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归路上的吸毒夫妻(组图)


虽然天色大亮,朱某和马某还在高架桥下酣睡。这里就是他俩的家,由于吸毒和染上了艾滋病,他们已无颜回乡见江东父老


朱某试图用一支肮脏的毒针把被读卡器吞没的磁卡取出来卖


剑兰行动中,警方对一个女毒贩进行公捕。在广州火车站作案的毒贩,直接制造了这对吸毒夫妻的悲剧


尽管说起艾滋病来两人都十分恐惧,可毒瘾发作时,夫妻俩又顾不上害怕了,随便捡起别人扔掉的针往大腿静脉注射

  这里纪录的,是一对走在不归路上的夫妻。

  他们是吸毒者。男的姓朱,江西景德镇人,出生于1969年。女的姓马,山东临沂人,1967年出生。刚来广州时,两人都是十几二十岁的年轻人,朱某在大排档打工,马某卖服装,染上毒瘾后,丢掉了手头的工作。连两人的相识,也“缘”于一包白粉:帮人卖白粉的朱某遇到了毒瘾发作、正在街上乱找毒品的漂亮女人,慷慨地送上一包救急,他俩就这么好上了。

  去年10月,他们还有能力在附近租房住,可到了年底,因吸毒花光了所有的钱,就只好在火车站广场露宿了。

  现在他们的主要谋生手段,是伺机在电话亭偷取磁卡转卖。每天醒来之后,夫妻俩就去火车站附近的电话亭,先把一张废卡塞进读卡器内,这样,打电话的人塞入磁卡时,就会被读卡器吞掉,待人走后,他们便设法把卡弄出来卖掉。有时候,夫妻俩会相互配合,在别人打电话时,女方蹲在地上拍人家的脚,吸引其注意力,男方则趁机把磁卡偷走。

  他们表示,既然摆脱不了毒品,就在这里一起死,自己解脱,不影响家人。

  可是还有让他们牵挂的人,他俩的孩子。

  由于吸毒后的生理周期不规律,马某在不知情下怀孕了,直到肚里的孩子大了,两个人才慌慌张张回到老家结婚。生下小孩才一个多月,两人就把孩子丢给家人,搭火车回来了。

  因为害怕吸毒对孩子的影响,女方回来后,到两家 医院做了检查,听说查出了 艾滋病,吓得报告单也不敢拿。男方则连检查也不敢做。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