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外汇投资者的遭遇

2007-05-01 11:52 作者: 朱锴

手机版 正体 0个留言 打印 特大

我叫朱锴,是中国人。在国内长期受到中共(中共公安部、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中共央行、和中共国家外汇管理局)的残酷压迫和迫害,如今我逃到菲律宾马尼拉寻求政治避难,中共仍然穷追不舍,中共勾结在菲华人黑帮,以钱收买菲律宾人(包括政府官员和联合国官员)和当地华人华侨,对我的政治避难请求千方百计设卡,还跟踪我、监视我,抢劫我绝大部分财物,下药毒我(主要是房东),目前正在安排大批人员车辆跟踪监视我,以破坏我在网上做外汇投资。希望贵台报能将我之情况和中共使用的流氓地痞手段公之于社会,否则我性命不保。我已经掌握大量证据和证人,如果贵报感兴趣,或许能从这些证人和证据中发掘出中共是何等的无耻。

在国内,我是公司的财务总监。他们暗地里污蔑、诽谤,以至我无法工作(后来知道是中共所为);中共指使中国电信、中国联通、中国移动等干扰、破坏我使用手机、固定电话和电脑;中共还不惜一切代价在国内国际金融市场上干扰、破坏我做投资。国内股票、期货市场全是中共官员操控的内幕交易市场,所以中共证监会能轻而易举地破坏我的投资。为了阻止破坏我上网做外汇投资,中共通过中国电信控制着我的个人电脑。我只得去网吧上网做外汇,中共公安就跟踪监视,然后告之当地公安部门的电脑控制中心控制着我正在网吧上网的电脑,然后国家外汇管理局不惜代价用国家外汇储备在国际外汇市场上破坏我的外汇投资。

中共四部委的官员为什么要利用职务之便、非法地使用流氓地痞手段、利用一国之力去打击迫害一个普通老百姓?因为,在国内房地产、教育、医疗、金融等诸多领域,中共官员借改革之际大发横财。由于他们是暗箱操作、内幕交易,加之中共控制了媒体,所以全国老百姓都被他们蒙在鼓里。唯有对股票市场,我十分清楚,中共证监会如何通过制定国家政策为中共官员疯狂地进行内幕交易提供方便,中共证监会如何通过制定国家政策诱骗广大中小股民,中共官员如何通过证监会、上市公司、基金公司、证券公司等操作平台操纵股价和股票指数的。我在网上将中共官员在股市里抽老千之牌一张张地给揭开了。中共官员的丑恶行径才大白与天下。中共及其官员对我恨之入骨,长期来暗中暗算我,去年7月,我发现后中共官员便安排公安明目张胆跟踪监视我,我不得已背井离乡。

令人失望的是,在菲律宾马尼拉,中共仍然能肆无忌惮地跟踪监视我、谋害我,企图切断我的一切经济来源,不断地给我制造麻烦。

1、去年12月5,我去CFSI(联合国人权事务专署下属机构),该处主管人员十分清楚告诉我,待菲政府批准后我每月能得到4630元PESO的经济济助,但是今年3月11日,该官员却告诉我只有一个月的经济救济。按照菲律宾法律,我在三年内不能找工作,没有救济,我如何生活?CFSI的180度转变完全是中共施压之故;

2、我在马尼拉被抢两次,此前中共的线人(至少是线人)许永庆知道我的去向。

3、我住在马尼拉SAMPALOC IBARRA大街1320,中共给该房东(菲律宾人)钱物,并在一周内邀请他们夫妻吃饭游乐两正天加一晚。之后,该人持续对我下毒药,我因此3天3夜无法入睡、强烈的咳嗽,之后病倒了一个月。

4、我无钱看病,去菲律宾华侨浸信会(教会)诊所(免费义诊),但是,中共设法阻止。中共找到教会的主要赞助人华人企业,阻止教会(李医生,男性)为我看病;

5、跟踪监视我的菲律宾人:许永庆(住STN CRUZ M.HIZON 大街1325号),JENG(女,住SAMPALOC CONCEPCON 大街1319号),一个女人(住SAMPALOC E.QUINTOS大街1523号),房东(SAMPALOC E.QUINTOS大街1524号),房东夫妻及兄弟(住SAMPALOC IBARRA大街1320),房东夫妻、房东兄弟的妻子ELI(此人后来拒绝)及其他亲属(住QUEZOM BACO大街65号),组织者(见过3人,不知姓名及住所);

6、至今,我至少服过3种毒药。一种,我服后无法睡觉;一种,我服后会有强烈的咳嗽;还有一种是含氯气的消毒液(严重超量);

7、中共欺骗、施压菲律宾华侨社团和在菲华人,我在菲得不到华人华侨的任何支持,相反他们帮助中共搜索我的情报、监视我,向中共报告我的住址。

8、中共特务不惜一切破坏我做外汇投资(我没有钱,是帮朋友做,朋友提供我生活费)。(1)中共污蔑我的名誉,威胁利诱与我合作投资的朋友,破坏了我两次做外汇投资的机会;(2)我在PCKLINK网吧有一台相对固定的电脑,中共特务在该电脑上装有监控设备(直接连接到中共国家外汇管理局)。使用其他两台电脑后,我才发觉所在网吧的40台电脑可能全装有监控我的设备;(3)我4月23日开始做外汇,4天内我赚了30%(一般情况下,在外汇市场,我一个月能赚100%),中共及其特务慌了。由于我在PCK网吧被监视,4月26日晚,我就去其他网吧下单,中共安排大批人手和车辆监视、跟踪,然后将所获我的外汇交易信息传递给北京中共国家外汇管理局,后者利用其掌握的万亿外汇储备在国际外汇市场破坏我的投资(这也是中共公安在国内跟踪监视我的主要目的之一)。4月27日,我去其他网吧,我周围网吧的路口都有车辆和中共特务等我,现在中共收买了我开户的外汇经纪公司工作人员,很容易就能获得我的外汇交易资料;

9、中共特务多次(有证据)进入我的房间。(1)3月12,我外出,中共特务进入我房间,不知道我手提箱密码,他们就把它撬开、(2) 3月29日晚,我洗澡回来,发现门锁有异样,我知道中共特务潜入我房间下毒,我不得已放弃刚买的油、酱油和盐。(3 )3月31日夜间,中共特务进入我房间,并遗留下弃物。(4 )4月1日夜间,因为楼上有动静,我被惊醒的,突然发现从天花板先后两种光束直射向我,先是一种小圆圈光束,后是天花板被掀开的光束,我害怕极了,大声喝斥“WHO ARE YOU?”,没有人回答,光束消失了。第二天问房东,房东说不知。(5)4月18日夜晚,有人要伤害我,我骂她后止才停止(6) 4月23日晚,我回宿舍发现门锁有异样。

我不得已才来菲律宾。在大陆,我无法工作,无法做投资,而且中共公安已经开始准备抓我。由于我在网上用的不是真名,也没有公开过自己真实身份,中共公安跟踪我的另一个主要目的就是希望能抓住我的证据。在网吧我一旦发觉周围有异常马上离开,所以公安一无所获。然而在菲律宾,我没有亲戚、同学、同乡和朋友,我找不到中国海外民主人士及组织,如今陷入绝境。此前,中共对我采取的措施是,断我一切经济来源,让我自然走向死亡。如果中共无法破坏、阻止我做外汇投资,他们会对我下毒手的。在国内,我没有任何仇人,来菲之前,我没有一个认识的人在菲,如果我在菲遭遇不测,那一定是中共干的。果真如此,希望贵报能向中国大陆的广大中小股民通报,我的血全是为他们而流的,中共官员比二十世纪初的资本家有过之而无不及,中共实质上已经蜕变为压迫剥削中国人民的官僚资产阶级,中共是法西斯!


朱锴
2007-4-27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