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钟:也论林彪之是非与短长


最近大陆民间舆论有一种重新评价林彪的潜流,作为中共党章规定毛氏接班人的林彪,检点其行藏,也或有其独到之处。

少年得志,以黄埔军校四期毕业生,由排、连、营、团、师直至红军王牌第一方面的军军团长,不过二十余青春,但战史上汉武帝手下青年将帅卫青、霍祛病孤军深入大漠远征强悍之匈奴,战果辉煌比林彪更突出,故不算特别。

在中共将帅中载入共军史者,几乎尽皆内战内行,如陈毅黄桥之役,打韩德勤,刘伯成挺进大别山,都是打中国人。如今一提共军抗日,唯有平型关战斗,但还有彭德怀对日军的百团大战,使林彪不得专美,这也不能算独到之处。

出身行伍,身经百战,林彪很突出,这在今日共军中无此人才,多为赵括型纸上谈兵,尽皆末流,但共军前参谋长粟裕比林彪出身更低,由士兵而成军事家,亦非林彪所独步。

中共内战兵源,赖土地改革之流血斗争,发动农民当兵、送粮、抬担架,这来自马克思、毛泽东“运动群众”原旨教义,但如何转化为“巨大的物质力量”,成为现实战斗力:为“保田保家”而拚命的农民士兵,却赖林彪发明的“诉苦运动”普遍施行于连队,激发士兵“阶级”仇恨,可谓林彪独步。但农民土地得而复失,今日更边缘化,完全是一场大规模欺骗,农民“哑子吃黄莲,有苦说不出”,在大陆所谓“和谐社会”中如太石村者,比比皆是,村村被压榨,苛捐杂税逼人到绝路,大陆天天有暴动,一年全国几万次,所以林彪助纣为虐,也干了件千古缺德事,成了白起式的屠夫,与彭德怀、陈毅等皆无下场,林氏在激发士兵仇恨上青史独步,却成了人类历史上的凶悍恶煞。

亲身实践,在彼时彼地总结出一套适用战术者,外有拿破仑,古有诸葛亮,但在共军中,林彪确为独步,三猛战斗作风(猛打,猛冲,猛追),尚为适应“阶级斗争”邪教原旨煽动起的农民复仇军的原始战术,但“一点、两面、三三制”战术原则在训练外行的农民成为惯战的士兵上,确打开了速成捷径,而且从战斗小组,直到班、排、连、营、团、旅,直至师、团,各级战斗单位相互支援与配合上都是很适用的战术原则,在韩战中发挥了军、师、团、营“各自为战”的效应,在前三次战役中,中共土豹子打得洋豹子麦克阿瑟极不适应、措手不及,从中朝边境直到退出汉城,成为至今中共在军内煽动民族主义的影视教材。代价是38、39、40、42各军精锐士兵全成了金日成父子供桌上的“三牲”。这一次不是内战,但从今日南北韩之天堂与地狱的对比上看,也是干了一件千古缺德的大事,至今难民逃到大陆还被抓捕,不予保护,上万人遣送虎口,其凶残超过纳粹。因此林彪战术于内战、外战上,从后果看不过是战场上凶煞之长技。

从纯军事观点看,林彪有其特长,在战术创造、战役指挥、战略布局上都有独立见地:除“三三制”等战术发明外,在战斗上曾先斩后奏,抓住战机,在山西平型关轻取日军板垣师团辎重后勤,“出其不意,攻其不备,击其堕归”。

在战役指挥上,不盲从毛氏,东北战役与毛电报往返反复抗命,坚持从彼时、彼地战况出发。当然也有时失策,1949年渡江南下:虽然“兵贵神速”,但也曾被白崇喜诱敌深入,被土匪困扰,40军伤亡很重。

在战略思想上欣赏铁托接受美援,骑墙式地周旋与美、苏之间而抱憾于美国大使司徒雷登“卷起行李走路”,从此中共只能一边倒。

论玩政治,林彪可称高手,在毛倡大跃进失败,几千万饿殍尸体腐臭被封锁的千村万户,在北京召开的中共全国三级共干七千人大会上,刘少奇“三分天灾,七分人祸”的提法,搞的毛极为被动,林彪反话正说:“凡是贯彻毛主席指示的地方,就无往而不胜,凡是损失严重的地方都是不听毛主席指示的结果”,独排众议,力解重围,使毛增信心,两年后在党内发起反攻:提出“千万不要忘记阶级斗争”。中共一切头领陈独秀、李大钊、王明、李立三、瞿秋白,刘少奇、邓小平直至胡耀邦、赵紫阳,在适应党内残酷斗争与中共倾轧官场上,违心做人,反话正说,林为独步。

从历史上说一切佞臣伴君如伴虎而能如鱼得水者纣王有尤浑、费仲,齐桓公有刁竖、易牙,秦有李斯、赵高,唐有李林甫、杨国忠,但都比不上林彪的吹捧能上升到意识形态上。中共七大,刘少奇首树毛思想,也只敢说毛“把中国人的思想提到了合理的高度”,得到副座,而林彪借雷锋树榜样,从提出“读毛主席的书,听毛主席的话,当毛主席的好战士”开始,一路提升为“毛泽东思想是当代马列主义的顶峰,是最高最活的马列主义”,再上升到“毛主席是全世界人民心中最红最红的红太阳”,再到掀起全大陆学习“战无不胜”的毛泽东思想运动,提出要“铭刻在骨髓里,溶化到血液中,落实到行动上”,提出封号“伟大导师、伟大统帅、伟大领袖、伟大舵手,毛主席万岁,万万岁!”要求全大陆民众三忠于四无限(忠于毛主席,终于毛泽东思想,忠于毛主席无产阶级革命路线;对毛主席要无限信仰,无限崇拜,无比忠诚,无比热爱)。

文革前由“全国学雷锋”到“农业学大寨,工业学大庆,全国学解放军”,文革风暴,呼之欲出,成“山雨欲来风满楼”之势,文革开始林彪在中共中央大谈政变危险,提出毛的话为“最高指示,理解的要执行,不理解的也要执行,在执行中加深理解”,“主席做轴心,我们做磨盘”,“全党全国只有一个中心,要反对多中心即无中心论”。

而在1970年被逼逃亡后,被公布的林彪之子林立果拟定的《五七一工程纪要》中林彪钦佩的是被打倒的刘少奇路线,讽刺的是毛派的“豪言壮语”(其实也包括林彪自己的颂词),如今林彪名言“不说假话,办不成大事”已成今日中共官场上下的座右铭,成了从江到胡的新教旨,靠欺骗天下而立足,林彪是谎言公开化的教父,但无独有偶,顺风转舵,摸、爬、滚、打的周恩来始终没被毛泽东打倒,落得全尸,而林彪逃命尸体烧残,头颅被苏联人被割下送到莫斯科去鉴定真假。在中共的狡猾上林氏又逊于周。

没有林彪的鼓吹、大树特树毛思想,文革就没有充分的舆论准备,发动不起来。大佞臣酿巨祸是古今规律,如今大陆政客、媒体由捧江卖国转而鼓吹胡改革,如黄菊捧江“三代表是马列主义发展里程碑”之类都是小巫,连刘少奇在“抬轿”而“立竿见影”的成效上也望尘莫及。

在中共内部靠“唯上”、“唯从”的芸芸共干中,林彪不仅有“多表扬,多支持,不批评,不建议”一类的整套官场拳经,也看出了中共向苏联“一边倒”的偏颇以及奉斯大林之命投入韩战的荒谬,以病假证明拒绝领兵入朝作战拒毛之命也可算抗命的绝活。

但林氏独立思考的特点却使他对文革的反思比许多人到位而独步一时。

自白桦独撰影片《苦恋》发起轫的伤痕文学开始,对中共历史的反思多方面多层次,林彪也参与其中,而且更早,走得更远。人们从来不思索“批林”为何与“批孔”拉扯在一起?毛泽东拉出教授杨容国助阵,一时沸沸扬扬,到处请扬荣国做报告,全国由大专院校领头,都在开展“批林批孔”运动,全国洗脑搞得“轰轰烈烈”。

其实就是因为在北京茅家湾林氏住宅发现了满屋满室的林氏手书条幅:“悠悠万事,唯此唯大:克己复礼”,这正是中共一贯“反封建”文革“破四旧”的不倒之敌:孔子学说是中共立党洗脑五十年不能占领中国人心的大敌,毛认为林氏在为“复旧”招魂,一笔否定了文革,比后来的邓小平“右倾翻案风”厉害得多。中共党内若循林彪思路反思下去,会使毛氏处心积虑大破中华文化(所谓“四旧”)等于徒劳。

因为1970年中共九大前,林彪通过陈伯达就向毛提出报告,介绍世界电子工业突飞猛进竞相发展的趋势,林彪请陈伯达原拟的“九大”政治报告被毛批为“唯生产力论”,其实就是邓小平“科技是第一生产力”的先声。

文革中在向外域借鉴而反思上,林彪和邓小平一样肤浅,以为“唯生产力论”抓电子工业,迎头赶上,可以挽救因为中了洋教之邪而致中共之死亡的命运,至今胡、温还在痴迷于这条本末倒置的盲线。

但向中华古文化的纵向反思上,林比邓深入,开始寻根:文革祸根远因迷信洋教,数典忘祖,无法无天,恣意妄为:与天斗,其祸无穷;与地斗,引发灾变;与人斗,涂炭生灵。林彪反省到要克制洋邪教的野心、狂想与奢望,最起码要接受老祖宗“礼”的约束,复归于古文化最低的行为规范“礼”。

林彪最终醒悟到中华文明中“礼”的有序性,为社会道德风气的最低底线,不可破坏,所以悠悠万事,“唯此为大”,不可因洋教而否定,客观上这乃是从根本上反共、反毛,比邓“右倾翻案风”深刻得多,故毛必须发起“批林批孔”运动,灭之于萌生状态。

林氏这种上溯历史的反思,昙花一现,即被扑灭,但在盲从的共产党人中,堪称独步。

邓小平的“发展是硬道理”,胡锦涛的“发展经济是第一要务”,还是“唯生产力论”的唯“物”主义路线,一条道走到黑,华而掩弊,饮鸩止渴,酿祸更巨。

林彪的反思触及要害,大陆赤祸的根源在于中共立党就以消灭中华文化、以宣传马列洋教条改造中国为己任,到文革达到极至,在俄国、东欧的共产谬行因相继碰到人类文明之壁而颠覆,人民得救后,中共因暴力、欺骗、金钱三位一体而侥幸苟延残喘。

道家文化以礼为道德的底线,张良从黄石公所传《素书》被盗墓贼从张良墓的玉枕中发现其帛书:分道、德、仁、义、礼五章,有一个自高而下、自古而坠落的内在逻辑,其中每章都□分了许多细则,讲明每细则的因果联系,顺者必胜,违者必败,是人类必需自律的法则,项羽气走范增不懂这些约束而败,刘邦虽是痞流,但听凭张良约束和韩信的运筹,从善如流而胜,其后开始了文景之治,这大抵是历代王朝兴替的内在法则。

儒家从上古社会风气退到中古,以“仁、义、礼、智、信”的礼作为缓和社会道德堕落的规范“兴灭国,继绝世”;道家以礼为维护人类道德的最后界限:“大道废焉,有仁义”;“失道而后德,失德而后仁,失仁而后义,失义而后礼”。所以黄石公《素书》韬略中止于礼而不谈智与信;佛家认为礼义圆明是佛光普照的结果,是人类起死回生的希望。

中华传统文化把礼作为人类社会道德赖以不坠的人伦界限与外在规范。

“克己复礼”的要求在于“克己”:克制人类自己的后天观念、政治野心、求权与财的人欲,才能复归纯朴的人性,并非仅仅是“五讲四美”之类的表面文章。

林彪所代表的一代老共,少年时都受到过中华文化的熏陶,但唯有林彪独步,反思到位,今天大陆人欲横流,毒鱼、毒酒、毒苹果、毒食品早已越过“礼”的警戒线。“唯生产力论”,“发展是硬道理”只能加速这一堕落过程。退垮中共,正是中华文化、人类文明复归的过程,是不流血的、避免暴乱的和平转型的光明大道。

(看中国首发 欢迎转载)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