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張高考語文試卷背後的驚天奇冤!!!


 尊敬的評卷老師:

您好!當您看到這時可能會很詫異,十年寒窗苦,為什麼卻對一舉成名不屑一顧呢?作為一名普通考生,身負家恥心痛,年過半百的老父含冤入獄。而我作為家中唯一的生命線,雖生猶死,今朝此刻的我且苟且偷生,明朝彼時的我,也許已雖父命。蒼天啊!世間的千磨萬難為什麼會是這樣混淆是非,顛倒黑白?這無辜者啷鐺入獄,這正的目無法紀者繼續為非作歹,或禍國殃民,草菅人命,逍遙法外。

我叫王蘭霞,是項城考籍的考生,漢族,現年22歲,家住項城付集韓營開發區。我父親叫王保剛,現年53歲,母親叫付慧麗現年50歲,我有一個雙胞胎妹叫王艷,另一個妹叫王心年今年15歲,我家屬三女戶。因為家中沒男孩,父親感覺好像總低人一等,鄰里之間相依(為)命過著簡樸的農村生活。然而,天有不測風雲,我們的隔家鄰居韓俊——付集鄉財政所工作人員。他一心想霸佔我家房產和耕地,經常動用一幫黑社會上我家尋釁滋事。2004年4月22日晚8:00韓俊清一幫人喝完酒後,就手持明晃晃的大刀殺入我家,韓俊砍破我家大鐵門。這我都看到眼裡,不敢作聲。他惡狠狠的說:「別說是二樓,就是三樓也不過是一把火而已。」還說:「王寳剛你在嗎?我殺了你一家也花不了5000塊錢,我整不死你我就不姓韓,王寳剛你出來,非剝了你個七孫————」叫罵聲,砍殺聲響作一團。我立即報警,派出所人員趕到時,他們仍在行凶,,當時已經10:00多,為確保生命安全,我們全家躲避了韓俊等的追殺。從此,韓俊他懷恨在心,時刻威脅著我家的安全。

我家的狗跑了,他們打狗,雞跑了,他追雞。還時常讓他母親和妻子坐在我家門前大罵我們幾天幾夜,鬧得我家雞犬不寧,整天過著提心吊膽的生活。韓俊要建板廠,不留滴水。。我爸只要一吭聲,他就領一幫人要找要殺。「非捅死王寳剛不可」。我趕緊把我爸拉回家。韓俊他們板廠建成後硬把廁所搭建在我家的地中,還在中間走出一條路說是生產路。雨水多時,我爸在地中放水,韓俊指使人把水往我爸懷裡灌,鬧得我們無法生產。,經司法所調解後,(要求)韓俊的廁所立即扒掉,賠償我家一定的損失。韓俊充耳不聞,繼續謀劃著他非法佔有我家耕地,殺人行凶的陰謀。土地給他,他不要,硬是非搶佔不可,想找事就叫著張雲飛:「走,剝了王寳鋼的七孫————」

2005年陰曆10月初七上午11:00左右,韓俊唆使張雲飛小孩在他家陽台上罵我媽,喋喋不休。媽問小孩怎麼罵人,誰知張雲飛的妻子便破口大罵我們幾個女孩。我媽忍無可忍就同她對罵了一陣子,誰知這下漢軍殺人的導火線一觸即發。這是他們蓄謀已久的陰謀。張雲飛回來以後,就從韓俊陽台上爬上房頂,跑到我家房頂上,去打我媽。這是我爸王寳剛槓幹活從外邊放工回家,上了我家房頂去看看發生了什麼事。張雲飛一把抓住我爸的衣領子,要拖下樓去,我妹艷哭著說:「你沒小孩嗎?」他們一塊上去,才下到樓底,就見張雲飛與其妻在光天化日之下,手持凶器兩把大鐵锨逼到我家屋內。我爸赤手空拳,我媽,妹都嚇得躲到我爸身後,他接過他妻的雙锨逕直劈向我爸頭部,連砍數锨,锨頭部都砍斷。我爸的胳膊和手腕都被砍破。張雲飛又一锨直奔我爸頭部,我爸在自己的生命生死存亡的緊急關頭,隨手拿起一木棒一擋,木棒撞上了锨頭。也不知怎的,張雲飛的锨頭又一次落到我爸腰部,他就與他妻子撒锨而走,走出了屋子,跑到我家門口還滴了兩滴血。我們立即報警當地派出所的民警到我家屋內勘查了現場,並提取了張雲飛殺人凶器,還看到地上有锨砍的痕跡。後來我們多次向所裡詢問情況,工作人員說:「你們回去吧!有事會通知你們的。」在事發兩個多月後,陰曆臘月初十,晚6:00左右,去了幾個人到我家,開著一輛昌河車,說是讓我爸去所裡說個事,我爸小學三年級(文化程度),法律意識淡薄,不知道幹什麼。人家也沒出世任何證件就把我爸拉走了,至今五個多月了,還是杳無音訊,生死未卜。

我和媽得知爸被刑警隊抓走,說是什麼故意傷害罪,要追究刑事責任,我和媽就一直為我爸申冤,跑遍項城的各個執法機關,得到的是,按程序,材料上有顯示,5月25號開庭審理時,才知爸爸確實被冤枉了,韓俊背後指使著,其妻李秀勤出庭作證,其餘幾個都是張雲飛那一夥的,搖身一變都成了證人。張雲飛的傷口與我爸種玉米的東西也不合。他們幾個人的證言簡直是天方夜譚,謊言漏洞百出我曾經多次找過李書尚書記等領導,他們都很重視這個事,都來下過批示,也讓局長親自調查過兩次都充分證明,張雲飛與其妻確實打到我家屋內,但不知為什麼就是抓住我爸不放,不能為受害者洗清冤枉,申張正義。

我爸現在已不認得自己的妻女,我媽神經失常,我兩個妹妹也已輟學在家,我的身心也受到嚴重的摧殘。高考何用?為了我獄中不能相見的父親,為了維護法律的尊嚴,我國干的放棄高考,寫下這包含血淚的控訴。希望老師伸出博愛之手,你們一定不會袖手旁觀換的,你們一定能為我們一家申張正義的。就是拼了這條命,就是把官司打到北京,我也甘心隻身奔赴,誓死也為我爸討回一個公道。

——王粉(蘭霞)6月7日

2、試卷中除了作文以外地方的話:

法律的權威性、平等性、公平性,難道都是白紙空文嗎?以人為本、和諧發展,究竟什麼是人?人是有人權的,何謂人權?沒有人權能和諧嗎?古人云:捨得一身剮,也把皇帝拉下馬。人在家中坐,大禍從天落,我就是一死也要維護法律的尊嚴,不能有損國恥。
難道世界就多餘我們一家人,難道中國法制社會的法律都是專對受害人制定的,受害人這一語真的中的嗎?
乾坤朗朗之下,法會容情嗎?陽光何時能照到獄中的受害人?人的生命僅有一次,應當生有所獻,死有所值。什麼是故意傷害?粉身碎骨心不怕,要

清白在人間。

用心訴出的冤,會是一張不出航的船票嗎?坎坷的歲月人生,會有柳暗花明的那一天嗎?毛主席的「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犯人」難道已失去意義了嗎,中國的抗日戰爭難道都是錯誤的,都是應負法律責任的嗎?難道「法律」二字,其本質目的、作用都會變質嗎?在某些人依仗有權、錢、人、勢的幻影中,那些弱小的群體都會成為歷史的沉澱、時代的犧牲品嗎?

多年的心血毀於一旦。我的大學夢,頃刻變成泡沫,這究竟是誰的過錯?獄中的爸爸你能否原諒女兒的無奈。現在的女兒是行屍走肉的死屍一俱,頭腦中除了冤屈已了無痕跡,沒想到敗在高考的前沿,輸在自己的腳下,我現在已一聽到有人大聲說話,就渾身顫抖。
爸爸,韓俊又找人殺我們了,你還能保護我們嗎?這一切的一切都是當今社會的實況嗎?
老師,您一定要憑著一顆赤誠的衷心,在繁忙的閱卷中,關注一下今朝一個考生的心。

真實的故事,真實的冤情!

一生一世的追求,親手拋棄,如割如絞的心在滴血。這是我今生的最後一次高考嗎?我真的能實現自己的人生價值嗎?我可能會為此而鋃鐺入獄,這是命,也早了卻我生不如死的煎熬。我很坦然接受將來的一切,烏雲是遮不住太陽的,讓歷史去驗證一切。

3、抄錄者(評卷老師)的話:

高考已然倏忽過去了兩個月。然而如今不管在任何場合,只要「高考」的字樣或聲音一出現,在高考評卷現場的那一幕就會沉澱糾結為沸騰的血液,岩漿一般,灼痛我的心。使我陷入無地的痛苦之中。這成為一種習慣,並且在今後漫長的人生道路上,這種習慣會隨著時間一直延續下去。在每一個時刻,沒有光的時候。作為高考評卷老師,一方面法律規定,作為國家機密的高考試題內容不能泄漏;另一方面,作為老師,一名知識份子,一個有良知的人,任何一個人在面對這份試卷時,絕不應該無動於衷。 內心的愧疚在掙扎整整兩個月之後,我決定將命運的天平傾向於良心的事業。

這是一個二十二歲的女孩,可能已經有過好幾次高考的經歷了。一件事情,她家中的冤情像一根死亡的繩索一樣死死的纏繞著她,在深深的嵌入到她的命運中,與她的命運合而為一,如今這幾乎是最後一次,對於許多像她這麼打的女孩來說,這是改變命運的時刻,每一個人都深深的陶醉在其中。而對於這個女孩來說,她什麼也沒有,她喪失了一切作為正常人的享受快樂的權利。命運像滿浸蛇毒的籐緊緊的久久的纏住了她,讓她忍受親人遭辱被怨的痛苦,這種痛苦因為屈辱而具有了和中國歷代所有相似的故事一樣,被逐漸染上了越來越重的色彩。

我們不能忍受歷史的倒退,而作為曾經是高中學生的青年人,尤其不能忍受當年的自己承受著魔鬼般的壓力,遭受折磨。
在一個魔洞裡行走,沒有盡頭,那裡有光?路之盡頭是否會有聖光顯現?

極度的戰慄的激動使得考卷的字跡有些不清晰,有好多處語言不夠通順,和我的摘錄也是有細微出入的,但這比之試卷本身所包含的內容給我們帶來的深刻顫抖又算的了什麼呢?

我祈求你原諒我的沒有勇氣,女孩!因為我有諸多顧慮,我諮詢過一些領導,他們的意見是不能在高考錄取的高峰期發表。一些報刊對此表示有興趣,但涉及高考機密使得他們同樣瞻前顧後。作為一名無權無勢的普通知識份子,我所能做的,只有在允許的範圍內,讓更多的人知道這件事情,期冀有良知的當權者插手此事,早日把你從無底的痛苦深淵中救起。

這是一塊良心的試金石,請不要以方式不當而拒絕從道義上支持這個可憐更可敬的女孩——這個捨身救父的當代緹縈。
我看到過一個鳳凰衛視一期《一虎一席談》。一位姑娘的7歲的侄子患了白血病,需要20萬的手術費,她在試過所有的救助方式無效之後,在網上發表了一份「賣身救侄」的帖子。被邀情的一個嘉賓,一個所謂「著名的社會學專家」(我不想用他的名字來侮辱諸位的眼睛)一開始就以真理和規則的操縱者的口吻向所有支持姑娘行為的人發表他反對的千萬條理由,他居然指責人們是「偽道德」!更為可氣的是,當姑娘從幕後走出來時,他連連發鏢,竟然指責姑娘在作秀和「偽拯救」!真是冷漠的不可理喻。

我要說的是,我們的心靈需要被拯救。拯救方式固然重要,但最終要的是,首先要意識到,這個時代是冷漠的,它需要被喚起人類最初的美好的東西,比如說,同情心,比如說,正義。而不是在具備了一定的社會地位之後,就從來不去關注一些掙紮在底層的人們的疾苦。我們不需要口號,只需要伸出一把手;我們不需要拯救每一條魚兒,只需要在退潮時,能夠多救助一條魚兒,直到所有留在沙灘上的魚兒都已死亡:不是因為你袖手旁觀,而是因為上帝害怕累壞了他的好兒女。

在退潮時,哪怕你只救助一條困厄之中的魚兒;哪怕你來晚了,把最後一條奄奄一息的魚兒拋向大海;哪怕魚兒全死去了,你在心裏為它們流下一滴悲哀的淚水。這時,上帝也會讓你漂泊的心找到歸宿,就像魚兒回到大海。如果真有上帝的話。
不要把我們的一切冷漠都歸之於後現代。歸之於社會發展的規律。

這個女孩,就是那條被海浪推到岸邊的魚兒;海潮退去了,她在一個小水坑裡不知所措的游來游去,後來她驚恐得發現水越來越少,她焦灼的向四周呼喊,水快要乾時,我在千里之外聽到了她最後一聲微弱的氣息,她已經奄奄一息,我卻不能立刻前往伸出我的手,好心的有良知的人啊,你還等待什麼?

快些伸出你的手吧,中國的溫暖的良心將在你伸手的瞬間驅走冷漠的冰霜。人類的良心將在此被放大。強烈呼籲所有有良知的中國知識份子以任何方式參與到這份5個人的生命救助計畫中來!

4、建議
此事不僅僅對於考生(受害者)本人有意義。由於受害者已經運用了幾乎所有正常的手段,但對於事情的解決無濟於事。此舉定是迫不得已。故此事在對於媒體的監督職能和力量的檢驗具有重要意義,急切有關部門和有關報紙的記者介入調查此事。最好不要打草驚蛇,進行暗訪取證。

5、說明
以上材料所有人名、事件、時間均採自試卷,另據有關可靠渠道,外語評捲過程中,亦出現了同名同事的試卷,但未引起注意,故事件內容應該是可靠的。 筆者只是出於良知,把內容公之於眾,至於具體內容細節,則有待有關部門調查取證後核實。
筆者將不承擔由於對事件細節的描述所引起的法律後果。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視頻
更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