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重点班:拼关系拼钱拼成绩


-老师报料

不但分重点班,还分了四等

“新《义务教育法》不是规定不许义务教育阶段的中小学分重点班和非重点班了吗?可是我们这里不但分,还分了四等。”翠园中学老师王强(化名)在本报报社向记者透露了该校的分班情况。木子新闻 1433747-10 (muzi.com)

特长班是重点中的重点

据王强介绍,翠园中学今年初一新生共分15个班,目前就老师所知确定的重点班为8个,其中分班种类里的所谓“数学特长班”和“英语特长班”,并不是针对数学和英语搞的特色班,“实际上就是不同档次班级的一种叫法”。其中,仅有一个的数学特长班是“重点中的重点”,50个左右学生,这里面一定都是在分班考试中成绩最优秀的学生,即使家里有特殊关系的学生也很难进去。英语特长班是“第二个档次”的重点班,“一个班大概五十六七个学生,其中差不多40个是按成绩排进来的,剩下的那些,就看谁家里本事大了。”再往下则是普通重点班,“剩下的那些平行班也就是差班,差不多都是年级排名在300名以后的学生了。”

王强介绍,翠园中学此前是每位老师教一个重点班和一个平行班这种搭配,但是从今年的初一新生开始,学校实行“强强联合”,所有的特级教师和优秀老师都将教两个重点班。而一些新分来的、年轻的、相对不是很优秀的老师则全部教普通班级,“按照学校的理念,就是要强强结合,组合强大集体。”

最好的班级配备最好的老师,这已经成为学校不成文的规定,而那些平行班的学生,则都很快就会意识到自己在学校里是最后一个等级的学生。在该校新学期工作研讨会的会议材料上,记者看到,一位平行班的班主任在自己的带班经验总结中写道,“第一次班级讲话不能点出自己的班级是平行班,这会对孩子们的自尊心打击非常大。”“开学一个多星期以后,学生已经知道本班是个平行班,此时都有些泄气。”王强表示,这些不过十一二岁的学生曾经当面告诉过他,“我们就是被抛弃的一个群体。”

能力测试确定分班依据

王强告诉记者,为了这次分班,学校曾经在8月26日举行了一次能力水平测试,“名为能力水平测试,实际就是分班考试,所有的学生都要参加,考语文、数学和英语。我们这次的分班名单主要就是按照那次考试的成绩来划定的。”

在王强提供的能力测试考卷上,记者看到,语文试卷的首题就是“《咏梅》的词牌名是什么,是毛泽东读哪个朝代的哪位诗人的《咏梅》以后写的”。还有一题是为“松下围棋,松子忽随棋子落”写下联。

据一位长期从事初中英语教学的老师判断,能力测试中英语考试的难度系数已经是初三学生的水平。英语考试最后一道题是书面表达题,仿照2007年高考英语新题型,分为A、B两篇作文。一位英语老师告诉记者,“用这种题目来考十一二岁刚刚小学毕业的学生,谁都能看出来,这哪是什么能力测试,目的就是为了拉开距离进行选拔嘛!”

考试后学生必须将试卷交回校方,不允许带出考场。学校当天连夜阅卷,阅卷标准之严格,用王强的话来说就是堪比“高考阅卷标准”。因为第三天是牵动人心的分班,学校规定第二天必须阅完全部800多份试卷,所以老师必须连夜加班阅卷。至于考试成绩,则“是绝对机密,但个别家长会知道”。

有家长可指定任课老师

王强告诉记者,有的老师越来越被一种沉重的良心谴责所折磨,“你看到有的学生因为家长的特殊身份可以随意挑选班级,甚至权力大到可以任意指定某个科目的老师。而有的学生明明成绩在年级的前100名,却只能在300名以后的学生扎堆儿的“平行班”里学习。每天看到、接触到这些不公平而又没有力量去改变,太痛苦了!”

现在该校初一新生分班名单已经公布,“但随时都可能有新的情况发生。许多人还在为调换班级努力行动。”王强介绍,有的重点班里有将近三成学生是通过特殊渠道被安排进来的,“校领导打个招呼,或者是某某局的领导找上来了,常常会有半路进来的插班生。”

王强说,这些插班生很多难以跟上重点班里高效率高强度的学习进度,但是很多比他们成绩优秀得多的学生进不去的班级,这些学生能进去。“因为他们的家长可能是局长可能是大款。几乎每个学期都会有插班生,有从别的学校转来的,也有从平行班转来的。”

王强称,据他所知,有的学生家长就在分班现场目击了给孩子调班的全过程。“而那时我们老师自己都不知道要带什么班、有什么学生。”王强苦笑着告诉记者。

想读重点要钱也要关系

8月31日下午2时,骄阳似火,翠园中学初中部校园里,新生分班公示栏前的家长们浑然不觉。上午11时开始的分班抽签结束后,分班结果已经揭晓。记者从公示栏前的多位家长处了解到,很多家长对于班级分等级是有心理准备的。“不是还特别考试了嘛!”一位吴女士告诉记者,自己的儿子在该校读普通班,今年女儿又托人找到学校的一个主任进了该校,“钱肯定是花了,而且要比儿子花得多,因为今年希望女儿进重点班。”

一位初二学生的母亲告诉记者,虽然孩子成绩不是特别好,但是因为知道重点班和普通班差别太大,所以暑假里动用了所有可用的资源把儿子转到了重点班。“学校对普通班级的重视程度远远比不上重点班级,更加不用说竞赛班了。”

“现在这个‘市场’的行情有明确标价,据我所了解的,两三万元是底线,四五万元也有人花。而且更多的时候,你有钱也不一定能进到学校、进到重点班,还要有过硬的关系。”王强告诉记者,一般学校领导的手机号码都是非常值钱的机密,“他们每年都要换好几个。”

-校方回应

只是按资质作针对性教育

昨日,记者几次试图联系翠园中学初中部负责人,但是该校校长室和校长办公室始终没有人接听。几经周折,记者终于拨通了该校教务处的办公电话。听到关于重点班分班的询问,接电话的钱老师第一反应是告诉记者,“那些家长误解了。”钱老师解释,“新生本来资质水平就不一样,我们只是按照不同资质水平进行有针对性的教育。”随后,她表示对于这个问题,记者应该联系校长办公室领导了解情况,但她不方便告知校领导的其他联系方式。当记者表示校长办公室电话一直无人接听后,她便表示自己非常忙,随后挂断了电话。(来源:南方都市报)

广州地税局回应质疑 征税并非承认择校费合法

这一规定是否意味着推动“择校费”合法化?意见出台后,不少广州市民担心,这会给学校乱收费披上合法的外衣,家长们普遍认为,既然是“超过规定收费标准的收费”,就应该还给学生。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