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吉思汗子孙 走出红色忧郁


蒙古国年度重大节庆、包括摔角、射箭与骑马等三大项目的传统竞技比赛“那达慕”,将于7月11日国庆当天揭幕。图则为一名男子在附近山上绘有成吉思汗肖像的乌兰巴托靶场练习射箭。

从史上最伟大的征服者、引发欧亚大陆恐慌的野蛮帝王,到在共产主义统治下遭查禁的国家民族认同象征,雄才大略又骁勇善战的铁木真成吉思汗,终于在八百年后获得应有的尊重与崇敬,其名讳不但是当前蒙古国的街名、学校名、伏特加品牌与新生儿名,更是首都乌兰巴托的机场之名。

对蒙古人而言,成吉思汗代表的是秩序、文明与一个横跨欧亚大陆的庞大帝国;有人因此建议,乌兰巴托应直接更名为成吉思市。乌兰巴托意指红色英雄,而此一附和过去共产统治的名称,显然已不符合当前蒙古国独尊成吉思汗的气氛。来到乌兰巴托市中心广场,建筑工人正不分昼夜二十四小时赶工,以期尽早完成斥资五百万美元(约台币一亿六千一百六十五万元 )打造的成吉思汗及其子嗣的塑像。

七一一国庆日 活动最高潮

今年适逢成吉思汗在一二○六年一统蒙古各部落、创建横跨欧亚大陆的蒙古帝国八百周年,预定7月11日国庆当天揭幕的年度盛事─传统竞技大赛“那达慕”,将这股成吉思汗热潮推上最高峰。这项源自成吉思汗时代的竞赛历时三天,内容除了摔角、射箭与骑马等竞技项目,也少不了饮酒作乐。蒙古政府估计,今年将有五十万观光客参与这项庆典,乌兰巴托已是一房难求。

这些大肆纪念成吉思汗的举动,凸显蒙古自一九九○年结束七十年共产统治以来,已有重大转变。当年共产政权查禁成吉思汗之名及其精神典范象征,视为封建压迫者与凝聚民族之兆,并屠杀许多自称是成吉思汗后裔的蒙古贵族。随着政治情势改变,民主也已在蒙古国萌芽,上月就有数个团体在新成吉思汗纪念碑对面扎营,抗议政府不顾国内贫困,砸下重金举办庆典活动。

但成吉思汗并非蒙古国专利。中国不但声称成吉思汗陵墓位于其境内,还将庙号元太祖的成吉思汗当成吸引观光客造访内蒙的宣传工具。若干以成吉思汗遗产管理人自居者,对此等广泛利用成吉思汗之名做宣传的举动深感不满。蒙古国前任国会议员、现任推广成吉思汗研究的私人团体“成吉思汗管理协会”主席安克哈塔维恩就说,以成吉思汗命名,应该加以规范,以免遭到滥用。

(取材自美联社 )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