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疗产业化直接扼杀中国人民


当今世界上还没有几个国家把公共医疗卫生系统当做商品投入市场竞争,把饱受疾病折磨的病人当做榨取暴利的对象!中国又开了先河!每年因此致残甚至死亡的人数难以估计!可怕呀!

  20世纪80年代以前,我国惠及城乡居民的公共卫生体系使医疗覆盖率高达85%,我国曾以世界1%的卫生费用解决了占世界22%人口的医疗保健,且人均寿命与发达国家不相上下,曾得到世界卫生组织的高度评价,成为发展中国家学习的楷模,何以我国今天失去上世纪70年代创造的相当完备的医疗卫生体系呢?

  我国2002年的GDP总额10.4万亿人民币,我国卫生总费用5084.2亿元,占GDP的5.3%,但是这笔开支的63%是由患者个人承担的,人均403元。然而在2000年世界卫生组织对全球191个成员国的卫生总体绩效排序中,我国仅排在第144位,远比人均GDP不如我国的埃及(63)、印尼(92)、伊拉克(103)、印度(112)、巴基斯坦(122)、苏丹(134)等国还低。2000年6月,世界卫生组织在对全球191 个成员国国家卫生系统的业绩做出量化评估后,对这些国家的卫生绩效进行了排名,该组织得出的一个令人极为震惊的结论是,中国在“财务负担公平性”方面,位居尼泊尔、越南之后,排名188位,倒数第四,与巴西,缅甸和塞拉利昂等国一起排在最后,被列为卫生系统“财务负担”最不公平的国家!什么是国耻,这就是国耻,花的钱多了(绝对数多了,相对数少了),能得到治疗的病人却少了,看不起病的却多了,病死的人却多了。我请问卫生部,那些纳税人的血汗钱到哪里去了?

  据统计,我国20%的人拥有80%以上的银行存款,由此可以看出,贫穷或者说不太富有的人占了绝大多数,政府应该保证这些人获得最基本的医疗保障。目前,我国卫生支出占财政支出的比例是1.6%-1.7%。在这部分财政支出中,医疗费用的70%用在城市,30%用在农村;而我国70%的人口在农村,也就是说30%的人口占用了70%的卫生资源,包括政府的支出。2003年我国农民的人均收入是2622元,根据第三次卫生服务调查的结果,2003年农民住院例均费用是2236元。这样,如果一个农民家庭有一个人住院,可能这一年的收入就全部用到医疗费用上。2003年,31%的农村居民和47%的城市居民生病后不去医院就诊,而是到药店购药自我医疗。如果能够轻松地负担医疗费用,谁会无奈地“有病自己医”呢?没有医生指导的擅自用药,潜藏很大的危险性,每年因误服药物要死多少人。卫生部副部长朱庆生在卫生部中国新型农村合作医疗试点工作进展情况新闻布会上曾经承认,在农村有40%-60%的人,因为看不起病而因病致贫、因病返贫,在中西部地区,因为看不起病、住不起医院,因病在家里死亡的人数估计在60%-80%。什么是国耻,这就是国耻,30%的人占据了70%卫生资源,在这30%中极少部分人却又占据了绝大多数的资源和金费,当外面的工人、农民因交不了住院费死在医院外面的时候,里面的人却在特级病房里面边治感冒边接待下级的“探病”,巴不得每年多感几次冒。我请问卫生部,是不是工人、农民的命就不是命吗!是不是工人、农民没当官他们生了病就该死!是不是农民“愚昧”就很好骗,就不知道你在农村用了多少钱!是不是没有死在你面前,你就装作看不见!

  ※“医院只认钱,不认人。”--仅仅因为深更半夜未带足现金,渝州大学陶国林老师在押光身上所有钱物后,仍眼睁睁看着自己患急性阑尾炎的学生得不到救治,其中一头发花白的医生竟作答:“我们只认钱,不认人。”(中新网重庆)

  ※四家医院拒绝收治三岁幼童烫伤惨死--因乌鲁木齐市4家医院拒绝收治,不慎被开水烫伤的3岁幼儿刘光祥,在父母抱着他奔波4个多小时后休克死亡。(《人民日报》)

  ※花季少女魂断手术台揭开医院“倒卖病人”黑幕--南京一位如花似玉的妙龄少女,仅为一个小小的鼻科手术,就被夺去了性命。一些黑心的名医院专家“倒卖病人”收黑钱的内幕由此牵出,中国现行卫生体制的一些弊端也因此显露。(《中国妇女报》)

  或许上面的例子有些习以为常了,我曾经看过这样一张照片,一个壮汉跪在医院门前求医院收治他得了急病的母亲,俗话说男儿有泪不轻谈,看到那哀伤的眼神和凝滞的画面,每个有良知的人除了同情只有深深的无奈,为什么我们会无奈,难道所有的中国人都失去了人性了吗?不是,绝不是,只是少数人的欲望,但却让千千万万百姓处在水深火热之中,扭曲了大多数医生的人格,或许是生生死死见的多了,钱却比人比少见的多了。药价居高不下,你们对着亿万观众承诺了多少次,被媒体歌功颂德了多少次,药价又降了多少,不要说你们不知道,可以找个小学生告诉你,我们的父母官,我们的青天大老爷。

  尊重生命是全人类的最起码的道德准则,当一个国家、一个民族丧失了对同类起码的尊敬,那么这个国家、民族也将要被从人类社会中除名了,所有造就这一切的人也将是民族的罪人。也许我的呼声很微弱,也许我的言论很浅薄,但是我绝对不会停止,因为我的良知告诉我,千千万万病而无医的百姓告诉我,亿万死去的灵魂告诉我,你是对的!我有些怕死,但是更怕面对父母那憔悴面容、孩子们那无光的眼睛,我害怕我死后的灵魂无法安息.

  thinker很无奈,心情也很沉重,这是中国的新国耻的第二篇,我不知道能否坚持到底,我只想尽自己最大努力呼喊。请朋友和我一起努力,或许没有什么高官会听到,但是我还是请善良的人们和我一起呼喊,百姓们会听到的,我们无法给病而无医的百姓去除肉体上的痛苦,那么就让我们声援的声音响彻大地,给他们以心灵的安慰,给他们一线生存的希望。朋友们一起呼喊吧,千千万万的民众会记住你们的,我们不能在历史上留下光辉的一页,但请历史记住我们爱的光芒,所有的朋友们,为了自己、父母、孩子,请让我们一去呐喊,纵使唤不醒社会的良知,也能唤醒自己的良知,否则我们的朋友、亲人、孩子在看着极有可能成为下一个杀害者!

  谨以此拙劣的文章献给天下穷苦的人民

网易论坛(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