穷小子采金暴富吸毒成瘾沦为盗贼劫匪(组图)



铁窗内,杨润生接受了记者采访


因为吸毒,杨润生曾将自己的左手小指用菜刀剁掉

  核心提示

  22岁时,靠着开金矿他成了百万富翁。一个偶然的机会,他染上了毒瘾,百万家产很快吸光。

  为筹毒资,他先是东挪西借,后来又沦落为盗窃摩托车的罪犯,被判有期徒刑5年,减

刑出狱的他,不过几天又吸上了毒品,走上飞车抢夺、犯罪的“老路”。

  11月20日,在卢氏县看守所,记者见到了杨润生。一个只有34岁,却显得苍老得多的男子。

  在征得随行法官同意后,记者为他点燃了一支香烟。烟雾缭绕中,杨润生讲述了他从百万富翁沦为瘾君子、又从瘾君子沦为盗贼劫匪的悲剧人生。

  开矿赚来百万

  凭着脑瓜灵、胆子大,他很快在金矿上站稳脚跟,有了自己的矿口。22岁时,他便成为坐拥百万、前呼后拥的金矿老板

  1971年,杨润生出生在灵宝市程村乡的一个普通农家,他的父母都是老实巴交的农民,靠几亩
苹果园为生。因为在全家4个子女中排行老小,他备受父母和哥哥姐姐娇宠,自小养成了自由散漫、说一不二的个性。

  “因为这种性格,俺不爱学习,小学没毕业就辍学在家,整日在街上游荡。”杨润生说。

  程村乡位于灵宝市西部著名的小秦岭金矿区。20世纪80年代末,这里发现黄金矿藏,灵宝一跃成为全国第二大产金县(后改为市)。从那时以后的很多年,成千上万的人蜂拥进山开矿掘金。少数人的一夜暴富,惹得更多人做起“黄金梦”。

  1990年,19岁的杨润生跟着朋友张某上山开矿,凭着脑瓜灵,胆子大,他很快在矿山上站稳脚跟,担任了矿口的坑长,一年多便挣了几十万元。之后,他自己开了矿口。1993年,在他22岁时,便成为坐拥百万、前呼后拥的金矿老板。

  吸毒缘于虚荣

  此前,杨家和许多山区农民一样,过着勉强温饱的生活。几年前连几十公里外的县城都难得一去的山里娃,一夜之间,竟成了百万富翁!

  “这起落、这反差,就像一下子从地球蹦到了月亮上似的,真不知道该如何面对、如何花销这大把大把的钞票了。”杨润生说。

  那段日子,他成天和三朋四友住在宾馆、吃在酒店,过着纸醉金迷、豪吃海饮的自感高贵、体面的生活。他说:“当时我想要的就是这种高人一等、不同凡人的感觉。”

  1992年的一天,他发现一个朋友在吸食毒品“黄皮”(俗称大烟,其中含有海洛因成分)。为“拉”他吸上一口,朋友故作潇洒地向他表演吸毒的“技巧”,眉飞色舞地大讲吸毒如何如何舒坦,赛似“神仙”。

  经朋友这样一劝,他动了心思。“那时候,不少暴发户沉湎于吸毒、嫖妓、养小蜜、包二奶、赌博等,活得很‘潇洒’。”杨润生说,“我就想,人活一世草木一秋,啥滋味都得尝尝,不然白来世上一遭。吸毒者都是有钱的人,这是高层次的享受,穷鬼能吸得起毒吗?毒品怕什么?能吸就能戒,不妨试试。”他就接过毒品“试”吸了一口。

  说到这里,杨润生哭了,“这一口,把我变成了一块铁,毒品就像巨大的磁石、无形的钩子,把我的心紧紧地吸住了,把我的魂死死地钩跑了。”

  自此,在他生活中又多了一项内容:吸毒。

  家财化为青烟

  他每天吸毒需1000多元,饭可以不吃,觉可以不睡,毒不能不吸。“它摧毁的是人的精神和肉体,耗尽的是一滴血一滴汗换来的金钱……”杨润生说。

  “吸毒等于自杀,它摧毁的是人的精神和肉体,耗尽的是一滴血一滴汗换来的金钱。那是一个无底洞,有多少钱都能填进去。”杨润生说。

  从那以后,他每天吸毒就要花去1000多元。不过一两年光景,他开矿所挣的上百万资产,就被吸得一干二净。

  要继续吸毒,钱从哪儿来?为了赚到更多的钱,杨润生和朋友合伙到陕西省长安县开金矿,在那里,他又赚了几十万。

  “前头金钱流进腰包,转脸就被‘毒品’吸走了。”从陕西回来的时候,他仍是两手空空。

  这一回,他精神彻底垮了。没有钱吸毒,就厚着脸皮去借,借父母、借哥姐、借朋友、借亲戚。“截至现在,我吸毒吸了近二百万元,除吸掉自己的上百万家产,还吸光了借来的几十万元。”

  看着儿子吸毒吸成这样,父母和哥哥姐姐想尽办法劝他,甚至跪下来求他,都无济于事。

  为了戒毒,杨润生曾剁掉自己的一根手指。那是1999年7月的一天,他毒瘾发作,到二姐家要钱买毒品,因为此前他已借了姐姐几万元用于吸毒,姐姐气恨交加,不肯借钱给他,两人因此吵了起来,引来众人围观。

  杨润生想到自己以前一掷千金,而今竟沦落到被人看笑话的田地,顿时羞愤交加,冲进姐家拿出一把菜刀,当众将左手小指剁下。众人急忙把他送进医院,深受惊吓的姐姐又给了他几千元。钱一到手,他不顾伤口未好,又去买毒品了。

  沦为盗贼劫匪

  钱吸光了,他就坑蒙拐骗、偷盗抢劫,过的根本不是正常人的生活。“毒瘾一上来,我什么都敢干,根本不管什么人格、尊严、廉耻。”

  杨润生至今尚未成家。“谁肯嫁给我这样的人呢?自从吸毒后,亲戚怕见我,朋友躲着我,众叛亲离呀!”他自嘲说。

  “在被公安机关抓获前,我一个人在外流浪,没有钱吸毒,就坑蒙拐骗、偷盗抢劫,过的根本不是正常人的生活。毒瘾一上来,什么都敢干,哪管什么人格、尊严、廉耻。”他这样说。

  “到这份上,借钱没人给,骗钱供不上花,只有偷和抢了。”在毒品的“怂恿”下,杨润生走向了犯罪的深渊。

  2001年,他与几个毒友在三门峡市区合伙盗窃摩托车,不久案发。2002年3月,因犯盗窃罪和销赃罪,他被灵宝市法院判处5年有期徒刑。在狱中,他戒掉了毒瘾。因为表现较好,他被法院裁定减刑。

  2005年2月,他刑满释放,年逾六旬的父母赶到狱中接他回家。父母对他说:“这次就好好待在家里吧!我们管你吃、管你住、管你喝,只要不死一直养着你。”

  然而,他又一次让父母失望了。出狱当天,他在街上遇见几个“毒友”,“毒友”名为给他“接风洗尘”,实际是撺掇他“吸一口找找感觉”,他没有抵挡住诱惑,复吸了。

  他此后筹措毒资的办法是与“狱友”骑着摩托车在大街上飞车抢夺,专抢那些反抗能力较弱的中老年妇女的金银首饰。据检察机关指控,今年4月,他们在灵宝市区实施了第一次抢夺。之后,他们在灵宝、卢氏和山西省平陆县等地流窜作案,一个多月时间飞车抢夺10余起,抢得价值近万元的金耳环、金项链,并致受害者耳朵、脖子被拉伤。

  “每次得手后,我立马将抢得的金首饰换成现金再买毒品吸食。”杨润生悔恨地说。

  法庭深深忏悔

  杨润生等人在当地实施的系列抢夺案引起了警方的注意。今年5月,在卢氏警方的缜密布控下,杨润生等人在作案逃逸中被设卡堵截的公安民警抓获。

  11月14日,卢氏县人民法院公开开庭审理了被告人杨润生、陈超群抢夺一案。法庭上,杨润生一直低垂着头。

  法庭最后陈述时,杨润生说了这样一句话:“是吸毒使我走上了不归路,我对不起那些受害者,对不起父母和家人,无论法庭判我多重,我都服判息诉。”

  据悉,卢氏县法院近日将对此案作出判决。(大河报记者 甲蕤通 讯员赵富林)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