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子专栏】宁可迷信,绝不愚昧


把迷信和愚昧两个词扯一起说话,是中共玩出来名堂。对此我开始有记忆是在文革时期,“破除迷信”、“打倒愚昧”是那时最常听到的两个口号。后来给学生上政治课、历史课、语文课,我都不时地要讲这两个词。后来我离开学校,其中原因之一就是反感总要讲它们,而自己分明感到中共就在宣扬迷信、就在营造愚昧却不允许把这种认知讲出来。那不仅是郁闷,更是痛苦,中共就这样害人。

    中共害人,不仅在于它把迷信和愚昧混为一谈,而且在于它用这种混为一谈的思想观念强奸它奴役下的每个人的心智。人是一定要有信仰的,它却要人只信党(邪教),却把此外一切宗教信仰、道德信念、政治信条都斥责为迷信,打倒后强行归结为愚昧。久而久之,就变成中共颠三倒四说什么你都要迷信,却不能说是迷信,连毛泽东说“不许放屁”大家都在背,分明愚昧却郭沫若似的当智慧。

    如此操作了半生,就在传九退三的去年,我都还在迷信科学却愚昧地不知这就是迷信,而且是许许多多迷信里最为浅薄最具伤害力的迷信。我敢说,像我这样经常贬抑别人迷信的人却连“何为迷信”的问题都没思考清楚过的人至今大有人在。何为迷信?我以为还是法轮功创始人李洪志先生谈得细致周详。

    “现代的中国人真有谈此迷信二字色变之意了,因为很多人把不相信的事统统说成是迷信。其实迷信二字是“文化大革命”时被披上了极“左”的外衣,是那时对民族文化破坏力最强的一句话,最可怕的大帽子,也就成了那些头脑简单而又顽固的人一句最不负责任的口头语了。甚至那些自称的所谓唯物主义者,把一切他知识以外的,或者科学还没认识到的统统说成是迷信。”

    在中共“左”(邪)的教育下,迷信在中共国寨成了虎,成了人们放出去咬那些说自己“不相信的事”的人的老虎。这样不思考便激烈反对、批判的反应,让反对者、批判者成为“头脑简单而又顽固”的“唯物主义者”,“最不负责任”地反对“一切他知识以外的,或者科学还没认识到的”事物和知识。这就是愚昧。

    “按照这种理论认识事物,人类就不会有步了,科学也不会有发展了,因为科学的新发展与发现,都是前人还没认识到的,那么这些人是不是自己在搞唯心呢?人一旦相信了什么,那本身不就是着迷了吗?那有人对于现代科学、现代医学的相信是不是迷信呢?人们对偶像的崇拜是不是迷信呢?其实迷信二字是很普通的名词。一旦人们着迷的相信了什么包括真理,就是迷信了,没有贬义,只是那些别有用心的人为了打击别人时,把它披上了一层所谓封建的内涵,成为鼓惑人心的一句具有战斗力的话了,更能煽动那些没有头脑的人随和了。”

    漫不经心读这段话,你会觉得没什么,中国字个个认得,不用查字典,一点也不深奥。但是,“人一旦相信了什么,那本身不就是着迷了吗?其实迷信二字是很普通的名词。”这两句极为常识的话,在经受中共四、五十年统治之后还能说得出来,说得如此理直气壮、顶天立地,理智地去想想,这是为什么?哪里来的如此底气?为什么天天在学校里读数学、科学读到学士、硕博的人,天天捧读《圣经》、《佛经》、《论语》的基督徒、和尚、儒者,在中共玩弄下就忘了这常识,说不出这常识了呢?这是因为学士、硕士、博士的知识和基督徒、和尚、儒者的信仰、信念难敌中共的枪杆子。但李洪志讲的是佛法,无边法力何惧子弹?

    “其实那所谓的迷信二字本身是不应该被这样应用的,被强加的内涵也是不存在的。就迷信二字所言不是坏事,军人不迷信于纪律就没有战斗力;学生不迷信于学校、老师就得不到知识;孩子不迷信于自己的家长就无法教养;人们不迷信于自己的事业就无法干好工作;人类没有信仰就没有道德的规范,那么人心就会无善念,而被邪念所占据。这时的人类就会道德急下,在邪念的作用下会人人为近敌。为了满足私欲而无恶不作。而那些把迷信二字披上所谓反义内涵的坏人,虽然达到了自己的目地,可是却很可能从人的本性上破坏了人类。

    “就迷信二字所言不是坏事”之后四句话,也是不说没当回事,一说才发现根本就是常识,对于人们生活来说如同学数学,完全是不须证明的公理。“人类没有信仰就没有道德的规范,那么人心就会无善念,而被邪念所占据。这时的人类就会道德急下,在邪念的作用下会人人为近敌。为了满足私欲而无恶不作。”这几句话也是不要多讲人们就会从心里赞同,完全就是每个人生命深处的东西。没有信仰,就会质疑一切信条、规定,道德规范怎么能够确立?“仁、义、礼、智、信”等五常规范,“撒谎是邪恶”等道德原则就会遭否定,这就为邪念开了道。中华民国初期“打倒孔家店”的口号,就为中共宣扬“锤子敲老板头,镰刀要财主命”的共产邪说——敌对主义、斗争哲学和独裁暴政——开了脑门。中共再持枪强暴城乡民众意志,人们便在反封建迷信的宣传活动中坏了善良本性。

    欲立道德,必须迷信。正的经验告诉我们,古人因为迷信,普遍讲道德,尽管物资匮乏的环境下,人们更能找理由坑蒙拐骗。反的经验告诉,中共统治下天天反封建迷信——宿命论,善恶报应等,由于日渐不信富贵天定、婚姻缘定等,人的心性就在你争我夺过程中一天比一天坏。仁义礼智、不许撒谎等道德规范和信条,首先要相信,而且很信难以动摇,这样才能遵守。所以,反迷信必坏道德。

    什么是迷信,不就是坚信吗?没有坚信,哪来信仰?没有信仰,哪来道德? 

    有人可能会说,道德不是迷信,是信念。这只不过是换了种说法而已。但由于要换说法来宣传道德信条,这就说明,宣传者对他宣传的道德规范、原则就缺乏宗教那种坚守,会这样解释那样解释,搞成相对主义,比如《九评》指出中共:“不能杀人,但党认定的敌人除外;孝敬父母,但阶级敌人的父母除外;仁义礼智信,但党不想或不愿意的时候除外。”其实,人不迷信绝非人类。

    人要反对的不是迷信,是不信正而去信邪或口说什么都不信实际信了邪的那种愚迷。人类社会从古到今就是相生相克的,如同金木水火土的生克关系一样。马列邪说把唯物主义和唯心主义当作思想意见分歧的根本对立,其实根本不是。早在上古部落时代到今日联合国时代,人们的思想根本对立一直就在道德上,在善恶、好坏、正邪的对立上。善、好、正并非黑人涂白、白人抹黑那样的不确定,而必须当作神律佛法规定的绝对真理,人们才会遵守,人类才会和谐相处。恶、坏、邪一直如孪生兄弟一样跟随善、好、正,并非它们之间在一定条件下可以互相换位,而是由恶、坏、邪的魔难和反衬,行善做好人走正路才凸现出珍贵。也就是说,不是说骗敌人可以,而是以诚信制服敌人才显得出真善忍是宇宙特性。

    历史上法国人反天主教蒙昧主义——僧侣释经权威和由此派生的腐败行为——是对的,但反所谓封建迷信就错了,错就错在大革命时期不讲道德的乱打人乱杀人。文革时期中共奴被中共也教唆成这样的罪犯,在反所有求神道佛保佑发财、消灾、生儿子、活得幸福的人心上并没错,滔天大罪出在根本否定神道佛的存在,魔性发作地跟随中共毛泽东搞武斗杀人,斗地主煮人肉吃……这是愚迷。

    在当今中共国寨,人们并非真的什么都不信了,而是非常多的人相信中共掌握着枪、笔两杆子就可以为所欲为,人们就惟有明哲保身一个途径;相信在犯了迫害把真、善、忍当宇宙特性/绝对真理信奉的法轮功修炼者的天罪之后,中共还可以统治国寨30年、50年;相信中共还可以和平演变为多元宪政国里的选举党。这种对共产党的愚迷不仅是迷信,更是愚昧。而我宁可迷信,绝不愚昧。

注:以上引文见李洪志先生《精進要旨》之《何为迷信》。

看中国首发 欢迎转载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