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世中国之怪现状种种

2006-07-28 12:28 作者: 思芦

手机版 正体 1个留言 打印 特大

清末吴趼人著《二十年目睹之怪现状》描写晚清乱世的种种怪现状。今日中国正当和谐社会的盛世,怪现状竟也层出不迭。特记数例以观世态人心。

1、我是警察我怕谁,泡个小姐还花钱?

哈尔滨市某公安分局民警许某通过网络认识了一名小姐,二人决定在一宾馆约会。完事后,小姐索要嫖资。许某顿时火冒三丈:“我是警察,泡小姐还花钱?我还要罚你款呢!”小姐不信他是警察,许某就掏出腰间的警枪晃了晃。小姐立刻哆哆嗦嗦地答应第二天“赔偿”许某700元钱。事发后,警察在许某的住所搜查出没上缴的手枪子弹28发,许某被当地法院以私藏弹药罪判刑六个月。

许某被判刑仅仅是因为私藏弹药罪。看来警察泡小姐,不给钱,反而敲诈勒索也是合理合法的。在中华大地上,“我是警察”这句话比信用卡还管用,白吃餐馆就不用说了,泡小姐不仅不用掏钱,还能倒找。实在不灵就把警枪掏出来晃晃。

2、大盖帽壳满街跑,破烂大军雄赳赳

2004年8月临安政府发出行政规定:捡破烂必须统一佩证、统一着装、统一车辆,拾荒者除了一次性向管理公司缴付60元的牌证工本费以外,每月还要向缴纳60元的“经营权使用费”。12月1日起,此举出台,马上吓走了3,000名拾荒者中的大半。来自安徽的一位老伯穿着60元买来的“制服”痛苦地说:“这得要我白淘多少天的垃圾!”类似的做法并非临安独有,杭州市余杭区瓶窑镇政府成立了一家“收旧拾荒管理服务站”,拾荒者要向服务站缴纳200元押金,再花50元买一件印有“再生使者”四个字和监督电话号码的尼龙背心并交纳三轮车喷涂成本费,每天还得交纳一元钱的三轮车租金。黑龙江哈尔滨市的8,000名拣破烂的散兵游勇,也将被“收编”,变成统一着装、统一编号、统一佩戴胸卡的“正规军”,而且还要在公安机关备案。浙江武康镇也规定拾荒者须经过审查、登记、发证三个环节,还规定四统一:统一划分区域;统一发放收旧拾荒服务证,不得转借;统一着装;统一车辆,使用统一颜色的小型脚踏三轮车,由管理部门统一出租。

中国网民评论:“羡慕啊,捡破烂的好威风啊,试想你们身穿制服头戴大盖帽,迈着正步,一二一。你们的地位要大大提高了,外国人也羡慕啊。感谢政府吧”。“这里有刚出版的《拾荒者军歌》:雄赳赳,气昂昂,跨过长安街!收报纸,拣废瓶,就是保环境!中华拾荒者,戴上大盖帽。破铜烂铁,一斤只要二块五!”“刚开始想笑,过后想哭!连乞丐的饭都要抢,我们的政府还是人民政府吗?”

有一首元曲,送给我们的人民政府正合适:

  “夺泥燕口,削铁针头,刮金佛面细搜求:无中觅有。
  鹌鹑嗉里寻豌豆,鹭鸶腿上劈精肉,蚊子腹内刳脂油。
  亏老先生下手!”

3、干部腐败很无奈,广州聘请小内奸

2004年4月27日,广州市芳村区,教育局、团区委和区纪委共同启动“小眼睛盯大眼睛”系列活动。启动仪式上,12名中小学生接到了廉政监督员的聘书。“本次活动旨在通过孩子们天真的眼睛对父母的行为进行监督,用他们无邪的天性来感化父母防止家长贪污腐败行为的出现。”看来中国的干部腐败已经无药可治,要靠鼓励从小告密,大义灭亲的手段。

4、傍大款已成时尚,女生签名成新闻

农历三月三是中国传统的“女儿节”,2005年,上海师范大学女子文化学院的女生们“为了体现时代特色”,举行集体签名活动,倡导做“有脑子”的新时代女性,不把自己放在“傍大款”的弱势地位。显然女大学生傍大款已成时尚,需要“有脑子”的女生来倡导不傍大
款。

5、公安局曲打成招,冤狱人感化真凶

2000年广西河池市公安局刑侦大队队长黄庄生刑讯逼供,对兰永奎和覃俊虎拳打脚踢。兰、覃二人按照审讯人员的提示和诱导做出了结伙在东棉坳抢劫、杀人的供述。法院终审分别判处覃俊虎和兰永奎死缓和无期徒刑。所幸真凶牙韩胜后来又因为盗窃被捕,在候审期间,与兰永奎被关在同一监舍里长达三个月。兰永奎经常在牙韩胜被别人欺负的时候护着他,并向他讲起自己的冤情,让牙韩胜既感动,又愧疚,但他始终不敢说出真相。牙韩胜盗窃刑满释放后,“东棉坳血案”的沉重十字架一直压在他的身上。他终于决定向公安机关投案自首,案件才真相大白。2003年6月,法院开庭重审“东棉坳血案”,宣判覃俊虎、兰永奎无罪。同年7月,法院以抢劫和杀人罪判处牙韩胜有期徒刑12年,覃剑有期徒刑11年。

幸亏牙韩胜和兰永奎同牢,否则冤狱何日出头?反过来又有多少冤魂没遇见这样的运气,得不到昭雪?冤枉者被判了死缓和无期,真凶却只判12年和11年。法律真成了橡皮泥。

6、恶法冤狱真如铁,而今迈步难跨越

2005年1月18日,河南荥阳警方抓获一名可疑男子,经审讯该男子交代了曾在河北广平等地奸杀4名妇女的罪形。河北广平警方将这个名叫王书金的男子押解其到石家庄市郊区作案现场指认时,却从受害者同事口中得知,王书金犯下的这桩康某被害案,案发当年已被当地警方“侦破”,强奸杀人犯聂树斌十年前已被执行了死刑。当地警方既不作此案已结的说明,也拒不出示此案未破的相关证明,致使王书金一案难以审理终结,王书金的供认也就成了“悬”案。这显示了法律机构把冤案办成铁案的功夫。

7、老人孕妇争座忙,坐客高论当评判

2005年5月4日,67岁的刘大爷从汉中市乘长途车。上车时无座,售票员让他等座。下一站有乘客下车,车上空了个座位。刘大爷和一孕妇为此座位发生争执。一乘客批评说:“应该尊敬老人,得让老人先坐。”另一位乘客说:“应该给孕妇坐,她挺着大肚子挺累的!”又有乘客说,老人头发都花白了,看着挺可怜,老人应该坐。车上坐的乘客为老人和孕妇谁该坐最后一个空座坐而论道,发生激烈争论,但是直到老人下车,没有一个乘客给老人让座。

8、乡长平民互混同,检查莫当笑话听

某乡长在外地因嫖娼被抓,他深刻检讨:“由于自己放松了学习,忘记了自己是个党员干部,把自己混同于普通老百姓。”该镇一青年农民也因嫖娼被抓。他也深刻检讨:“忘记了自己是个平头百姓,把自己混同于县上乡上的干部,以为可以象他们那样嫖娼而不会被抓。”

我觉得青年农民的检查更符合真实。

9、国道受伤无人管,冻饿五天路边亡

2005年3月7日,湖南衡阳青年张衡生在107国道湘潭县茶恩寺镇扶乔村处,被一辆摩托车撞倒。张双腿骨折,但伤不致死。当地村民在车祸发生后立即报警。在随后的5天里先后得知情况的湘潭市110指挥中心、湘潭县交警大队、茶恩寺镇派出所、湘潭县交警二中队、茶恩寺镇政府均无人过问躺在路边的张衡生的死活。附近村民们也仅是为张衡生提供了些干草和旧衣服为他御寒,没有人愿意把他送往医院或接到自己的家中养伤。茶恩寺镇派出所距事故地点只有800米,但没有一个警察去看看。茶恩寺镇政府干部问报告的村民“人死了没有?”答:“没有”,干部说:“死了后再通知我们。”五天之后,天降大雪,张衡生冻死在国道旁。村民在给他收尸时发现,张衡生死不瞑目,双手仍紧紧攥住身旁的一缕枯草。

10、记者如蝇逐矿难,只为百元封口费

2005年7月31日,河南汝州市寄料镇一煤矿发生矿难。矿主和当地政府隐瞒真相。8月13日,矿难消息被透露给省内多家媒体,大批记者涌去采访。寄料镇政府企业委为了封住记者的口,对自称来自中央级大媒体、来自省内各大媒体、其他市级媒体分别以最高1,000元,最低100元的标准发给红包。共有100多家媒体、480人领走了20万元。该镇企业委的杨主任称,汝州市太穷,在煤矿事故中这是最少的,与登封、新密二市的煤矿事故发红包相比,是“小儿科”。

党国的封口术,不仅有新闻检查,还有百元大钞。

11、自杀爬楼先揣钱,民不畏死岂畏罚

西安市公安局下发了一个治安通知说,个别人为解决民事纠纷、维护个人或少数人的利益攀爬供电、通信、水塔等公共设施及其他民用高大建筑物,扬言自杀或要挟他人。这种行为妨碍了公共利益,造成不良的社会影响,是扰乱公共秩序的行为。对此类行为,公安机关应根据其行为对公共秩序造成的危害结果,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条例》第19条的规定,处15日以下拘留、200元以下罚款或者
警告。

以后爬楼自杀者,先要准备200元的罚款。老子说过:“民不畏死,奈何以死惧之”。还是西安公安有办法:不能以死惧之,不妨以钱惧之。

12、脱衣哭诉立厂门,民女讨薪不顾身

一张姓女青年为沈阳荣顺达家具厂做按件计酬的木工三个月。应得的8,000多元工资一直没有要到手。多次索讨被老板糊弄。某日来到厂门口索讨,老板还是躲避不见。张女索性脱光衣服,只穿一条红色内裤哭诉讨薪,引起数百人围观。后来老板老板娘出现,却当着警察的面,追打张女。张女只好仓皇逃入警车躲避。

民工讨薪已然不是新闻,引不起关注。张女裸讨之策,实属无奈。

13、老师作弊作表率,学生实话被众殴

2006年6月30日,齐齐哈尔市建华区新江小学期末统考,考英语时,两名英语老师在考场作弊,为考生传递纸条,其中一张纸条落在9岁的小学生张晓松的脚下,晓松看到事情经过,但当时没有吱声。事后监考人员发现纸条,找晓松了解情况,晓松如实汇报。考试结束,晓松和同学们一起回到班级教室听班主任老师总结。就在这时,两名传纸条的女老师和另外一名女老师气势汹汹地闯进了教室,把晓松拽到了黑板前面,骂他“缺心眼”,随即当着全班的面对他拳打脚踢了几分钟。30多名小学生被吓得目瞪口呆。而在一旁的班主任老师对此无动于衷。三名老师走后,晓松从地上爬起来,回到座位上。三名老师二进宫,又返回教室,在座位上第二次殴打了晓松。晓松这顿无情棒被打傻了,后来见到母亲也一言不发,遇到生人就恐惧地躲起来。

老师为人师表,在诚信上应该以身作则。这里的小学生象老师,老师倒象是流氓。担心孩子被老师教坏了。想起鲁老先生的话,“快救救孩子!”

14、管理知识巧运用,情妇团队与时进

中共安徽宣城市委副书记杨枫有一大堆情妇,情妇之间经常争风吃醋,打打闹闹,让他很恼火。在北京行政管理学院攻读MBA后,他对情妇邹某说:“我只有一个身体,她们却在那里争来抢去的,难道要把我分成几瓣?干脆将那几个女人交给你管理了,有什么事你出面帮我解决。”杨枫和邹某细细盘点了几个情妇的优缺点,把几个人的性格特点作了分析,随即运用所学过的MBA理论及人力资源管理知识,制订了周详的管理方案管理“情妇团队”……并为众情妇作了排序:邹某当仁不让坐首席,依次是二号张某,三号李某,四号黄某,五号林某,六号陈某,七号刘某。邹某提出,人尽其用,安排合适的人做合适的事情,如有的主攻上级领导圈子,有的经营公司,共享利益……。情妇有进有出,不好的随她去,好的就“升级转正”。为了便于管理,邹某为杨枫配备了多个手机号,分配给不同的情妇。在她的科学调度下,杨枫和情妇们彼此满意,相安无事。杨枫夸奖邹某说:“多亏你替我管理,我才能安心工作。”

建议此法推广全国,官员们就不会后院起火,多多为党安心工作。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