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硕士为赎弟弟 遭保安两度强暴


一个披头散发、几近裸体的女子,突然从三楼探出身子,大喊:“你们再羞辱我,我就从这跳下去!流氓!”“千万不能让她跳,抓住她,赶紧给我拉上来。”刹时间,几名本欲强奸女子的丑恶男子又上演了一出“救人”把戏。

女硕士为赎弟弟遭禽兽保安强奸

研究生丧失常识

2005年7月10日傍晚,正在河南某市某学院宿舍内纳凉的刘萍菲突然接到了老家偏瘫父亲的一个紧急电话。“小菲,你弟出事了,被你们学校的公安抓起来了……”刘萍菲的头“嗡”一声就大了。“究竟是怎么回事啊?弟弟现在人在哪里?他究竟犯了什么事?”可任凭她怎么询问,电话那头的父亲都嗫嚅着说不清楚,只是号啕大哭。

刘萍菲1981年出生在河南鄢陵县的偏僻农村。弟弟刘利强比她小4岁,在刘萍考上研究生那一年,刘利强也考上了某专科学校。一家出了一个大学生,一个硕士,刘家父母的脸上别提多有面子了。在村里人羡慕的目光中,姐弟俩赴河南某市开始自己的新旅程。

刘萍菲经再三询问,刘父才道出了一个电话号码,“这是那位保安队长的电话,人家说小强正在偷车子时被他们抓住了,如果不拿出5000元摆平,人家就要移交公安机关……”刘父那夹带着严重哮喘的呜咽声,听得刘萍菲心都碎了。5分钟后,慌乱之下的刘萍菲带着自己身边仅有的800元跌跌撞撞地出了门。

路上,刘萍菲拨通了那个叫王召领的保安队长的电话后,简单得知了事情的原委:当天下午3点左右,正在学院校外巡逻的王召领和卢豹发现两个形迹可疑的人,他们围着一辆崭新的赛车一人望风,一人撬锁成功,两人正准备将车推走时,被王召领和卢豹逮个正着。

8点20分,心急火燎的刘萍菲打的赶到学院家属院门口,在保安宿舍内见到了王召领和卢豹。两人穿着保安服,扎着武装带,那全副武装的样子让刘萍菲不免倒吸一口凉气。

刘萍菲不知所措地战栗着说:“我弟弟学习很刻苦的,绝对不能因为这件事耽误他的前程,大哥,你行行好,看在他初犯的份上,你们就通融一下吧?”看到当事人主动提出私了,王召领和卢豹交换眼色后喜出望外。“你弟弟这盗窃罪一旦成立,最少蹲个三五年的。看在初犯的份上,你拿5000元钱吧。”经过苦苦哀求,王召领把钱降到了2000元。

恶保安两次强奸

刘萍菲根本没想到王召领和卢豹背后会隐藏着一个大阴谋,其实王召领和卢豹并不是什么一身正气的执法者,而是两个打着执法旗号专干敲诈勒索的坏家伙。

33岁的王召领出生在河南安阳一个普通家庭,在河南某市保安公司当了大队长,分管四所高校的治安,勉强满足了自己从小就渴望有的权力欲。卢豹是王召领的忠实手下,两人有一个共同特点就是游手好闲、好吃懒做,整日在做发财梦。

刘利强自从进入大学校园以来,骨子里争强攀比、爱慕虚荣等特性便表现得一览无余。最近几个月他频频向姐姐要钱买新款手机,在遭到刘萍菲婉言拒绝后,刘利强干脆向同学张玉华借了钱。

2005年7月10日,张玉华偷自行车,刘利强望风,两人还没有开始就被王召领和两个保安抓了起来,并且被王召领和卢豹两人关在保安宿舍里囚禁起来,并粗鲁地抢走了他身上的手机。

王召领老练地翻看着刘利强手机上的电话号码,并在短时间内成功拨通了刘利强父亲的电话进行“敲诈”。

11日早上8点半,王召领刚一上班,刘萍菲就拎着两大兜西瓜和香蕉迫不及待地出现在他面前。“队长,我的钱没凑够,你行行好通融一下吧?先把我弟弟放了吧,他已经耽误快两天的课了。”

“这样吧,鉴于你经济困难,你请我们吃顿饭吧,席间陪我们喝场酒。一杯酒代表100元,喝够20杯,我们就放你一马。”王召领暧昧的眼神让刘萍菲感到很不自在。但刘萍菲只能讨好地说,“没问题,我现在就去订饭店。”

“饭店有个什么劲儿啊!去大哥您家里吧。”在一旁窃喜的卢豹随即煽风点火道。“那怎么成?不如去我租住的房子里吧。”原来刘萍菲业余时间带了六七个小孩教英语,为了赚取这份生活费,刘萍菲在靠近自己学校的地方租了一处简易民房。当她听到自己要被二人带往王召领的住处时,立刻觉察到潜藏的危险,于是自告奋勇地贡献出了自己的住处。

上午9时许,已买好酒菜的刘萍菲忐忑地等着王召领。不久王召领进屋落座,并自己打开带来的酒。“来,干杯!你弟弟的事情就看你今天的表现了。”20分钟后,刘萍菲面前已摆起了12只空酒瓶。从未喝过酒的刘萍菲此时已经被对方灌得舌根发硬、头脑发涨了。王召领醉醺醺地把刘萍菲抱到了床上。“为了你的弟弟,你就牺牲一下,忍一忍就好了!”混沌中,刘萍菲感觉自己的衣服被脱光了……

下午2时,王召领再次折回出租屋,再次蛮横地强暴了刘萍菲。眼泪迷蒙了刘萍菲的双眼,她觉得自己坠入了地狱。……

终醒悟报警自救

心中虽然对王召领充满了仇恨,但却鼓不起勇气去告发他们。思前想后,刘萍菲只能用王召领那句信誓旦旦的承诺安慰自己。“弟弟很快就会放出来了,我也算是没有辜负父亲的嘱托。”

第二天早上刚7点半,心急火燎的刘萍菲就跑到了弟弟的那所高校。宿舍里没有弟弟身影,询问了同学后,人家说二三天没见着刘利强的人了。此时距刘利强出事已有44个小时,弟弟被保安公司非法囚禁这么长时间,刘萍菲如果有最起码的常识的话早就该报警了。可是害怕事情暴露后影响自己与弟弟前途的心理,一直错误左右着这个只知道学习、并无社会经验的刘萍菲。就在刘萍菲焦灼不安的时候,她的小灵通响了。

来电正是王召领:“我现在在你的出租屋这里,昨天把钥匙忘在这里了,你赶紧过来,拿了钥匙才能放人。”谁知赶到后,刘萍菲才发现自己眼前站着3个人,王召领、卢豹、还有一个不认识的年轻人。“这是我们的同事牛志强。”王召领一边介绍着,一边抢过刘萍菲的钥匙开了门。

在刘萍菲进屋后,门被“咣”的一声关死了。王召领和卢豹把惊恐万分的刘萍菲从这个人怀里推向那个人怀里,而那个叫牛志强的年轻人直接就开始撕扯刘萍菲的衣服。不久,刘萍菲身上就只剩内衣了。

刘萍菲再也忍受不了这非人的屈辱,披头散发的她突然大叫一声从三人的怀抱中挣脱出来。她奋力一跃跳上了自家的窗台,“你们再强奸我,我就从这跳下去!”刘萍菲住的是一栋简陋的三层小楼,刘萍菲住在顶楼,她打开了窗户,将半个身体伸了出去。

在紧急关头,王召领的思维异常清醒,“绝对不能出事,否则三人的罪行会全部曝光。”于是,他奋力指挥手下把刘萍菲给拉了上来。在好一番安慰和劝阻后,王召领当着刘萍菲的面,用手机指示下属把刘利强给放了。

12日下午1时,被非法拘禁长达52个小时的刘利强回到了自己的宿舍,他赶到姐姐租住处时,被刘萍菲破烂的衣服和蓬头垢面的样子吓呆了。刘利强预感到了什么,愤怒地说,“姐,报案去!不能放过他们。”

2005年10月14日,王召领和卢豹均以涉嫌犯强奸罪、非法拘禁罪、敲诈勒索罪被河南某市警方拘留,同年11月1日被逮捕。2006年5月15日,河南某市法院下达判决结果:被告人王召领因犯强奸罪、非法拘禁罪、敲诈勒索罪,判处有期徒刑七年零六个月;被告人卢豹因犯强奸罪、非法拘禁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零六个月,(同事牛志强另案处理)。(受害人为化名)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