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做房奴都做不了


七十年代末出生的我总有一种隐隐的感觉:我们这一代就是社会的实验品,实验成功也好,失败也罢,让我们总是在磨练与期待之中倍受煎熬......
  
   这一年(79)的人,赶在了计划生育之前,适逢改革好年景,算是幸运儿,同时也领略了另外一种无奈--没有弟弟妹妹的孤寂的惨淡的童年、教材内容与考试形式变幻莫测的学业、黄河决堤般的大学扩招、应付差事的四年时光、踏破铁鞋难找的求职等等,时下,毕业已三年有余,没站稳脚,没来得及放些多余的钱在银行,没来得及找到相伴一生的知音,总之,太多的事情好像都还没来得及,房产的泡沫却匆匆地来了,毫不留情,严严实实的把我埋在里面,透不过气来,我想,是否明天醒来,我就是一个十足的奴隶,为了那一百平米,我要被银行职员无情的拎来拎去,足足二十年啊!
  
   零三年终于毕业了,上班了,自己领到工资了,却迫于偿还那四年青春赌来的一台高债,觉得房子是遥远遥远的事情,那时房价1500元/平米;
  
   零四年终于无债一身轻了,义气的性格让自己不自觉成了债主,房子仍然无所谓,它与朋友无法相提并论,房价1800元/平米;
  
   零五年银行有了些许余款,打算留意一下房市了,老天开始跟我开起了永无休止的玩笑,2000、2200、2500、2900......我的能量总是与首付相差四位数字,我郁闷:“要是早生一年多好啊!”房子在搁置。
  
   零六年,该考虑爱情筑建小巢了,况且,奥运会朋友亲人来了不能没有落脚的地方啊,必须出手----倾力出击,窃取了父母的血汗,接受了亲朋好友的救济,甚至,把接济朋友的那一丁点也厚颜的要了回来。等一切准备就绪,房价已经飙升至4500元/平米,我的能力只能是在最差的角落等待别人挑拣以后剩下的可怜巴巴六七十平米,以后的日子却是工资加奖金全额奉献给银行。我无可奈何,冠以自己时髦的称呼“房奴”,无奈的加入购房的行列,期待能有一所较为满意的小巢,只要那个小本本冠以张越的名字,也就算是“房奴”的家。
  
   购房的事情远没有想象的那么简单,飙升的房价早已成就了一批炒访团的伟业,你想买的,你能买的,偏偏总是在他们手中掌握着,即使是新开盘的楼市,也在内部人的手中,想买?得掏好处费,30万的房子好处费能收到6万,你买不起有买得起的,畸形的房市,泡沫的经济让我真的无所适从,政府的政策法规只能把我们越规越死,牢牢套上。下定了决心要买就会想尽各种办法,新房不成转向二手市场,实际,二手房子在交完营业税个人所得税等项目之后,不比新房便宜,好的一点是现房,能即刻受益,买涨不买落的规律也不见得会亏的太多,我个人的看法更倾向于没有装修过的二手房,于是找人搜索房源信息,托中介帮忙,总是还能找到中意的,这总算让我饱尝几个月的艰辛的心找到了暂时的慰籍。
  
   好事不长久,将近一年了,喜悦的泡泡只在我的眼前晃悠了两下就消逝的无影无踪了。第一次上午谈定一处,说好下午签合同交定金,中午房主反悔不买了,第一个色彩斑斓的肥皂泡就这么快就破灭了,这是在两个月以前了;另一次,牺牲了十一总算搞定一处,眼看已经板上钉钉十拿九稳了,上班这两天尽忙着办加章手续了,下午贷款有了头绪,晚上赶着跟房主签协议,开车到中途接到中介电话,房主反悔了,我傻了眼,这事就发生在两个小时以前。
  
   总说“好事多磨”,这次我领教了多磨,却没有怎么感受到好事的降临。现在,我平静下来写了这些跟大家诉说一下心中的不快,虽然房子的事情还得向后拖延,可是心中还存侥幸,房虽没买,钱仍在手中,两次反悔把我两次从沦为“房奴”边沿拽回,不知道这是福是祸,我还得继续接受煎熬与磨练......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