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赠送台湾的大熊猫想到陈景润

2006-01-14 09:25 作者: 作者: 草根

手机版 正体 0个留言 打印 特大

这几天睡眠不足,心思颇为混乱。三天前喝葡萄酒吃烤鸭的时候,脑子里盘旋的是诗人天一黑的新作:“当天下太平 ……可怕的文字/背后有眼睛……偷偷贪一杯/饮自己 /谁人碰杯……人肉包子,姜蒜青葱”;今天看报纸报道大陆准备给台湾送熊猫的详细报道,脑子里莫名其妙地想到了陈景润。

熊猫是国宝,我支持保护大熊猫,这胖乎乎的可爱动物不多了,八种熊里猫熊是数量最少的,为了给生物学研究提供一点基因库,为了将来人们有可能养猫熊当宠物,为了可以比较猫熊胆汁和黑熊胆汁的药效,或者将来某一天可以在酒店吃到“清炖猫熊掌”,可以在超市买到漂亮的猫熊皮大衣,我强烈支持保护这种珍稀而具有潜在实用价值的动物。

大熊猫不懂政治。如果一个政客走过去对它说:“我交给你一个光荣的任务:为统一祖国做贡献,为民族大业奉献你的青春”。熊猫会傻乎乎地看看这个政客,如同我小时候傻乎乎地听政治课。

今天,大熊猫确实担任着重要任务:统战台湾。多年来,熊猫一直很给祖国政府争面子:不多也不少。多了,就不值钱了,迟早会落到笼养黑熊的命运;少了,祖国政府就没有足够的熊猫搞外交了。熊猫跟人不一样,如果找个王昭君那样的美女到台湾和亲,或者把胡锦涛的女象文成公主那样嫁到台湾去,她们大概会担心那几百枚导弹什时候会落到台湾,而熊猫从来不会担心,也不会说错话,这才是熊猫的政治价值。

于是想到了陈景润。这个可怜的小人物,当年象个不问政治的大熊猫一样,躲在安静的角落,演算他的数学,却一不小心成了明星。出于对政治运动的恐惧,陈景润不敢免费住院治疗,不敢搬到16平方米的房子里,怕将来运动一来,这些都会成为整他的罪证。他是一个政治运动的愚钝者,在中美建交后还在政治学习会上讲“美帝国主义亡我之心不死”。因为担心被批判,不敢发表他的论文,他的研究成果还是同事给捅上去的。他成名后却成了政客手中的道具。

周恩来总理指名道姓要他当全国人大代表,科学院和数学所的党委书记看不透政治动向,不知内幕,坚持说陈景润是白专,不能当人大代表,气得华国锋打电话把他们招来臭骂一通:“你们连总理的指示都不办,你们还听谁的?……陈景润当人大代表的事,你们同意得办,不同意也得办。”

于是,陈景润先生就这成了人大代表。第四届全国人大开会期间,他半夜躲到宾馆的卫生间里做数学题。某一天,迟群突然造访陈景润的小屋,一番“亲切慰问”后,让陈景润站出来揭发华罗庚盗窃他的成果。江青同志批示:“谁反对陈景润谁就是汉奸”。这个可怜的小人物站在政治风浪的前沿,不知所措,心惊肉跳。幸亏四人帮垮得快,陈景润才松了口气,却又被邓小平树为典型:邓小平说:“一个人,如果爱我们社会主义祖国,自觉自愿为社会主义服务,为工农兵服务,应该说这就是初步确立了无产阶级世界观,按政治标准来说,就不能说他们是白,而应该说是红了。”

于是,陈景润不得不马不停蹄地全国巡回报告,对一群数论白痴演讲1+2,表现他“爱社会主义祖国,自觉自愿为社会主义服务,为工农兵服务”,还应邀当学校的课外辅导员。每天精疲力尽之余,抽点时间思考数学,剩下3小时睡觉。309医院的医生果然医术高明,硬是让这样劳累的陈景润又活了很多年。

大熊猫是幸福的,毕竟它没有强烈的钻研歌德巴赫猜想的癖好。熊猫住在有空调的房间里,象陈景润那样被名医保养者,三天两头地巡回露脸,不至于精神上太苦闷。熊猫没有政治恐惧心理,也没有人要他表态支持阿扁还是连战。同样是政治道具,熊猫比陈景润幸福多了。

至于杨振宁先生,是主动成为熊猫的,还是被动成为熊猫的?(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