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张高考语文试卷背后的惊天奇冤!!!


 尊敬的评卷老师:

您好!当您看到这时可能会很诧异,十年寒窗苦,为什么却对一举成名不屑一顾呢?作为一名普通考生,身负家耻心痛,年过半百的老父含冤入狱。而我作为家中唯一的生命线,虽生犹死,今朝此刻的我且苟且偷生,明朝彼时的我,也许已虽父命。苍天啊!世间的千磨万难为什么会是这样混淆是非,颠倒黑白?这无辜者啷铛入狱,这正的目无法纪者继续为非作歹,或祸国殃民,草菅人命,逍遥法外。

我叫王兰霞,是项城考籍的考生,汉族,现年22岁,家住项城付集韩营开发区。我父亲叫王保刚,现年53岁,母亲叫付慧丽现年50岁,我有一个双胞胎妹叫王艳,另一个妹叫王心年今年15岁,我家属三女户。因为家中没男孩,父亲感觉好像总低人一等,邻里之间相依(为)命过着简朴的农村生活。然而,天有不测风云,我们的隔家邻居韩俊——付集乡财政所工作人员。他一心想霸占我家房产和耕地,经常动用一帮黑社会上我家寻衅滋事。2004年4月22日晚8:00韩俊清一帮人喝完酒后,就手持明晃晃的大刀杀入我家,韩俊砍破我家大铁门。这我都看到眼里,不敢作声。他恶狠狠的说:“别说是二楼,就是三楼也不过是一把火而已。”还说:“王宝刚你在吗?我杀了你一家也花不了5000块钱,我整不死你我就不姓韩,王宝刚你出来,非剥了你个七孙————”叫骂声,砍杀声响作一团。我立即报警,派出所人员赶到时,他们仍在行凶,,当时已经10:00多,为确保生命安全,我们全家躲避了韩俊等的追杀。从此,韩俊他怀恨在心,时刻威胁着我家的安全。

我家的狗跑了,他们打狗,鸡跑了,他追鸡。还时常让他母亲和妻子坐在我家门前大骂我们几天几夜,闹得我家鸡犬不宁,整天过着提心吊胆的生活。韩俊要建板厂,不留滴水。。我爸只要一吭声,他就领一帮人要找要杀。“非捅死王宝刚不可”。我赶紧把我爸拉回家。韩俊他们板厂建成后硬把厕所搭建在我家的地中,还在中间走出一条路说是生产路。雨水多时,我爸在地中放水,韩俊指使人把水往我爸怀里灌,闹得我们无法生产。,经司法所调解后,(要求)韩俊的厕所立即扒掉,赔偿我家一定的损失。韩俊充耳不闻,继续谋划着他非法占有我家耕地,杀人行凶的阴谋。土地给他,他不要,硬是非抢占不可,想找事就叫着张云飞:“走,剥了王宝钢的七孙————”

2005年阴历10月初七上午11:00左右,韩俊唆使张云飞小孩在他家阳台上骂我妈,喋喋不休。妈问小孩怎么骂人,谁知张云飞的妻子便破口大骂我们几个女孩。我妈忍无可忍就同她对骂了一阵子,谁知这下汉军杀人的导火线一触即发。这是他们蓄谋已久的阴谋。张云飞回来以后,就从韩俊阳台上爬上房顶,跑到我家房顶上,去打我妈。这是我爸王宝刚杠干活从外边放工回家,上了我家房顶去看看发生了什么事。张云飞一把抓住我爸的衣领子,要拖下楼去,我妹艳哭着说:“你没小孩吗?”他们一块上去,才下到楼底,就见张云飞与其妻在光天化日之下,手持凶器两把大铁锨逼到我家屋内。我爸赤手空拳,我妈,妹都吓得躲到我爸身后,他接过他妻的双锨径直劈向我爸头部,连砍数锨,锨头部都砍断。我爸的胳膊和手腕都被砍破。张云飞又一锨直奔我爸头部,我爸在自己的生命生死存亡的紧急关头,随手拿起一木棒一挡,木棒撞上了锨头。也不知怎的,张云飞的锨头又一次落到我爸腰部,他就与他妻子撒锨而走,走出了屋子,跑到我家门口还滴了两滴血。我们立即报警当地派出所的民警到我家屋内勘查了现场,并提取了张云飞杀人凶器,还看到地上有锨砍的痕迹。后来我们多次向所里询问情况,工作人员说:“你们回去吧!有事会通知你们的。”在事发两个多月后,阴历腊月初十,晚6:00左右,去了几个人到我家,开着一辆昌河车,说是让我爸去所里说个事,我爸小学三年级(文化程度),法律意识淡薄,不知道干什么。人家也没出世任何证件就把我爸拉走了,至今五个多月了,还是杳无音讯,生死未卜。

我和妈得知爸被刑警队抓走,说是什么故意伤害罪,要追究刑事责任,我和妈就一直为我爸申冤,跑遍项城的各个执法机关,得到的是,按程序,材料上有显示,5月25号开庭审理时,才知爸爸确实被冤枉了,韩俊背后指使着,其妻李秀勤出庭作证,其余几个都是张云飞那一伙的,摇身一变都成了证人。张云飞的伤口与我爸种玉米的东西也不合。他们几个人的证言简直是天方夜谭,谎言漏洞百出我曾经多次找过李书尚书记等领导,他们都很重视这个事,都来下过批示,也让局长亲自调查过两次都充分证明,张云飞与其妻确实打到我家屋内,但不知为什么就是抓住我爸不放,不能为受害者洗清冤枉,申张正义。

我爸现在已不认得自己的妻女,我妈神经失常,我两个妹妹也已辍学在家,我的身心也受到严重的摧残。高考何用?为了我狱中不能相见的父亲,为了维护法律的尊严,我国干的放弃高考,写下这包含血泪的控诉。希望老师伸出博爱之手,你们一定不会袖手旁观换的,你们一定能为我们一家申张正义的。就是拼了这条命,就是把官司打到北京,我也甘心只身奔赴,誓死也为我爸讨回一个公道。

——王粉(兰霞)6月7日

2、试卷中除了作文以外地方的话:

法律的权威性、平等性、公平性,难道都是白纸空文吗?以人为本、和谐发展,究竟什么是人?人是有人权的,何谓人权?没有人权能和谐吗?古人云:舍得一身剐,也把皇帝拉下马。人在家中坐,大祸从天落,我就是一死也要维护法律的尊严,不能有损国耻。
难道世界就多余我们一家人,难道中国法制社会的法律都是专对受害人制定的,受害人这一语真的中的吗?
乾坤朗朗之下,法会容情吗?阳光何时能照到狱中的受害人?人的生命仅有一次,应当生有所献,死有所值。什么是故意伤害?粉身碎骨心不怕,要

清白在人间。

用心诉出的冤,会是一张不出航的船票吗?坎坷的岁月人生,会有柳暗花明的那一天吗?毛主席的“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犯人”难道已失去意义了吗,中国的抗日战争难道都是错误的,都是应负法律责任的吗?难道“法律”二字,其本质目的、作用都会变质吗?在某些人依仗有权、钱、人、势的幻影中,那些弱小的群体都会成为历史的沉淀、时代的牺牲品吗?

多年的心血毁于一旦。我的大学梦,顷刻变成泡沫,这究竟是谁的过错?狱中的爸爸你能否原谅女儿的无奈。现在的女儿是行尸走肉的死尸一俱,头脑中除了冤屈已了无痕迹,没想到败在高考的前沿,输在自己的脚下,我现在已一听到有人大声说话,就浑身颤抖。
爸爸,韩俊又找人杀我们了,你还能保护我们吗?这一切的一切都是当今社会的实况吗?
老师,您一定要凭着一颗赤诚的衷心,在繁忙的阅卷中,关注一下今朝一个考生的心。

真实的故事,真实的冤情!

一生一世的追求,亲手抛弃,如割如绞的心在滴血。这是我今生的最后一次高考吗?我真的能实现自己的人生价值吗?我可能会为此而锒铛入狱,这是命,也早了却我生不如死的煎熬。我很坦然接受将来的一切,乌云是遮不住太阳的,让历史去验证一切。

3、抄录者(评卷老师)的话:

高考已然倏忽过去了两个月。然而如今不管在任何场合,只要“高考”的字样或声音一出现,在高考评卷现场的那一幕就会沉淀纠结为沸腾的血液,岩浆一般,灼痛我的心。使我陷入无地的痛苦之中。这成为一种习惯,并且在今后漫长的人生道路上,这种习惯会随着时间一直延续下去。在每一个时刻,没有光的时候。作为高考评卷老师,一方面法律规定,作为国家机密的高考试题内容不能泄漏;另一方面,作为老师,一名知识分子,一个有良知的人,任何一个人在面对这份试卷时,绝不应该无动于衷。 内心的愧疚在挣扎整整两个月之后,我决定将命运的天平倾向于良心的事业。

这是一个二十二岁的女孩,可能已经有过好几次高考的经历了。一件事情,她家中的冤情象一根死亡的绳索一样死死的缠绕着她,在深深的嵌入到她的命运中,与她的命运合而为一,如今这几乎是最后一次,对于许多象她这么打的女孩来说,这是改变命运的时刻,每一个人都深深的陶醉在其中。而对于这个女孩来说,她什么也没有,她丧失了一切作为正常人的享受快乐的权利。命运象满浸蛇毒的藤紧紧的久久的缠住了她,让她忍受亲人遭辱被怨的痛苦,这种痛苦因为屈辱而具有了和中国历代所有相似的故事一样,被逐渐染上了越来越重的色彩。

我们不能忍受历史的倒退,而作为曾经是高中学生的青年人,尤其不能忍受当年的自己承受着魔鬼般的压力,遭受折磨。
在一个魔洞里行走,没有尽头,那里有光?路之尽头是否会有圣光显现?

极度的战栗的激动使得考卷的字迹有些不清晰,有好多处语言不够通顺,和我的摘录也是有细微出入的,但这比之试卷本身所包含的内容给我们带来的深刻颤抖又算的了什么呢?

我祈求你原谅我的没有勇气,女孩!因为我有诸多顾虑,我咨询过一些领导,他们的意见是不能在高考录取的高峰期发表。一些报刊对此表示有兴趣,但涉及高考机密使得他们同样瞻前顾后。作为一名无权无势的普通知识分子,我所能做的,只有在允许的范围内,让更多的人知道这件事情,期冀有良知的当权者插手此事,早日把你从无底的痛苦深渊中救起。

这是一块良心的试金石,请不要以方式不当而拒绝从道义上支持这个可怜更可敬的女孩——这个舍身救父的当代缇萦。
我看到过一个凤凰卫视一期《一虎一席谈》。一位姑娘的7岁的侄子患了白血病,需要20万的手术费,她在试过所有的救助方式无效之后,在网上发表了一份“卖身救侄”的帖子。被邀情的一个嘉宾,一个所谓“著名的社会学专家”(我不想用他的名字来侮辱诸位的眼睛)一开始就以真理和规则的操纵者的口吻向所有支持姑娘行为的人发表他反对的千万条理由,他居然指责人们是“伪道德”!更为可气的是,当姑娘从幕后走出来时,他连连发镖,竟然指责姑娘在作秀和“伪拯救”!真是冷漠的不可理喻。

我要说的是,我们的心灵需要被拯救。拯救方式固然重要,但最终要的是,首先要意识到,这个时代是冷漠的,它需要被唤起人类最初的美好的东西,比如说,同情心,比如说,正义。而不是在具备了一定的社会地位之后,就从来不去关注一些挣扎在底层的人们的疾苦。我们不需要口号,只需要伸出一把手;我们不需要拯救每一条鱼儿,只需要在退潮时,能够多救助一条鱼儿,直到所有留在沙滩上的鱼儿都已死亡:不是因为你袖手旁观,而是因为上帝害怕累坏了他的好儿女。

在退潮时,哪怕你只救助一条困厄之中的鱼儿;哪怕你来晚了,把最后一条奄奄一息的鱼儿抛向大海;哪怕鱼儿全死去了,你在心里为它们流下一滴悲哀的泪水。这时,上帝也会让你漂泊的心找到归宿,就像鱼儿回到大海。如果真有上帝的话。
不要把我们的一切冷漠都归之于后现代。归之于社会发展的规律。

这个女孩,就是那条被海浪推到岸边的鱼儿;海潮退去了,她在一个小水坑里不知所措的游来游去,后来她惊恐得发现水越来越少,她焦灼的向四周呼喊,水快要干时,我在千里之外听到了她最后一声微弱的气息,她已经奄奄一息,我却不能立刻前往伸出我的手,好心的有良知的人啊,你还等待什么?

快些伸出你的手吧,中国的温暖的良心将在你伸手的瞬间驱走冷漠的冰霜。人类的良心将在此被放大。强烈呼吁所有有良知的中国知识分子以任何方式参与到这份5个人的生命救助计划中来!

4、建议
此事不仅仅对于考生(受害者)本人有意义。由于受害者已经运用了几乎所有正常的手段,但对于事情的解决无济于事。此举定是迫不得已。故此事在对于媒体的监督职能和力量的检验具有重要意义,急切有关部门和有关报纸的记者介入调查此事。最好不要打草惊蛇,进行暗访取证。

5、说明
以上材料所有人名、事件、时间均采自试卷,另据有关可靠渠道,外语评卷过程中,亦出现了同名同事的试卷,但未引起注意,故事件内容应该是可靠的。 笔者只是出于良知,把内容公之于众,至于具体内容细节,则有待有关部门调查取证后核实。
笔者将不承担由于对事件细节的描述所引起的法律后果。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