蒋彦永真话救中国第二回(连载三)

2007-01-12 13:32 作者: 黄河清

手机版 正体 0个留言 打印 特大


第二回
蒋公愤怒 大夫勇揭真相
张氏从容 部长惯撒天谎


话说那瘟神肆虐神州,潜出国门,月余之间,竟传五洲,大地震动,声闻于天。那昊天上帝闻得此事,急召如来李耳殿前议事。二人甫至,昊天开首即问:“二位贤人,如何汝等所施瘟疫,不惩华夏,倒反去了西洲也?”如来接口答道:“那沙虱虽是去了西洲,却无大碍。因那西洲诸国,畜有一物,唤做传媒,煞是厉害,乃我二人所为沙虱之克星是也。”昊天道:“何为沙虱?”如来道:“当日我与李耳在南天门外,看见华夏国人无状之行,即上遵天意,略施薄惩。我将那恒河之沙取了一粒,于指缝间弹在人寰,那李耳亦以拂尘,掸落青牛背上一虱。虱、沙飘荡,相依相随,生成瘟神,故尔唤做沙虱。”正说话间,那李耳道:“如来兄,不妙,西洲国人,查到那畜生来历了也!”

列位看官,你道这李耳何以道不妙?原来那人间各国,立了一个会社,唤做世界卫生组织,保障人类健康。这世界卫生组织,从一开始知道华夏国出了瘟病,就组织、派遣专家进行跟踪、研究。未明究竟之前,先据瘟病病状形态,将其唤做“急性严重呼吸道症候群”,用那西文一写,便是这几个字:Severe Acute Respiratory Syndrome。取这四组西文的第一个字母,遂成了SARS,西人读若“霎时”,而华人有将其译做“萨斯”的。“霎时”、“萨斯”,听来俱似“沙虱”。这瘟神“萨斯”初降赤县,肆虐华夏,潜渡五洲,把繁华人间搅了个天翻地覆。一时间,报纸、电台、电视、电脑,男女老少、达官贵人、平民百姓,西人、华人,一连声“萨斯”不绝于耳。怪道那李耳一闻此语,还以为是把他那孽畜“沙虱”的根底看出来了哩。而那华夏国所谓“非典”,却是一句老话,胡乱拿来称呼此病的。看官,请记,此后,本书所述,提及瘟神“萨斯”、“非典”时,一概还其本名“沙虱”。

那世界卫生组织查实瘟神沙虱,那西洲及东南亚各国以及香港传媒,就把那沙虱瘟神行踪模样,来龙去脉,说了个一清二楚。世界卫生组织向全球发出了各种警告,提醒人类注意防范,同时积极研究这沙虱瘟神病毒内里究竟,以找出治本之法。

列位看官,那世间之人,只知这沙虱瘟畜,手段毒辣,无药可治,却不知这畜生取人性命,却只是那暗地底下见不得人的勾当,似此在西洲各国光天化日,众目睽睽、虎视耽耽之下,饶它就是有些儿本领,却也似那老鼠过街一般,人人喊打,自顾尚且不暇,如何能毫无顾忌、肆无忌惮地逞凶施虐? 故那李耳不怕药,不怕医,端的最忌惮这个传媒。李耳好见识也!

那沙虱,瞅着那举世震骇,人人惧怕的光景,正当志得意满,不可一世之时,殊不料遇到了这烛照世间,无处可藏的西洲传媒,恰似那昊天之上的一面照妖宝镜照定了真身,一任腾挪闪躲,用尽手段,只是脱身不得。沙虱孽畜陷此窘境,遽感大大没趣,气焰蔫了许多,只好暗底下抽身返回,依旧在华夏国内勾当,倒是频频得手。

那瘟神在御都北京,只见街市繁华、宫殿锦绣、高楼耸天、人物亮丽。瘟神哪见过此等光景,不免手舞足蹈、东游西逛,是物即沾,逢人即噬。还去那紫金苑内、金銮殿中转了一圈。瞬息之间,京城上万人染病,几百人死亡,高官勋戚竟也有着了道儿的。人心恐慌,不明究竟,不悉底里。天子高官走避,小民百姓藏匿。一时间,昔日花柳繁华的京城,光天化日下、通衢大道上竟连一个鬼影子也看不见了。天子脚下竟被这小小瘟神搅了个人仰马翻,差一点就奄奄一息了。

这瘟疫之事,在华夏国,古时系太医院责任、管辖。那华夏国立国五千年,从来只有太医院。百年前,西风东渐,华夏国受了影响,将那太医院扩改为卫生部。话说那华夏国太医院主事者姓张名文康,正宗科班出身,曾任御医。这御医张文康也就是尚书衔的卫生部长了。

上回说到粤省执政在沙虱问题上欺哄瞒骗,无不同这太医院主事卫生部长张文康有关。

沙虱既已蔓延全国、肆虐京师,寰宇震动,各国惊悚。世界卫生组织向华夏国派出专家深入了解真实情况,同时向各国发出警告:暂缓前往华夏国办事旅游、经商贸易,以免瘟疫传染,祸害人类。

在其位谋其政,这张文康既是华夏国卫生部长,当此之时,即或是表面文章,也当对民众、世卫、寰宇各国有所交代。

2003年4月3日,御医张文康奉皇上之命,召开了新闻发布会,昭告天下:

“北京只有12例病人,死亡3人。”

“我国局部地区发生的非典型肺炎已得到有效控制。(染病区域四省二市)”

“在中国工作、生活、旅游都是安全的。”“戴不戴口罩都是安全的。”

这张文康撒谎不打稿、不脸红,谈笑风生、洋洋洒洒对中外记者说了一大篇,意欲瞒天过海,平息公愤,稳定大局,也不过是例行公事,欺人自欺罢了。无奈魔鬼手上也漏光,事实真相难掩藏,无论张部长撒谎有术,也总有限,自然难免自相矛盾,破绽百出。

当时那广州政府出面辟谣之举,只是瞒得一方;而今这张文康,却是要瞒天下人耳目。这张文康言笑自若之际,乃神州小民惶恐无奈之时。单表那京师城里,染病不治之人,家人何等伤悲!已病未治之人,亲友何其焦虑!而那风闻其病,怕死恋生的小小百姓,又何其惶恐惊惧?凡此种种,历历尽在眼前皇城脚下,那张文康却能视而不见,充耳不闻,睁着眼睛说瞎话了!

张文康漫天大谎若能得逞,无疑沙虱瘟神得逞,这华夏国乃至全人类恐怕就是另一番景象了。

五千年文明古国延续至今,岂是幸致!有因有果,有反有正。反极必正!

弹丸之地、葺尔小国新加坡传媒《联合早报》福至心灵,忽尔就在此日发了一篇文章,寥寥三四百字,每字每句,皆如对着上邦大国官拜九卿之列尚书之衔张文康的欺世谎言。

新加坡《联合早报》:以真相对抗病毒  

我国政府这次处理非典型肺炎危机的办法,可作为一个“典型”经验载入我国卫生事业的史册。这些经验当中最重要的一条是:处理要及时与过程要高度透明,绝不隐瞒疫情。正因为高度透明,人民才不会将政府看成是“透明”,而是清清楚楚看到一个强大的政府在统领全局,并指挥一支训练有素的医疗队伍英勇地跟病毒作战。

新加坡政府与人民都知道,在面对流行病威胁的时刻,封锁消息往往是愚蠢的做法,所付出的代价往往非常高昂。道理很简单:你能暂时封锁消息,却不能封锁病毒和有效阻止疫情蔓延。

外国的惨痛经验证明,封锁消息,实际上是给病毒开绿灯,老百姓对疫情一无所知,全无防范意识与措施,病毒的蔓延就会更加猖獗。在通讯如此发达的现代社会,消息传播的途径何其多,谁能封锁得了消息?大道消息不兴,小道、歪道消息必起。等到小道、歪道消息迅速占领了信息市场,塞满了人们的耳朵,姗姗来迟的大道消息根本没法入耳。

只可惜那华夏国中,不唯小小百姓看不到如此文章,即便权重位尊如张文康之辈者,亦是不看或无须看此等书生之见的。是以那日入夜之时,京师城内,唯见暮色之中,来往匆匆行人,眉宇之间,平添了许多惶惑不安的神色。

在这关乎亿万人命、民族国运天大的紧要当口,巍巍华夏出了一位顶天立地的堂堂男儿蒋彦永。这蒋彦永,年逾古稀,瘦弱挺拔,慈眉善目,侠骨柔肠,悲天悯人;手持除疽宝刀,心存病家疾苦。

蒋彦永,乃悬壶济世一医生也。

蒋彦永的葫芦里自然装有去腐生肌的灵丹妙药,却另有一样祖传五千年驱邪镇恶的亘古宝物:“讲真话!”因故年久未用,有些生尘蒙垢。这亘古宝物“讲真话”是人间所有假恶丑无耻之物、无状之行的克星。

话说蒋彦永乃北京301医院的一位退休大夫,那日居家在电视中看见张文康厚颜谈笑,从容撒谎之状,不觉双眉紧皱,心下极是不快。蒋大夫身为医生,深悉治病救人,必求真务实,不说假话。如此谎言惑世,一任沙虱疫病横行肆虐,后果不堪设想。思虑至此,不禁义愤填膺,沉吟片刻,披衣而起,步至窗前。只见那林立大厦之间,万家灯火莹煌,婆娑树影之下,男女行人往来。偌大一道天幕,叫那世间灯火,烘染得微微有些发红。医者仁心,心系瘟病。那沙虱虽说来去无踪去无影,目不能视,倏忽之间,却似乎被蒋大夫心灵感应到了,蒋大夫仿佛看到了一个巨大的黑影,正向那和平的人世,压将下 来……

翌日,蒋大夫去了医院,只听得合院的医生护士,提起那张文康之言,未有不切齿痛骂者。列位,你道那医生护士何以如此愤怒?原来沙虱之疫,感染者多为医护人员。蒋大夫闻知昔日同仁正成批倒下的惨况,亦不禁一阵心寒。事不宜迟,当机立断,杂念尽消,真话来潮。那葫芦里的亘古宝物“讲真话”恰如匣中剑鸣,三尺龙泉要斩那奸邪假话之首。是日之夜,蒋彦永大夫一如往常,走到了窗前电脑桌边,在那熟悉的键盘上,打出了如下一封书信:

各位:

近日来有关SARS的报导已经充斥香港新闻,国际上也是十分重视,对这一危害人类生命健康的大事做了大量的宣传,以使大众对此问题有个正确的态度,这是对人类负责的很正常的工作。

4 月3日中国卫生部长在新闻发布会上说了中国政府已经十分认真地对待了SARS的问题,目前该病已经得到了控制。他提供的数字,北京有12例SARS,死亡3例,我看了后简直是不敢相信。张文康曾是第二军医大毕业的一个医生,但他连做医生最基本的人格标准都不要了。他大概可以算是林彪最得意的学生了,林说:“不说假话,做不了大事”。我想他大概很想做大事,所以就一定要说假话。今天我到病房去,所有的医生护士看了昨天的新闻都非常生气。所以我就给各位发此信,希望你们也能努力为人类的生命和健康负责,用新闻工作者的正直呼声,参加到这一和SARS斗争的行列中来。

下面我给各位提供一些我了解的很局限的情况:

301 医院在两会刚开会时,遇到一位老人来看病,当时他的病情相当重,因疑为SARS就转到302传染病院去治疗。当时302医院也没经验,在对该病人诊治过程中就有近十位医生护士被传上了。那位老人因病太重,入院两天就病故了,他的夫人也很快入了302医院,但也在短期内病故。就在此时,卫生部找了各院的领导去开会,意思是北京已经有了此病,但作为纪律,不许宣传,要为开好两会创造安定的条件。不久,301医院的肝外科收了一个肝胆病人,人院后表现出 SARS的情况,转309医院后不治身死。不幸的是肝胆病房有2位医生、3位护士被传上此病,幸好得到及时治疗现在都在康复中,肝胆病房被迫关闭。301 医院还有其它几个病房也有类似情况,有些医护人员被传上,病房关闭,301医院的幼儿园也已关闭。

我看了新闻后就打电话向309医院(现在是总后指定收治SARS的医院)谘询,他们也看了新闻,说张简直是胡说八道,309医院已经收治了60例SARS病人,到4月3日已有6人死亡,到4月5 日已有7人死亡。因309的病房已满,总后又让302医院再收治。另外,在武警医疗系统中数十名SARS病人中,病情较重的5例也转到302医院治疗。蒋大夫

正是蒋大夫祭起了这“讲真话”的亘古宝物,打出了这封讲真话的书信,有分教:挽华夏狂澜于既倒,防沙虱肆虐于无形。

兜率宫上的李耳微微点头道:“孺子可教。仲尼道兄的儒教还是能管点用啊!”遂将张氏谎言、蒋氏真话以及人间媒体上如潮般的反应文字一一录下。正是蒋公愤怒,大夫勇揭真相;张氏从容,部长惯撒天谎。列位看官,请看!

附文:【在google搜索网输进篇目,即可显示。各回附文皆同。】
.有关世界、全国、京城沙虱情况报导
.有关张文康讲话、报导、反馈
.有关蒋彦永信件的报导

来源:自由圣火

本文短网址: 转载请注明出处,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有奖征文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