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则官场中的真笑话


县长下乡检查工作之余,酒醉饭饱后,蒸了个桑拿,然后舒舒服服地坐到卡拉OK包房唱起歌来,一首歌未了,就急匆匆跑进卫生间,回来不到三分钟又去,来来往往了五六次,身旁的小姐忍不住了,关心地问:“怎么样了,是不是不舒服?”他又站了起来,边走边答:“没事没是,只是尿喝多了,酒就多了。”

县长视察乡镇后,踉踉跄跄地爬回小轿车,车行不久,他大叫停车,司机赶紧靠边停下,他推开门下车依靠着一棵半大不粗的小树旁小解起来,好大一会也不见上车,随行的主任下车去叫他,走近一看,只见他的皮带将小树连同自己的腰一起系住了,他依就是醉眼蒙眬,两手推桑着小树,口中喃喃自语:“别拉我,我付过钱了。”

县长升迁,盍部欢庆,酒没少喝,歌没少唱……,终于累了,该回家了,主任和司机一左一右架着他回家,“砰砰砰……”,门开了,×长夫人一脸的不高兴,正要训斥,×长微微睁开眼睛,瞟了一眼,连连说道:“错了错了,走错包厢了,那小姐没这么老。”

刚刚上任的宣传部长,兴冲冲地走上讲台,给全体干部讲“爱国主义教育”课。他打开崭新的讲义夹,清了清嗓子,说:“今天讲历史上发生过的改革事件,……我国清朝的戊戌变法,康有为和谭嗣同被杀后,一些维新派人士逃往日本,而日本在女皇的领导下,进行了明治维新……”我一打听,他还是理工专业的高才生呢。

我有个在政府机关工作的老同学,读书时是班上的白字大王,几年不见,今日巧遇,我看着不到发福年纪的他说:“你又发福了,又升官了吧?”他笑笑:“是,升处长三个月了。哎,真没办法,就是喝白开水也长肉。”“你呀,该到老少边穷的地方去吃吃苦。”“你呢,还在基层?”“是啊,我又不龙(庞)大,做人又出(倔),是升不了官的。”我用他的白字调侃着。他的脸掠过一丝不易察觉的不快,瞬间就消失的无影无踪了,依就是一脸的阳光:“你呀,还是那么玩世不恭,真的是病入膏盲(肓),不可药救。人无完人,有谁是白璧无假(瑕)的。”

宣传部长语录:
什么是君主立宪,就是皇帝和皇后共同管理国家。
都而十一世纪了,可是英国还是封建统治,还是女皇帝呢!
1900年清朝与俄国签定的《庚子条约》一次赔款九亿三千万两白银,为当时全国人口人均二两白银。

某乡村农业普查员接到乡政府对本村进行农村现状调查的指令,指令明确该村“鸡、鸭禽类圈养数:10000只。”的指标,普查员挨门逐户清点,反反复复计算,22户人家共有375只鸡、鸭。他急了,匆匆忙忙找到普查办主任汇报,主任听后,气急败坏的说:“你是个木脑壳,鸡蛋、鸭蛋有吧,鸡生蛋,蛋生鸡,咯讲烂了的道理你还不晓得,去,去,重新清算再报。”

今天元旦,闲来无事,带着六岁的孙儿上街,途经中级人民法院宿舍区,一阵惊天动地的鞭炮声从里面传来,接着,就是汽车的轰鸣声、喇叭声由里及外,径直传上大马路。我牵着孙子的手和所有路人一样,伫立于人行道,看着婚礼车队缓缓驰过。
“爷爷,这都是些什么车?”
“前面十辆是奔驰,后面是些宝马、奥迪。都是高级车。”
“爷爷,我数了有三十六部,比你买给我的小轿车还多二十部。”
“哈……,我那是玩具,要真的买得起,这辈子莫做这个梦了。”
“爷爷,他们是做什么的,有这多车?”
“法院里的法官。法警车都在迎亲车队里。我的儿子,你的爸爸,小小的技术员……。”
“爷爷莫急,我生个崽去做法官,等您结婚时开还多的车。”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