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艾滋大县原书记肆意卖官 侵吞防艾资金(图)


 

2004年11月,河南上蔡县中医院艾滋病研究所

艾滋大县的腐败书记

  从这位父母官身上,看不到对农民艾滋病人的体恤,正如同僚对他的描述,防治艾滋病,他“实事没干,坏事不少”

  本刊记者 陈磊 发自郑州

  河南上蔡,豫东南一平原大县,昔日以古蔡国所在地和秦丞相李斯故里知名,今日却以上世纪九十年代农民卖血感染艾滋病而频频见诸媒体。

  在经历了多年的死捂之后,2003年非典之后副总理吴仪造访上蔡卢岗文楼村,上蔡县艾滋疫情公诸天下,随即,来自北京和省城以及社会各方的善款也不断流入该县。

  这些资金最终流向了哪里?有没有真正花在身临绝症的那些农民身上?当地政府和官员是如何调配安排这些方方面面的善款的?

  如同艾滋病疫情令人揪心一样,这些救助款的使用也同样令人关注。

  遗憾的是,艾滋大县的原县委书记是个腐败书记。

  去年8月,在上蔡主政五年的原县委书记杨松泉被就地免职,今年4月,被“双规”,6月,被驻马店市检察院批捕。检方批捕原因概为“买官卖官收受贿赂”、“渎职”和“滥用行政权力”

  据透露,在杨松泉约1000万元的涉案金额中,相当比例与“防艾”资金有关。

  和他一起倒下的,还有该县卫生局长翟留国,而翟正是备受杨宠爱的部下。

  杀鸡骇猴

  杨松泉于2000年4月走马上任,2005年8月19日被免职,在任5年零4个月。这期间,正是上蔡县的艾滋病疫情从不为人知到闻名于世的5年。

  杨松泉曾任驻马店农委主任、泌阳县县长。在泌阳县任县长时,杨松泉已有风流韵事传出,因与人争风吃醋,在县政府办公楼大打出手,结果被调任没有多大油水的驻马店市农委“冷冻思过”。

  让人大跌眼镜的是,就在众人以为杨松泉的官场生涯行将结束时(任农委主任时已近50岁),他调任上蔡县委书记。

  刚到任时,杨松泉显得颇为亲民,渐渐熟悉了上蔡县情之后的杨松泉开始大展拳脚。由于上蔡县是国家级贫困县,县里极少有亿元级的企业,年收入2000多万的上蔡县人民医院极为抢眼,而最让杨松泉动心的是,县人民医院正在动工修建一栋预算为1300万元的大楼——县里从来没有修过如此规模的大楼。

  杨松泉经常找时任人民医院院长的雷建华谈话,“索贿意图非常明显”。从县公疗医院应聘而来的雷建华装作“不理解”,因为,这栋大楼上面财政只拨款120万,职工集资近400万,加上工程建设方垫款300万才能开工建设。雷建华不想给杨松泉送钱。

  连续谈了几次话,都没有见到好处,杨松泉最后气急败坏:“建华,你咋就不明白呢?”

  很快,杨松泉等来报复的机会:县人民医院投资几百万建的红十字医院想独立出去,雷建华不同意,还封了医院。院长找到了杨松泉,请求帮忙解决。

  “人民医院投资建的医院,我当时作为院长,不经过院党委讨论,怎么可能随便就让它独立出去。”雷建华认为自己做的对,但胳膊拧不过大腿,尽管全院职工都拥护他,杨松泉还是给他“停职”处分。

  “他先拿我开刀,干得这么好,不听话都被停职了,以后谁还敢不听?”事后,雷建华如此分析。

  雷建华被停职后,杨松泉的亲信、卫生局长翟留国兼任人民医院院长,经杨授意,开始大规模向里面进人。

  上蔡县人民医院一位科主任告诉本刊,在翟留国的任期内,一下进了100多人,每人都要缴纳3至4万元的上岗费,这直接伤害到防艾工作的成效。

  县中医院也是一样,在杨松泉及一些卫生局领导的干涉下,打着治疗艾滋病的幌子,使只有20多张病床的中医院人员膨胀到100多人,而且进的人大都是非专业人员。艾滋病人怨声载道,老职工牢骚满腹。

  四处插手

  在上蔡任县委书记五年,与杨松泉共事的有三任县长:崔允成、王富兴、李海洲。前两位县长任期未满,都受到杨的排挤离开上蔡。

  记者获得的一份举报材料称:在一次杨松泉主持召开的县委常委会上,王富兴讲了一些与“松泉式规划”不吻合的意见,激怒了杨松泉,面对众常委,杨厉声呵斥王:“你这县长才当几天,就想当家,等你当了书记再当家吧!”

  王富兴气得大病一场,住了两个多月医院。为了彻底驯服王富兴,杨松泉还指使人,利用手机短信辱骂、诽谤王富兴。无奈之下,王富兴主动要求调离上蔡。

  举报材料还称,在召开的不同类型大会上,杨松泉多次当众否定县长和县政府对全县人民的承诺和工作意见,常常搞得会场内哄堂大笑,弄得与杨松泉并列就坐的李海洲十分尴尬。各乡、镇长和县直局、委负责人向县长汇报或请示工作,李海洲会试问对方“松泉书记是否知道”,若回应不知道的话,他立即面带惧色,劝告对方去找杨松泉,否则,免谈。

  卖官成风

  将县委常委级领导驯服之后,杨松泉开始了自己的卖官进程。

  一个能说明问题的细节是,上任刚5个月,杨松泉就已显现巨额财产来路不明。2000年9月,县委通讯员肖某见杨松泉那里行贿者络绎不绝,遂起歹意,乘他下班之际,从办公室内盗走人民币40万元,美金8千元,“摩托罗拉”手机4部(当时每部5千多元)及一些金银首饰。

  事发后,杨松泉找到县公安局,让其侦破。破案后,杨松泉欲盖弥彰,将犯罪嫌疑人肖某以取保为名驱赶到外地,把追缴的40万元中的20万送给刑警大队,4部手机送给了公安局,该案就此不了了之。

  由于卖官之风日盛,上蔡县一些官员为了不花冤枉钱,相互交流经验,以防杨松泉抬高价码。

  2001年5月,有5个乡的党委副书记想当乡长,在一起合谋每人只能送3万元,结果5人都当上了乡长。2003年8月空出两个乡党委书记位置,杨松泉让这两个乡的乡长暂时主持工作,8个月后,两人各送给杨松泉8万元,才把二人提升为书记。同年底,又出现了5个乡长空缺,5个乡副书记共谋每人送4万元,宣布任命后,其中3人落榜。后来,落榜的3人经暗访才明白,圈内另有3人各送给杨松泉6万元,被任用的圈内的2人,获得杨松泉抬高价格的信息早,各自补了2万元。

  以至于到后来,上蔡县一些部门都明码标价:财政局长40万;人民医院院长30万;各乡党委书记6至10万不等……

  “不仅如此,连县里面股级干部的调动,杨松泉都要插手。”上蔡县一位干部说,这导致杨松泉的名声极坏,去年被免职后,县城大街上鞭炮齐鸣。

 上瞒下骗

  2000年以后,上蔡县艾滋病严重疫情被媒体披露,2001年,卫生部决定以当时较为公开的文楼村为突破口,继而全面解决河南艾滋病疫情问题。

  北京佑安医院的张可曾经随卫生部专家组第二批到达文楼村。在当天的座谈会上,上蔡县领导反复阐述了文楼被公开后的痛苦:被公开后有多少在外打工的人被退回,缺乏多少资金等等。言下之意对公开当地艾滋病疫情大为不满,同时认为北京应承担全部救助任务。

  “他们把艾滋病防治当成是中央政府的事,与他们无关。自此,卫生部和河南在河南艾滋病问题上产生巨大矛盾。”张可在《河南艾滋病五年调查报告》中写道。

  “非典”时期,世界卫生组织要去上蔡检查,杨松泉亲自带头,破天荒地把艾滋病人需要的简单药品送到感染者家里,也不管对症不对症。世界卫生组织专家到来前,杨松泉更是派出大批警察,严防任何群众和官员主动谈话。

  世卫组织到来之前半小时,文楼村有两位村民出来试图与即将到来的来访者沟通,被阻拦扣押。事后,杨松泉对部下破口大骂,斥责封锁工作没有做到位:“你们是怎么搞的,回去马上撤你们的职。”

  但随着上蔡艾滋病疫情受到越来越多人的关注,连国务院副总理吴仪都亲自到访,杨松泉为首的官员开始摇身一变,又是派工作组,又是修路,又是打井,俨然一派艾滋病防治的“热火”景象,杨松泉更是亲自披挂上阵,蹲点知名度最高的文楼村。

  曾在上蔡县分管过艾滋病工作的一位副县长总结道,对上蔡县的艾滋病防治而言,杨松泉没干过什么有用的事,刚开始疫情暴露时,跑得远远的,后来看风向变了,国家领导都来了,他冲在了最前头,好处落了不少,“实事没干,坏事不少”。

  案发金土地

  和许多贪官落马类似,杨松泉的倒台颇有戏剧性。

  2005年元月,上蔡人赵锦龙和郑州市金土地出租汽车公司(以下简称金土地)投资2000万元在上蔡设立分公司,准备在上蔡经营汽车出租。

  “协议签订后,赵锦龙找到杨松泉,杨表示同意,同时暗示需要30万元,赵锦龙答应后,杨松泉立即给县建设局长邱水打电话安排办理出租汽车手续。”

  2月,金土地在上蔡县办妥所有手续。其间,赵锦龙并没有把30万元付给杨松泉。

  3月12日,金土地开始试运营。14日,风云突变,金土地收到被取缔的通知。5月份,县各部门出动,查扣金土地出租汽车,杨松泉和金土地公司之间的矛盾激化,导致金土地公司和司机们不断上访。上访导致杨松泉下台。

  8月19日,杨松泉因为信访工作不力等原因被就地免职。

  随后,杨松泉加紧在郑州等地活动。

  今年3月中旬,金土地公司托人将举报材料递至中纪委,得到批示“认真查处、上报结果”,由此,驻马店市纪委久查不下、阻力甚大的杨松泉窝案被转交河南省纪委查办,上蔡县一大批官员纷纷落马,其中包括卫生局长翟留国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