考研风雨录之《天下无贼》版


镜头一:
  寒冷的自习室里,一女生斜倚在桌上,裹了裹身上的棉袄,慵懒的合上面前那本厚厚的政治考研书,对坐在前面正在做题的男友说:
  “我不行了,这真的是最后一次了。我们把书卖了,就别再考了。我想过正常人的生活。“
  男友回头看看她,点燃一支烟,沉默了一下,说:“我看你是考前焦虑症!净说胡话!“
  女生听罢,狠狠的踹了男友的座位一脚,趴在了桌子上。
  那男生叹了一口气,不再说话,继续埋首于如山的考研书堆中。
  
镜头二:
  一对农村的中年夫妇,为了全力支持正在复习考研的儿子,做好他生活上的后勤工作,不辞劳苦的带足所有的积蓄,来到儿子考研的城市并蜗居了下来。老俩口一边摆个小摊挣钱,一边给与全力备考的儿子无微不至的照顾。一天,久未开口的 儿子突然从书堆中探出头来,说话了。
  儿:“妈,俺今年多大了?“
  母:“你问这干啥?“
  儿:“俺就想知道。“
  母:“你二十三岁考的,在这考了五年,应该二十八了吧?“
  母:“你问这干啥?“
  儿:“没啥。“
  儿:“妈,你给俺存了多少钱?“
  母:“你问这干啥?“
  儿:“俺就想知道。“
  中年妇人朝着屋外喊了一声:“他爹!“
  “干啥?“一中年男人走了过来。
  母:“咱傻根存多少钱?“
  儿:“给俺提出来吧。“
  母:“干啥?“
  儿:“俺想回老家盖房,娶媳妇。“
  母:“好好好!“
  母:“考完研,妈带你回去,给你相个媳妇。“
  
镜头三:
  图书馆里,黎同学正孜孜演算道前所未遇的线代难题。任凭如何抓耳挠腮,仍是没有一点眉目。而坐在他对面复习的一对考研情侣,早已把老陈的书作过三遍。
  黎某狞笑着,自语道:“哼哼,我现在倒是有兴趣,验验这对鸳鸯的成色!”于是,嘻皮笑脸的拿着题目就凑了过去。
  不想这对情侣的确功底深厚,三下五除二就摆平了这道难题。
黎某在晕厥倒地前,不由得感慨出:“二十一世纪什么最贵?人才!“

镜头四:
  考生甲:“大哥,这五十块钱你拿去,给俺大姐买书!“
考生乙:“你干什么,你不考研了?“
甲:“俺算了算,上辅导班要三百。买两本数学,再加一本英语,要一百。打探专业课消息送礼,一百。剩下一百,买几套模拟试卷,还有预定《二十天二十题》。“
  乙:“不是都没了?“
  甲:“俺寻思,模拟题俺先不买了。“
  考生乙落泪。。。。。。
  (注:大姐——考生乙之女友,同样为考研人士。)
  
镜头五:
  考研成绩出来前的那晚,俺做了个梦——
  我正在一路边小店,风卷残云般的吞食着爱吃的煎饼卷大葱。突然,一个模糊的身影夺门而入,径直向我这里走来。待其走到我跟前时,我看到了他的胸前上书四个大字:考 研 判 官!
  我哽咽了一下。
  他先开口了:“看见我特倒胃口吧?“
  我不说话。
  他继续:“别等了,成绩都已经下来了!“
  “等我吃完你再说。”,我回应。
“再过一阵子,又该有人考研了“,他说,“他们跟你的吃相一样,生怕脑袋里的营养不够。”
我心扑扑乱跳,不知他在暗示什么。
  “今年二十八了吧?过几年你也该当爹了。等你娃养大了,别瞒着他,他爸爸几年考研都没中,跟他实话实说,不丢人。”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