屠夫白起

2006-08-24 07:46 作者: 王文斌

手机版 正体 0个留言 打印 特大

        却说阴谋交错、刀光剑影的战国时代,各路英雄豪杰赤膊上阵,其间也混杂着好多奸佞与疯子。数点当时那帮著名战将,以虐杀为乐者,当首推屠夫白起其人。白魔算是攻城掠地的能者,被穷兵黩武的秦国官方视为功臣,进而奉为一种国家精神,所张扬的则是酷虐生灵的流血崇拜。

        人品与流品大为异化的白起,在著名的“长平之役”时,以诡道得其先机,兵法上自是胜了一筹,以致断了赵军粮道,逼其分割为二,彼此无法呼应,最后破敌全胜。此时,好杀成性的白起,屠瘾发作,成歇斯底里状,遂将已经投降的四十多万赵军将士,“诈而尽坑之”,也就是全都活埋了。如此对待战俘,不仅令“赵人大震”,而且引起当时的“国际社会”的谴责。

        看似凯旋的秦军,在这个屠夫将军的指挥下,伤亡也很惨重,此为虐杀之报。据《史记》记载,白起后来也承认代价很大,他说:“秦虽破长平军,而秦卒死者过半,国内空。”面对时局,白起杀气再起,请求授权踏平赵国。

        但是,懂得“国际政治”的秦相范雎,担心激起“世界公愤”,便劝说秦王就此罢兵,接受赵国割地赔款的请求就是了。秦王权衡利弊之后,下令停战。没想到,这使白起耿耿于怀,怒气挥之不去。

        次年,秦王因故,又准备攻打赵国,白起随即表态,不同意伐赵,理由是:“赵自长平以来,君臣忧惧,早朝晏退;卑辞厚币,四面出嫁,结亲燕魏,连好齐楚,积虑并心,备秦为务;其国内实,其交外戎;当今之时,赵未可伐也。”他说得振振有词,但秦王就是不予理会。

        就这样,秦军进兵赵国,始有小胜,后遭重创,迫于无奈,秦王想起杀人狂白起,于是请他担任秦军统帅。然而,以为可以“拿把”的白起,居然装病,表示不能带兵打仗。秦相范雎知道是怎么回事,立即对他加以责问,叫他别耍脾气了。白起不服,辩解了一番,就是借故不去。

        秦王闻讯,立即火了,一边命令秦军继续进攻,一边准备惩罚一下不服从命令的下属。说来也巧,秦军屡战屡败,而赵军誓死卫国,彼此杀得天昏地暗,自是血流成河。

        白起幸灾乐祸,逢人便说:“大王不听臣计,看现在怎么样了!”秦王听说他竟敢如此揶揄领袖,怒不可遏,立刻撤了白起的官职,并勒令他去西部边陲守土。白起心存不满,拖了两个月,依然迟迟不肯动身。秦王见他这样,知道他在抗命,“其意尚怏怏不服”,乃顿起杀意,下令赐他一把利剑,逼他自刎了断。白起终知大祸临头,但仍以秦国老帅自居,于引剑自刎之际,大喊道:“我何罪于天,而至此哉?”显然,他根本想不通,甚觉冤枉。但是,转念一想,却又明白过来:真是报应啊!所以,他死时留话说:“我固当死。长平之战,赵卒降者数十万人,我诈而尽坑之,是足以死。”言毕,自杀谢罪。杀人如麻的白起,在天理循环的冥冥定数中,终于死于非命,虽然最后他也有了一点忏悔意识。毕竟,一切都晚了,那么多亡魂是不会放过他的,其中也包括他手下的阵亡将士。

        作为战国名将的白起,尽管精通兵法,但他还是犯了兵家大忌,尤其是坑杀战俘之事,完全败坏了军事游戏的规则,流风所及,非常恶劣。因此,后世名家则多予剖析,如大哲学家何晏就曾指出:“白起之降赵卒,诈而坑其四十万;岂徒酷暴之谓乎!……战杀虽难,降杀虽易,然降杀之为害,祸大于剧战也。”古往今来,战争的最高境界,乃是“不战而屈人之兵”,威慑住就可以了。在汉字中,“武”字,即由“止戈”二字合成,其本意不言自明。而这,恰恰代表了中国兵法思想中的经典武道,是为战争哲学中的风雅规则。

        若就白起现象而言,其所带给后人的教训与启示,应该是很多的,而且不仅仅限于简单的平面叙述。这里面还有屠戮与人道的关系,恶业与天报的轮回,以及规则与忏悔的反思。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