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念胡耀邦,胡锦涛图的是什么?


我刚从北京回来,从不同渠道听说,胡锦涛一手策划了胡耀邦90周岁诞辰纪念大会。据称,罗干等人曾表示强烈反对,理由是,这样做会对海内外造成错误印象,以为中央将为六四平反,并重新评价赵紫阳。胡锦涛反驳说:一,胡耀邦与六四没有关系,二,胡耀邦是胡耀邦,赵紫阳是赵紫阳,胡耀邦不是赵紫阳。

其实,罗干等人的说辞并非无理。消息传出,果然一石激起千层浪。人们纷纷揣度,中共是否要对六四和赵紫阳重新评价了,中共是否要重新启动政治改革?一时间,早已对“胡温新政”断了“念想”的海内外知识分子又重新燃起了对胡锦涛的期望。有人认为,胡锦涛提出纪念胡耀邦,说明大位已稳,希望利用纪念胡耀邦为契机,开创国内政治改革新局;因此,平反六四和赵紫阳将为时不远。

笔者则认为,胡锦涛纪念胡耀邦,并非意在开启政改新局,而是试图解决真正让他困扰的两大忧虑:人事主控权和制度性腐败对共产党政权的严重侵蚀。

胡锦涛显然算计过,纪念胡耀邦可能带来风险。他对罗干等人的反驳,听来相当坚决,其实相当牵强。胡耀邦虽然与六四没有关系,六四却绝对因胡耀邦而起。 1989年4月15日胡耀邦含冤辞世后,引发了大规模的学生“反官僚,反腐败,争民主,争自由”的示威活动,最终以军队血腥镇压收场。至于胡耀邦虽说姓胡,赵紫阳姓赵,胡赵二人却同是邓小平的左膀右臂,一个搞政治,一个抓经济。在八十年代改革的鼎盛时期,胡耀耀邦被称为中国改革的良心,赵紫阳被誉为中国改革的大脑,良心与大脑对经济和政治改革的推动,二者不可缺一。后来二人先后失势,相继被邓罢黜,命运何其相似乃尔。胡赵二人如此相像的命运自然引出如此联想:纪念胡耀邦是否意味着将对赵紫阳重新评价?

虽然小胡明知其牵强,却执意要开纪念会。小胡在坚持己见时,当然盘算过,纪念胡耀邦带来的收益必定要大于风险,因此才值得铤而走险。而当前中国的政治发展恰恰给了他收益大于风险的担保。胡锦涛在不到一年的时间里,党政军大权一把抓。从《反分裂法》出炉,到国民党高官前后访问中国,近来又招安了江氏智囊曾庆红和笔杆子王沪宁。在外交领域中,胡锦涛也风头十足。此时的胡锦涛,正春风得意,踌躇满志。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下,小胡才能力排众议,坚持为胡耀邦举行纪念会。

然而,胡公“好龙,”哪里是真正喜欢龙!如果小胡真的纪念胡耀邦,就不会先是主张举行纪念会,继而藉故缺席;如果小胡真的纪念胡耀邦,就不会把2000人的公开纪念大会迅速缩水为300人的座谈小会;如果小胡真的纪念胡耀邦,就不会一边缅怀“宽松,宽厚,宽容”的胡耀邦,一边打压舆论,限制记者,禁止胡耀邦纪念文集全集发行;如果小胡真的纪念平反了3百多万冤假错案的胡耀邦,就不会重新制造“颠覆国家罪”一系列新的冤假错案;如果小胡真的纪念主张广泛实行民主的胡耀邦,就不会软禁民主人士,严控互联网,取缔非政府组织。如果小胡真的纪念胡耀邦,就不会一方面释出一些政治开明之信号,像五中全会提出的“以人为本,和谐社会”和10月19日提出民主政治白皮书,另一方面却继续实行政治高压。

如此错乱的自相矛盾说明小胡并非自信,其权力并非稳固。因此他需要演一则“死诸葛吓走活仲达!”演给谁看呢?谁是这个“司马懿”呢?这个“司马懿”应该就是江泽民及其人马。

小胡请出胡耀邦亡灵,第一个企图就是要以团派力量整合其势力,向江泽民的海派与诸侯力量正式宣战。江泽民在退出政治舞台之前,在几乎所有的大省,安插了自己的人马,像上海,北京,广东,江西,浙江,湖南等省的一把手,大多是他的亲信。去年温家宝搞“经济软着陆”时,江泽民的亲信,上海市委书记陈良宇和广东的黄华华曾公开指责温家宝的宏观调控搞一刀切,是造成经济波折,金融秩序倒退混乱、改革停滞不前的原因。小胡意识到,自己的中央权威面临着江氏人马的严峻挑战。虽然,他全权大握后马不停蹄地在各省安插团派人马,试图取代江的亲信,但是在五中全会上,胡锦涛的以刘延东取代陈良宇的计划未能顺利实施,上调李克强进中央的打算受阻。这些挫折更激起胡锦涛加快人事变动,巩固权力的决心。

对江氏人马动手术将是或迟或早的事。大动干戈的时机似乎正在趋向成熟。胡耀邦纪念会,可以看出曾庆红与胡锦涛配合默契,没有曾的鼎力相助,胡锦涛难以抗衡罗干等人的质疑与反对。胡锦涛籍口不出席纪念会,曾庆红顶上,并替胡锦涛发言。这就证实了北京消息灵通人士传出的信息:“一三五大联合。”一三五指的是胡锦涛,温家宝和曾庆红三人在中共政权内的位置。

小胡请出胡耀邦亡灵,第二个企图就是要以胡耀邦清廉向无处不在,愈演愈烈的腐败开刀。邓小平在1989年始就预见到:“中国出乱子,就出在共产党内部;而在共产党内部,出问题就出在腐败问题上。”根据胡鞍钢的最新研究,90年代后期,中国的腐败所造成的经济损失平均每年在9800亿到13000亿之间,占全国 GDP的13%-16%。面对如此程度的腐败,小胡何尝不知,腐败正像癌细胞一样在共产党内迅速扩散,已经到了病入膏肓的地步。自走马上任以来,小胡已使出浑身解数与腐败抗争。然而,无论贫穷廉洁的北韩与古巴,滑稽可笑的共产党先进性教育(被世人调侃为先进“性教育,”小胡因而勃然大怒),还是被世人遗忘的毛泽东的西柏坡精神,都无法为小胡提供治腐的法宝。此次借纪念胡耀邦,以已故的老胡清廉对抗现存的制度腐败,整风,清党,巩固势力,可一举数得。此招不可谓不高。

山雨欲来风满楼。各种迹象表明,中共内部将有一番惨烈厮杀,一场与江别苗头的人事大调整,权力大比拼将正式拉开序幕。


--自由亚洲电台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