组图:神州百态 有种状态叫无奈有种感觉叫心酸


一排黑锅灶让人心酸

每来一名学生,队员们就赶忙帮他们卸下肩膀上的扁担,帮他们拿被褥和大米。实践队员在食堂外的走廊上看到了一排黑糊糊的碎砖头,如果不是学生们说,实践队员很难知道,这就是这些孩子的锅灶。黑糊糊的碎砖头摆成半圆形,走廊上10多个锅灶挨个排成一排,孩子们就用它们在下课的时候煮米饭吃。

在食堂里,当实践队员看到几十个沾满炭灰的黑铁锅挂在食堂墙壁上时,他们真切地体会到了这些孩子求学的艰辛与不易,“我当时很心酸。”一位实践队员至今还对那一幕不能忘怀。

“最令孩子们苦恼的是下雨,因为他们不能在屋内做饭。如果下雨,他们的火就烧不起来,无法把米饭做熟吃了。”排调中学的杨校长说。

我们只想上学读书

孩子们挑着粮食和行李去上课

贫穷挡不住孩子对知识


没有食堂孩子们自己煮饭


席地而坐的孩子们没有教室没有课桌


渴知的小姑娘无奈的父亲多少这样的家庭为学费费心…….


午夜里,一个12岁的卖花少年


活着的滋味


辍学少年走街串巷卖烤红薯


孩子对知识的渴望


我们的宿舍


-----------------------------------------------------------

我们有权利爱!

不管任何形式只要爱


女大学生可休产假在鼓励什么?


为了爱我们在战斗


习惯在酒吧寻找感觉


在教室我们可以拥抱


在街上我们热吻


夜色我们在酒吧纵情狂欢


白天我们在教室视无旁人


每一个时代总有特定的时尚,但是有些“时尚”是永远不能被称之为“时尚”的

我们的世界有属于我们的“时尚”


孩子们的提问总是很多

“让我感触最深的是,这些孩子对知识的渴望。”暑期社会实践队带队老师许磊感叹地说。

学校通知学生自愿前来报名上课,可学校开学那天,一个上午时间,就来了近200人。午后,学校召开华北水利水电学院捐赠钱和书籍大会,半个小时时间,就有几名学生晕倒在地。实践队员和老师们赶忙把他们扶起来,原来这些孩子为了早点到学校,一大早就从家里出发,走了三四个小时山路才到学校,他们是饿晕的。

“课本很简单,大量的知识在课外,但是他们没有一本课外书。遇到了我们,他们好像要把所有感兴趣的知识都问完。”许磊说,到学校后,这些山里学生对老师非常感兴趣,一下课就围着老师,问各种各样奇奇怪怪的问题,他们对课外知识的渴求异常强烈。

许磊说,华北水利水电学院在中牟县也有一个暑期社会实践学校,但一下课,学生就各自回家了,从来没有人跑到老师跟前问问题。

孩子们不仅课外书少,可以玩的玩具更少。有个孩子用木头做了两个高跷走着玩,让很多学生都羡慕不已;还有一个比较聪明的孩子看到书上三轮车的形状,就自己动手做了一个木质三轮小车!山里的成年人大部分都外出打工了,家里基本都是老人和孩子,木头车把、木头轮子、木头梁、木头轴承,都是他们自己动手做。这些,就是他们的玩具,让他们最开心的玩具。

木质教学楼已经倾斜

今年2月份,田光旭、吴柳琦、王战富三名学生第二次来到贵州省排调镇,这次走访,王战富在日记中这样写道:

2006年2月12日,我们走访了排调镇羊巫小学,这是一所有六个年级共210名学生的小学。学校的教学楼是木质的,窗框已经变形,许多窗户已经破了,但新划的玻璃又装不上去,如果贴塑料纸,教室就会变得更加阴暗。教室内唯一的电器就是两盏45瓦的灯泡。

两间教室中间仅用一个薄木板隔开,这边讲课,那边就能听见。教室里的桌子椅子非常破旧,室内的地面是土地,凹凸不平,稍微有些动静就尘土飞扬。虽然条件很差,但孩子们都非常热爱学习。

羊巫小学的杨校长为这所学校付出得最多,并且还经常拿出自己的钱来做周转资金,他率领全体教师(总共10人左右)在这个小学拼搏了很多年。据他说,这所小学是目前这个地区最贫困的小学,县教育局也非常关注,并且已经批下款项支援建设。可是,前期平整土地的两万多元费用需要他们自行解决,杨校长带领两名老师去募捐,一星期下来,只募捐到了 1000元钱,但如果在规定的日期内不能开工建设,这笔款项将会被取消。

“经我们了解才得知,这座小学楼房的年龄已有五六十年了。”田光旭告诉记者,村民说这座木楼房以前在别的地方,是一座两层的木楼,建于五六十年前。10多年前,村民就把这栋木楼整体拆卸后,运到这里重新组装起来做教室用。如今,木楼早已倾斜,成了一栋危楼。

# 让人无法忘怀的两个家庭

“挣了钱我还要去读书”

每个贫困学生都有一个让人心酸的故事,姜胜姐姐的故事让实践队员哭了很久。

姜胜出生在一个五口之家,姜胜在家是最小的,在排调镇中学上初中。当实践队员调查走访贫困学生到他家时才得知,姜胜的姐姐姜雨于2005年夏季以优异的成绩考入了县里的高中,当时排调镇中学一共有三人考上了高中,姜雨就是其中之一。可是,由于家里没有足够的钱同时供他们姐弟俩读书,姜雨主动放弃了上高中。录取通知书下来时,姜雨连信封都没有拆,就外出打工了。

姜雨走的时候哭着说:“爸妈,你们没有钱养活我,我就自己养我自己了。我去外面赚钱,然后再回来读书。”那时,她才16岁。

当实践队员到姜胜家的时候,姜胜的爸爸妈妈才拿出了信,第一次拆开这个信封,取出里面的录取通知书。

在姜胜家里,满墙挂的都是姐姐姜雨各种各样的奖状和荣誉证书,姜胜说,他要向姐姐学习,一定也要考上高中。

背砖的母亲和辍学的哥哥

杨坚的家是一个单亲家庭。几年前,父亲病故,家里失去了顶梁柱,生活的重担就压在了母亲的身上。哥哥高中毕业后考上了大学,但母亲无法供应,哥哥只好参了军。如今,母亲在一家砖场工作,几年来做着和男人一样重的活,很快身体就吃不消了,才49岁的母亲已落下了一身病。

母亲在外打工,哥哥也在外面上学的时候,杨坚一个人在家里,每天放学之后就自己做饭,吃完饭再上学。做饭、上学,就这样过了几年。不过,令母亲和哥哥欣慰的是,杨坚学习非常勤奋,在班里总是第一,得了很多奖状。

“你将来准备干什么?”实践队员曾这样问杨坚,他沉默了许久才说:“我要当医生,医治像我爸那样的病人,如果我爸爸早点治疗,条件好些的话,可能就不会死了……”但是,他最担心的是,读完初三之后就没有机会再读高中了,因为家里没有钱了……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