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权网”谴责安全警察试图车辗人权律师


人权律师高智晟于2006年1月17日晚间遭可疑车辆跟踪、对方试图制造车祸引起伤亡,他认为这些车辆应该归属国安部门。对此事引发的高智晟律师人身安全问题,“权网”深表关切、对安全部门的违法手段表示严正抗议。肇事的两部可疑车辆的车牌都被非法遮掩,但当其中一辆遮盖物掉落时,高智晟注意到该车的牌照(EB8233)与曾在去年12月底跟踪过他的一辆车为同一号码。(下面有高智晟提供的详细资料)

高智晟一直无畏地为那些因为宗教信仰及倡导政治改革而受到当局迫害的人士代言。他也长期致力于协助打行政官司的社会下层百姓以及那些挑战地方官员强行征地的村民。近来他对当局迫害法轮功成员提出公开指控,进一步激怒了有关当局,这也是他的律师事务所牌照及个人律师执照被吊销的直接原因。(详情请看下面的背景介绍)

试图车辗高智晟一事表明,当局企图让他消音匿迹的威吓正在进一步升级,并已经转向使用暴力。今年1月13日,他就因为不堪数月来连日被过度监控跟踪、试图抗议时遭便衣警察骚扰、并被应声赶来的民警拘留一小时。

“维权网”已于今天向联合国人权委员会负责独立法官及律师事务的专员勒安德罗. 德斯普(Leandro Despouy)先生和负责人权卫士状况的联合国秘书长特别代表 赫娜. 基兰妮(Hina Jilani)女士发函申报此案,表达我们对高智晟安全的深切关注,并要求他们将此案提上紧急议事日程、要求中国官方作出说明。

同时,我们要求北京市公安部门立案侦查此事、国家安全部门立即解除对高智晟的24小时监控。北京司法局应该重新发还他的律师执照,以便他重新执业。当局则必须就高智晟在2005年10月公开信中提出官方虐待法轮功修炼者的指控进行全面调查,而不是以恐怖策略惩罚他的大声疾呼。

维权网

2006年1月19日

附录:

昨天夜里便衣制造事端始末

高 智 晟

昨天晚上,加拿大华人朋友来访,在茶馆分手后我驾车拟返回家中。北京的夜晚,十点二十分左右时,马路上的车就明显的少了许多。我前面的一辆车尾部牌号被报纸蒙着,我心里明白,这车跟我是“一个队”的。昨晚感到异样的是,我车后面跟着的是一辆军车,军车的前、后牌号中间的同一个数字都被报纸粘住,但显然又想给我有军车跟踪的印象,这也是第一次有军车跟踪我。另一个感到异样的是,平日一大群车跟踪,昨晚始终就这是那两辆车。

由于车少,车速很快,前面高速行驶着的车突然急刹车,停在路中间。我几乎也同时间刹车,车停下后距第一辆车尾部不足一公分。这种高速行驶过程中的急刹车,对跟在后面同样高速行驶的车是十分危险的!我下车后因该车尾部的车号被蒙住,就跑到对方车前面看车号,不料对方猛然启动车直接向我撞来,我的闪躲速度连我自己都难以置信。之过程,我的身体失衡,右手托过对方车辆的引擎盖,顺势跃上路旁花园,因为稍慢一瞬间,军车就会扑过来。撞我的车逃离时后面蒙在车牌号上的报纸脱落,露出京EB8233的车牌号。两辆车同时逃走后,我被刚才的突发事件惊得心惊肉跳,这时已不是由意志来控制怕与不怕的问题,而是本能反应导发的心狂跳不止。我在花园里蹲了五分钟左右后上了车,在车上又独自坐了六、七分钟,这时,那两辆车又像幽灵一般出现在我的车跟前。我以对方料不到的动作及速度扑过去撕下企图撞我车辆的前牌号上的报纸,他们还未反应过来,我又扑向了军车,准备撕下粘在军车牌号上的纸,他们反应过来后猛然倒车逃离。跑出约400米左右,那两辆车又掉头朝着我缓缓开来,我就上车开车回家。回家后,夫人说她印象中有京EB8233车号出现过,经查果然发现,这辆车曾在2005年12月30日跟踪过我。

2006年1月18日 在有特务跟踪的日子里于北京

背景材料:

高志晟,男,41,律师,北京晟智律师事务所负责人。高志晟代理过许多维权人士及人权受害者, 包括受到迫害的法轮功信徒。 最近比较闻名的案件包括代理因组织广东省太石村村民罢免贪官而被捕的村民和维权人士,代理因申诉地方政府官员强行收回陕西榆林民营油田投资者的经营权而被捕的人士、11月7日为辽宁自由作家郑贻春作辩护、陕西铜川煤矿案调查、新疆一个需要法律援助的案。高律师自学成才,与1995年通过全国律师资格考核,2001年被司法部评为全国十佳律师之一。

2005年10月18日高志晟向国家主席胡锦涛、总理温家宝发出公开信,《停止迫害自由信仰者 改善同中国人民的关系--高智晟致胡锦涛温家宝的公开信》,要求中国政府调查法轮工学员普遍遭受严重酷刑的情况。高智晟说,作为一名律师,他无法通过正常的法律渠道,只能通过公开信的形式试图维护法轮功成员的基本人权和公民权利。法院不会受理这样的案件。此后,北京市司法局多次与高智晟律师进行谈话,要求他收回其公开信,遭到高律师的断然拒绝。2005年11月4日下午5点,北京市司法局律师管理处副处长柴磊口头向高智晟律师宣布,停止其律师事务所的执业一年。柴磊威胁说,“如果在一年内仍然不服从的话,就不仅仅是停业的问题了,还包括人身自由问题。” 11月底联合国酷刑调查专员访问中国,要求会见高志晟律师,公安密切监视高志晟并试图阻止他与酷刑专员见面。11月30日他接到北京司法局关闭晟智律师事务所整顿一年的正式决定,理由是他的律师事务所搬迁后未及时登记更改地址,以及在调查太石村事件时“非法为非本所律师提供办案手续”,让没有在该事务所任职的律师参与调查。

实际上,高律师的助手曾经多次到北京市崇文区司法局办理地址变更手续,但对方每次都找各种各样的借口不予办理。目前当局仍给高志晟施加很大压力,要求该律师事务所所有律师上缴律师执业许可证。12月上旬,官方下令停止高志晟以个人名义营业,并持续跟踪监视他,迫使他离开北京。

近一年来,北京市司法局为了迫使高智晟停止代理维权案例,采取过各种手段,包括搜集高律师的违法证据;拆散其合伙人;威胁高律师的助手,要他们离开高律师。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