孔子论诗

2007-04-21 07:09 作者: 李剑

手机版 正体 0个留言 打印 特大

诗是先秦六艺之一,是贵族士大夫教导子弟的必备科目。在当时,诗除了用来记述史事言论、陶冶性情之外,还用来“赋诗言志”,就是引用《诗》中的句子来表达自己的观点。

孔子非常重视诗,在《论语》里,留下来不少他论及诗的言辞。

孔子高度评价《诗经》,他说:“《诗经》三百首,用一句话来概括,叫‘思无邪’!”

孔子又评价《诗经》之首篇《关雎》,他说:“《关雎》这首诗好啊,快乐而不过份,悲哀而不毁伤。”

他从培养人成才的角度上说:“兴于诗、立于礼、成于乐。”孔子认为诗是一个人修养的起点。

孔子曾经一个人站在庭院里,儿子孔鲤从旁边小步走过。孔子问:“你学诗了吗?”孔鲤回答说:“还没有呢!”孔子说:“不学诗,就不懂的怎么说话。”孔鲤告退后就去学诗了。

后来孔子又问孔鲤:“你学《周南》、《召南》篇了吗?一个人如果不学习《周南》、《召南》,好象面对墙壁而站,什么也看不见,一步也不能前進。”

孔子也曾对弟子们说:“你们为什么不去学诗呢?诗,可以激发情志,可以考见得失,可以寻师交友,可以批评讽刺。近的说,可以用其中的道理侍奉父母;远的说,可以用其中的道理侍奉君主。还可以让你多认识鸟兽草木的名字。”

子夏请教关于诗的问题,说:“《卫风·硕人》里有这样的句子:‘笑脸上有可爱的酒窝,美丽的眼睛黑白分明,就象在洁白的底子上配上五彩的颜色。’是指什么?”孔子说:“就象画画一样,先要打好质地,然后再加以文饰。”

子夏问:“就象忠信之人,才可以学习礼仪一样吗?(否则容易虚伪)”孔子称赞的说:“商(子夏的名)真是能发扬我意思的人啊!这样的人,才可以跟他谈论《诗》!”

子贡有一次问孔子:“贫穷而涎媚,富裕而不骄纵,怎么样呢?”孔子说:“也不错。不过不如贫穷而能快乐,富裕而喜好礼仪。”

子贡又问:“《卫风·淇澳》说:‘就象制骨器,精益求精,切而后磋;就象制玉器,琢而后磨。’是不是就是这个意思?”

孔子说:“赐(子贡的名)这样的人,可以跟他谈论《诗》了!把说出来的话告诉他,他就能明白还没有说出来的话。”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