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英杰母亲控诉:我女儿就是王德显的奴隶


.org从十运会尿检呈阳性以来,“孙英杰事件”的发展越来越戏剧化。孙英杰的家人向王德显讨债,捅出“毒打”的惊人内幕后,矛盾的焦点猛然转向了孙英杰和王德显微妙的关系。
这对曾经风雨同舟的师徒之间究竟发生了些什么?由于王德显的“失语状态”,孙英杰母亲马桂兰的诉说,成了目前最接近风暴中心的解读线索。

【非常人身依附】

孙英杰11年不曾回家住孙母旁白:她过得怎么样我最清楚了,不能再让她这么苦下去了!

从1995年孙凤有替女儿拒绝马俊仁选择王德显算起,11年来,孙英杰就跟着王德显吃、住、训练、比赛。

可马桂兰看来:“我这个女儿就是王德显的奴隶、摇钱树!”在新年来临之际,马桂兰又感慨起这11年间最大的遗憾:“女儿大大小小奖牌是拿了不少,可1995年离家后,小杰再也没有回家住过一天。”马桂兰透露,十运会兴奋剂事件爆发后,孙英杰就想回家,可王德显不允许。

更令马桂兰痛心的是,孙英杰几天前接受央视采访时那张呆滞的脸。“这孩子很苦,别看她在电视上挺坚强的,其实有很多话她都没敢说,她现在过得怎么样我最清楚了,我不能再让她这么苦下去了。”

马桂兰到现在还在自责,本月23日去山海关时,为什么没把女儿带回来。“小杰见到我们就说想回家,可王德显说什么也不让。他说,我们要是敢让小杰走,就别想拿走一毛钱!我们拗不过他,呆了一个小时就回来了。”马桂兰说,当时王德显承诺会在春节前把女儿放回来过年,“这次小杰回来,说什么也不让她走了。”

从离开山海关到现在,5天过去了,孙英杰没有给家里捎来半点消息。马桂兰还是很担心,她拿起电话却不知道拨到哪里去。“孙英杰是没有手机的。今年5月我们给她买了一个CDMA,没用几天就被王德显拿走了。”

还好体罚事件被媒体披露后,多年来从不主动联系孙家的王德显,破例打了个电话来代孙英杰报平安。“他让我不要跟媒体多谈,说这样对谁都不好。而且他还说,现在就可以放小杰走,但一分钱都不会还给我们。”

【非常经济关系】

百万奖金到底哪去了?孙母旁白:卡都在王德显那儿,她爸治病的钱还得借。

丈夫孙凤有患肝癌需要钱治疗,妈妈马桂兰终于做出了要讨回奖金的决定。可不管是孙英杰、王德显还是田管中心都说手里没有钱,忙活了大半个月,孙英杰的几百万奖金仍下落不明。

根据田管中心的奖金发放制度,孙英杰和王德显是两个单独户头。每次国际大赛后,中心会将相应的奖金打到两人卡上。“只有本人才能到领队那里领钱,绝对不可能由第二个人代领。”田管中心主任冯树勇斩钉截铁地说,“钱肯定是孙英杰取走的,但她拿到钱后有没有给其他人,我们就不知道了。”而马桂兰透露,女儿手里没有银行卡,“卡都在王德显那儿。她需要钱的时候就去问教练要一点”。

事情看上去似乎又简单了。孙英杰的家人找王德显就能讨回奖金。可王德显一句“孙英杰多年来治病买补品都需要自理,她的奖金没有剩下多少”,就把两百多万奖金的下落一笔勾销。而据田管中心工作人员透露,“孙英杰在国家队治病和买补品的钱应由国家队出,而在地方队时也应该有医疗保险。”

目前,孙凤有的肝癌病情暂时稳定。不过,马桂兰仍然做好了借钱的准备,“万一老孙有个三长两短,我们也没法指望小杰,还是只能出去借。”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