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国:在租来的房子里憧憬新生活


自古以来,中国人都有一种浓浓的房子情结,头上有了属于自己的瓦片,生活的才算安稳,才算踏实,才有奔头。

我们移民到了加拿大,头上的那片瓦却永远的留在了故土,失去了呵护的我们,顿时慌乱了起来。急匆匆地投入到了寻找瓦片的战斗中,这一仗,打了整整的三年。那句描写移民生活的:一年大苦,二年小苦,三年不苦,用到这里恰到好处。

那一年,真的很苦,说不出的苦。就从那一年,我再也没有吃过苦瓜,这个我钟爱了很多年的蔬菜。我曾经一直被苦瓜的那种淡淡苦所吸引,所陶醉,如今我却异常的惧怕那种意味深长的苦,那种苦到内心深处,无法释然的苦。

刚到加拿大,那种初到异国他乡的兴奋感和新鲜感,完全没有出现在我们的身上,一丁点都没有,甚至连一刹那的惊喜都没有。因为我们知道,我们不是来旅游,也不是来享受生活,摆在我们面前的,活生生的现实,就是我们要吃饭,我们要穿衣,我们要重新开始新的生活,在一个完全陌生的国度里,踏踏实实的活下去,无依无靠的活下去,自立自强的活下去。

在朋友的推荐下,我们很快就找到了一个环境还算不错的地下室,价格便宜,水电全包,上网也是免费的,交通还算可以,购物也不是很远,锻炼着身体,小走15分钟就可以到达附近的几家小超市。

房子不完全是在地下,厨房和洗手间是单独的。现在回想,感觉那里真是十分的简陋,不过在当时,我们真是非常的满足。热心的房东给了我们几件看上去像过家家一样的家当,袖珍的电脑桌,细长的大衣橱,还有两个铁凉铁凉的椅子,加上那个看上去硕大无比,软软塌塌的床垫,我们的第一个家就这样的开始了。

租来的房子,租来的家。

和房东办完了手续,我们开始整理我们全部的家当,几个箱子和背包。简单的整理一下,才发现那个细长的大衣橱,简直是不可貌相。所有的衣服都从从容容的放了进去,尽管摞的很高。

唯一的一间小卧室,小的可怜,和国内时家里的厨房那么大,居然也显得空空荡荡的,似乎连说话都有回声。

早就听说,在加拿大可以捡到不错的家具啊,电视啊,电脑啊,于是,我决定勤“捡”持家,靠自己的双手,捡出一个自己满意的小家。无意中发现,每周二早晨是丢垃圾的时间,各家各户的门口堆满了各式各样的垃圾袋子,破旧家具,我居然就在那堆垃圾里,捡到了一个很不错的电脑椅。这个电脑椅,让我自豪了很久。国内的时候,老板的椅子真是让大家羡慕,高高的靠背,软软的椅垫,还有那独特的旋转摇动功能,真是激发了我某日当老板的冲动。我的老板梦没有实现,但是我却捡了一个老板椅,高高大大的,坐在上面,也会浮想联翩。

开始的几个月里,找工作,面试,居家过日子,真是把国内几年的生活都浓缩了起来。短短的几个月里,把大学毕业以来的路都重新的走了一遍。唯一不同的就是:这一遍,每走一步,都是轻飘飘的,没有什么底气,不知道自己踩下这一步以后,会发生什么?很多事情即使发生了,我也没有什么感觉,没有什么体会,完全是一副瞎子过河的样子,有石头就摸着石头,没有石头了,就想办法到处找,看看别处有没有石头。

找工作,当然是最重要的。安定下来的第一天,我们就开始在路边的免费中文报纸上寻找工作的痕迹。那个时候,英语滥的吓人,原以为,几年外企的生活,足以应付一般的交流,没有想到现实是那么的残忍,连问路,都要问好几遍,最后不得已,还要拿出写在纸上的地址,让人家看一遍,确保无误。可悲的要命。从此,面试中都没有提过我曾经也在外企和老外共事过多年的经历。

于是,决定去参加LINK的学习,万万没有想到,测试完毕后,那个慈祥的老太太居然说,我不需要参加学习了,语言可以过关。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可以过关,可是我连问路都很成问题。老太太告诉我,这是一个适应的过程,要相信自己,要自信,经过一段时间,你会感觉,自己的英语还是没有问题的。后来,朋友告诉我,估计那个时候排队上课的人很多,看你还能说几句,就让你先等等,但是又不能明说,所以鼓励你说,适应一下就好了。原来如此。

在租来的小小房子里,我们开始了紧张的找工作大战,没有工作,就没有收入,也没有生活。在这个租来的家里,只有一个时刻,能让我体会到家的感觉:周末,房东的女儿从大学回来,一家人乐呵呵的在客厅里说着,笑着,看着电视。而我,偷偷的坐在通往地下室的楼梯上,静静的享受这租来的感觉,那种家的温馨,不知道我们什么时候才可以体会。

找工作的确是个持久战,打了很久,都没有一点回音。改简历,发简历,再改简历,再发简历,这个循环好像没有尽头。整个生活都被简历贯穿着,整个人也没有精神,天天萎靡不振的,吃饭也没有味道,总是埋怨加拿大的盐不咸,糖不甜。没有了强大的经济实力作后盾,连这种看上去很惬意的、孜孜不倦的找工生涯也很快走到了尽头。我们决定放弃专职找工作的决定,换一种策略,一边工作,一边找工作。

于是,那种小时工,那种工厂里最低级的操作工,超市的收银员,不需要任何技术背景就可以立刻上岗挣钱的工作,成了我们的新目标。屡试屡败,屡败屡试,终于在冬天来临的时候,我们都找到了一份可以维持生计的工作。

有了收入,一切都开始好了起来,心情也开朗了很多,生活也逐渐的开始有了一些情调。周末,我们会在小小的转不开身的厨房里,做几个拿手的中国小菜,美美的大吃一顿。晚上,我们还是会像从前那样,改简历,发简历。

租来的小家里,东西也逐渐的多了起来,捡的东西越来越多,空间越来越小,感觉呼吸也很压抑,于是,忍痛从中挑选一些相对差劲的,也在周二的早上扔了出去。

加拿大的冬天真是很长,很压抑,漫长的冬天,伴随着连天的大雪,似乎印证了那句古话: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没有车的我们,似乎更加的感受到了生活的艰难。

下雪的日子,铲雪车会把路上的雪都铲到路边,开车的人们没有了后顾之忧。可是,走路得我们,惨的要命,没过膝盖的积雪,让我寸步难行,呼啸的北风像刀子一样在身边割过,一次次的顶住大风,痛苦的走着,连流眼泪的机会都没有,因为流出的眼泪会迅速的结成冰,还因为我在用心的走着,我不想也不能因为走的慢而迟到,不想因为迟到而失去那本来就很可怜的几块钱,也实在不想和恶劣的大自然抗争。堆的像雪山一样的路障,让我不知所措,让我感觉真的很无助。好心的铲雪工人,在我必经得雪山上用铲雪车拍出了几个台阶,我终于摆脱了爬越雪山的历史。

偶尔天晴了,化雪的日子更是让我恼怒,到处都是水,让我无路可走。偶尔身边疾驰过去的车辆,让我躲闪不急,寒冷的冬天,也被溅了一身的脏水,从头到脚,到处都滴着脏脏的水,狼狈得很。转天,这些流水又变成了明晃晃的薄冰,摔跟头成了家常便饭。于是,在摔打当中,我学会了如何保护自己,让自己受到的伤害最小,什么姿势,采取什么样的对策。

打工的生涯也不是那么的一帆风顺,被老板谩骂,被工友排挤,天天累得浑身酸痛,回家倒头就睡,连吃饭都是睡醒以后的事情了。不过,好歹也算是积累了加拿大的工作经验,再苦再累,也值得。这期间,我们一直都没有间断的发着简历,时刻充实着自己,从语言,从生活,从人生的各个方面,充实自己,时刻准备着,等待机会的来临。

日子就这样一天天的过去了,冬天还是那么的肆虐。一年就这样摸索的走了过来,农历新年的那天,我们相互祝福着,希望来年会更好!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