醒地认识到,我国正处于并将长期处于社会主义初级阶段”。近日中央党校刊物发表一篇文章,提及当年酿酝“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理论”的一些内部讨论,也似乎是有一些弦外之音。

中央党校的《学习时报》第307期刊登了中共党史权威专家、全国政协委员龚育之的文章《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提法在决议中出现与理论界的讨论有没有关系?》

按龚育之的说法,当理论界提出一些虽然是事实,但却具有争议性的问题时,每每受到不合理的批评和攻击。可是,历史的发展却会说明真相,而当初反对这些新思维的人,最终也不得不低头认错。

看了这篇文章,不少读者都感到有点“借古讽今”的味道。此文刊登之时,正好是中共五中全会举行之后;据说中共总书记胡锦涛的改革努力受到一些抵制。胡锦涛认为现在中国改革已进入攻坚阶段,但有关精神是否得到贯彻落实仍是未知之数。龚育之的文章,似乎正好跟这个背景相呼应。

有趣的是,文章提到胡耀邦还是中共中央宣传部长时,果断地删除了极左的想法,而最后“左王”胡乔木更是几次托人向他曾经批评的人解释道歉,并作了一些自我批评,承认对问题“看得太严重”了, “采取行政办法来处理有缺点”。外界有一种联想,认为胡锦涛跟胡耀邦都曾出任共青团,二人也都姓“胡”,(因此胡耀邦称 “大胡”,胡锦涛称“小胡”)。此时此刻,这段历史被重提,特别让人感到慨叹。

《学习时报》文章比较详细地介绍了 1979年的中共副主席、全国人大委员长叶剑英在国庆30周年讲话中初步表露了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思想前的一些内部讨论情况。据指出,《经济研究》 1979年第五期曾刊出一篇题为《无产阶级取得政权后的社会发展阶段问题》的文章,提出了“我们的社会主义制度还是处于初级的阶段”的论断。据说,这引起当时的“左王”胡乔木不满,他曾公开批评指出:“中国已进入社会主义社会,这是全党多年来的一贯主张。近年有同志提出异议,而党外有些人(好人坏人都有)也大肆宣扬中国不是社会主义,或不是科学社会主义而是农业社会主义或封建社会主义,中国应补上资本主义这一课或恢复新民主主义制度等谬论,有些文章已公开发表在对外出口的刊物上,其影响不容忽视。”(《胡乔木文集》第二卷,第158页。)

龚育之在文章中指出,1979年7月中宣部曾经三次组织首都思想宣传部门负责人会议讨论一份宣传提纲的草稿,并在提纲中批判了《经济研究》上那篇“阶段” 文章中的一句话。最后,当时的中宣部长胡耀邦在听取各方意见后,勾掉了提纲中批判错误观点涉及此文的那句话。以后,胡乔木曾几次托人向此文作者之一冯兰瑞传话,向她解释,向她表示歉意,并在社会科学院的一次汇报会议上对这件事作了一些自我批评,申明对问题本身自己的观点没有变化,但承认对那篇文章“看得太严重”了,“采取行政办法来处理有缺点”。

1979年,当时的党副主席、全国人大委员长叶剑英在国庆30周年讲话中初步表露了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思想。1981年6月,十一届六中全会通过的《关于建国以来党的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第一次明确指出“我国的社会主义制度还是处于初级的阶段”。1987年10月召开的党的十三大由刚上任不久的党总书记赵紫阳系统地阐述了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理论。大会指出:“正确认识我国社会现在所处的历史阶段,是建设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的首要问题,是我们制定和执行正确的路线和政策的基本依据。社会主义初级阶段包含两层含义:第一,我国社会已经是社会主义社会。我们必须坚持而不能离开社会主义。第二,我国的社会主义社会还处在初级阶段,我们必须从这个实际出发,而不能超越这个阶段。这是中国共产党人对科学社会主义理论的重大贡献。它为实行改革开放、建设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提供了有力的理论武器。”

赵紫阳在1989年下台后,中共已较少提及“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理论。此时此时,旧事又再重提,这难免为外界提供了不少联想空间。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