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家几位亲人遭中共迫害的经历

2006-01-10 19:53 作者: 宋珍

手机版 正体 0个留言 打印 特大

《九评共产党》把恶党的邪恶本质,流氓本性彻底暴露,我要以亲身经历来揭露恶党的罪行。

我家住在辽宁省农村,48年恶党侵占了家乡,当时我才十几岁,家有18口人,父母兄嫂勤劳耕作,父亲是个木匠,家有土地,车马房屋,日子本来过的挺红火。当时村中人均土地六亩,我家人口多,人均土地尚不足六亩。共产邪党的土改开始了。土改实际上就是霸占和掠夺,制造民众之间的相互仇恨,把中国传统的道德破坏,可以说土改时的农会是由流氓,二流子当权,看谁家富裕,谁家日子过的好就批斗谁。当时恶党看我家比较富裕,农忙时还要雇短工,就教磋农会的人把成分往高定,化成富农,并夺走了一半的住房。我的亲人们受迫害从此接踵而来。

我三哥是小学教师,反右时书记动员他给党提意见,他提了几条意见,被打成右派回 乡监督改造。正赶上60年代大饥荒,在家乡是呆不下去了,不走就会被折磨死或者饿死。只好隐姓埋名道内蒙古打短工,不敢暴露身份,害怕被赶走。三嫂带三个孩子去找也不敢相认,三嫂无奈只好改嫁,其中一个孩子因无钱治病而死在他乡。可以说,三哥一家被恶党逼迫的妻离子散。

我四哥在市里工厂工作,当个科长。文革时有人贴大字报诬陷他是三青团员,四哥没入过三青团,拒绝承认,邪党就煽动群众批斗,不断升级,不承认就被诬陷为态度不好,四哥后来被送进监狱判刑10年,可怜四嫂带着五个孩子拾菜叶,盐拌饭,苦度受难时光。我76岁的老母亲难以承受四哥受邪党诬陷,无奈跑到内蒙找证据证明四 哥不是三青团员,老人急火攻心,事没办成就含冤死去。

四哥被关五年,被所谓的平反,放人的理由是:“事出有因,查无实据”。其实要不是邪党的头子毛泽东死了,四哥是逃不出监牢的。

我的侄子59年辽宁大学毕业,分到一所高中教书,工作每两年,午休时去食堂买饭随手在食谱黑板处写了“毛XX万岁”几个字。后来有人歪曲将煎炒炸几个字和毛XX连起来一起读,诬告说是反动标语,侄子因此被打成现行反革命,开除公职,押回家乡改造。一个大学毕业生,竟然被诬陷监禁了30年,到他后来能够工作的时候, 已经头发花白了。

我家几十口人被关押,劳改,害死者外,其余活着的人无不受牵连,威胁或歧视中,苦度了20多年,漫长的黑夜,受邪党蹂躏的心灵至今难以平复,而共产邪党的存在 还在不断制造新的恐怖和新的罪行。   

共产邪党不除,中华难以安宁!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