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与"交易招生"者曝内幕 30万让落榜生进北大?


北京大学30万元,人民大学28万元,上海财经大学8万元……江西人谢新国向晨报记者提供的这份“高校招生价格表”,上面竟然有125所国内大专院校的明码标价。

这份“高校招生价格表”来自“上海有高教育咨询有限公司”的网站。谢新国于2006年3月加盟这个公司,公司方面告诉他,只要他在老家以有高教育的名义,将那些高考落榜的学生找来“圆大学梦”,就能赚钱。“连北京大学这样的名校都能以‘体育特长生’的名义操作进去,这让我感到害怕,所以决定中断与该公司的合作,但加盟费一直拿不回来。”

  “加盟商”曝内幕

  “高校招生价格表”涉及125所各类院校

  上海有高教育咨询有限公司是一家什么样的公司?记者在该公司网站上看到,这是一家专业经营上大学、到大都市接受培训就业指导与出国留学等项目的全程服务提供商,客户群体定位于没能顺利走进大学的全国学龄青年(落榜生)。

  谢新国告诉记者,这家公司把教育招生做成了“连锁加盟”,加盟商只要支付一定的加盟费、保证金,就能代理某一地区的业务。该公司一开始自称“只与民办或成人教育方面的学校合作”,但交钱加盟后就能知道内情——将落榜生弄进大学甚至名牌大学。他的依据就是来自有高公司网站上的“高校招生价格表”。加盟商的赢利点在于,“通过发展下级加盟可提取下级加盟商加盟费中70%的利润,以及开拓生源,通过介绍学生直接产生盈利”。

  去年3月,谢新国付了1.9万元加盟费,收到一个能够进入公司网站后台的用户名和密码。到了6月份,一些知名大学被明码标价地放在上面,最贵的北大要价30万元,其他大学以3万至8万元的价格公布其上。

  在谢新国提供的这份2006年的“高校招生价格表”上,记者看到,100多页的材料中总共有125所国内各类院校。

  自称以“体育特长生”资格统招,费用不得外传

  “高校招生价格表”在北京大学一页上,特别注明:招生的名额性质为“一本,预科,学生将以‘体育特长生’的资格,正规统招,网上录取,分数不限,文理不限”。此外还规定,“付费家长不能外传,否则取消录取资格”。

  上海财经大学、中国农业大学等一本院校费用为8万元,南昌理工学院等二本院校费用为6万元,其他三本学校为3万元。

  谢新国说,自从知道公司的“内幕”后,他很不放心,因此去年6月想与公司中断合作关系,收回自己1.9万元的加盟费。为此,他与有高公司交涉了半年多,却始终没有结果。2006年8月14日,他特地到上海静安区公证处,对有高教育咨询有限公司网站加盟商后台的内容进行了公证。

  在这份长达100多页的公证内容中,记者看到第十五条写着:在“有高加盟商管理后台”页面上点击“最新院校信息”项下的北京大学链接,进入页面,其第18页内容即为,北京大学(30万元)、人民大学(28万元)、中央民族大学(18万元)等前文提到的内容。

  “有高公司”辩解

  加盟商私自修改网站后台

  3月20日下午,记者在暗访了上海有高教育咨询有限公司组织的全国加盟招商大会后,与该公司总经理吴燕取得了联系。

  她告诉记者,有高教育现在改名为上海有阳教育信息咨询有限公司,经营的是教育、商务信息咨询和策划,还包括计算机技术方面的业务。公司为上海的民办和成人教育院校服务,经营的是各地的代理招生信息推广业务,不向学生收取费用,学生是向学校付费,最后公司从中抽成,这样的经营方式是在经营许可范围内的。

  对于谢新国提供的这份“高校招生价格表”,吴燕予以否认。她告诉记者,谢新国是去年加入江西上饶地区的加盟商,之所以想退出是因为自己生意做不好,由于合同规定加盟费不予退还,所以他一直与公司有摩擦。“公司不可能拿这些名校的招生名额出来兜售。”她表示,谢新国提供给记者的这份名单,很有可能是加盟商在公司网站后台自行修改的结果。记者追问,为什么公司不对加盟商自行修改后台内容的行为进行修正?她表示,公司平时业务太忙,没有时间经常进行网站维护。

  众多高校回应

  不可能花钱买进大学,如有就是欺诈

  根据有高教育咨询有限公司提供的合作院校名单,记者与交通大学、华东师范大学、复旦大学、北京大学、中国人民大学和上海财经大学招生办取得了联系,这些大学招生办相关人士都表示,学校完全按照国家规定的方式进行招生,如果有人自称花钱就能进大学,肯定是欺诈行为。

  只要“里面的人愿意做”,就能做成

  3月21日,一位曾多次参与“交易招生”的人士向晨报记者讲述了他所经历的操作内幕。

  贩卖定向指标成产业链

  “主要是利用每年的定向指标。”这名叫陈海涛(化名)的参与者告诉记者,背后真正的操纵者则是省级高招办的某些领导和负责学校招生的个别负责人,正是他们的相互联手才使得外人看起来的“不可能”一次次得以顺利完成。

  陈海涛告诉记者,因为定向指标成为众考生及家长追捧的“肥肉”,贩卖定向指标已然成为一个行业,在高端操纵者下面衍生出一层层倒手、加价,最终形成贩卖指标的产业链条。

  在这条招生链条中,陈海涛所扮演的是一个中介角色,联系好需要定向指标的学生,再交由高招办和定向招生学校具体操办。

  操作一个学生收费5万元

  “要完成整个操作,首先要保证有空出来的定向指标,但这并不难。”陈海涛告诉记者,大部分高校都有这样的定向指标,主要受一些国家资源性和基础性单位委托定向培养学生,毕业后直接分配到定向单位工作,其录取分数往往较高校的平均分数低50分左右。但事实上,虽然有些考生填报了定向志愿,最终却选择前面的志愿,致使部分定向名额空出。

  “当我们从学校得知有这样的名额后,便通过朋友和高校的学生在外面联系需要的家长和学生。”陈海涛透露,这些希望得到定向指标的学生都没有达到想要就读学校的录取分数线,更多希望办理定向的学生连起码的定向分数也不够,但他们都可以进行操办。

  “因为在我们的上游即高招办和招生学校都有非常过硬的关系。”陈海涛说,一般操作一个学生的费用是5万元左右,而他从“上面”拿出的价格通常是3万元。

  高招办某负责人收钱投档

  陈海涛告诉记者,找好需要定向招标的学生后,他要与学生的家长签订一份合同,确保孩子能录取到指定学校,指定的本科专业。同时协商好付款方式,通常是双方共同开设一个账户,该账户由双方共存共取,任何单方不得预支、挂失,存折由学生家长保存,该账户内一般先存入3万元,在家长确定孩子正式录取(收到录取通知书或上网查询录取结果无误)后,双方再共同领出,交给陈海涛,同时该协议作废。协议一式两份,双方签字,同时要有互相信任的证明人签字才开始生效。另外2万元家长得先付给陈海涛,用以垫付给“里面的人”——高招办某个经办人作为定金。接下来,这位高招办人士便指示投档操作人员,在网上以手动投档的方式将这名学生的档案直接投到指定学校。协议完成后,陈海涛再从存折里拿出1万元打到该经办人的账户。

  其他人察觉蹊跷也不声张

  陈海涛告诉记者,由于都是网上录取,按照正常的录取方式进行,外人根本看不出任何蛛丝马迹,也不会留下任何痕迹,即使录取学校的其他招生负责人注意到分数上的差异也不会声张,因为他们也搞不清楚这个学生究竟是谁的“关系”。

  “去年,我总共办理了3起。”陈海涛说,今年他还将继续干,虽然各地高招办不断加大了定向招生的管理力度,但他相信只要“里面的人愿意做”就一定能做成。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