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泰山学院女大学生之死调查

2007-05-25 23:54 作者: 齐崇淮

手机版 正体 3个留言 打印 特大



四月的齐鲁大地,阳光灿烂。

2007年4月7日,对于许多人来说,这是一个普通的日子。但对于山东省菏泽市单县中医院的药剂师张照桐来说,这一天却发生了太多太多的事情:

这一天,张照桐从山东省泰安市某拘留所释放出来,见到了久违的阳光。

这一天,释放出来的张照桐被公安人员最后通牒:女儿张翠的尸体要强行火化,山东省泰山学院共给予张翠死亡补偿金16万元。以后不准再为此上访。

这一天,张照桐的次女张翠在泰安某殡仪馆躺了两年多之后,在张照桐悲痛欲绝中遭强行火化。

这一天,张照桐听到了一句至理名言,女儿火化时,一位公安民警“教训”他:“你女儿就算他杀,你也没孩子了,对吧!你上访,这是给共产党作对!你想想,你给共产党作对,你这官司能打赢了?”

“这一天是黑色的,杀害女儿的凶手自今逍遥法外”张照桐悲愤地说。


山东泰山学院女大学生之死调查

作者: 正义

张照桐之女张翠生前是山东省泰山学院03级英语系的学生。泰山学院坐落在五岳之首的山东省泰安市。

2004年5月11日下午16时许,张翠在教室“神秘”失踪,三天后在离学院七华里的一座水库里发现死亡。虽经山东省泰安市公安局、山东省公安厅、公安部尸检认定系生前溺水死亡。但两年多来,其父张照桐仍然以该校教师孙增福案发后逃跑,以及女儿尸体咽喉部有明显的绳勒痕迹、两侧舌骨大角骨折为由苦苦四处告状,要求有关部门尽快破案、缉拿凶手,还女儿一个公道。

两年多来,山东省泰山学院有关人员与张翠之父张照桐接触20多次,要求以经济补偿的方式了结此案,但都被张照桐拒绝。

女大学生张翠之死是自杀?他杀?还是意外死亡?一时间迷雾重重。而女大学生死后学院一教师的神秘失踪,更让此案疑窦重生。

女儿就这样死了

张翠家住山东省菏泽市单县,父亲张照桐是单县中医院的一名药剂师,母亲黄巧玲是家庭妇女,姐姐张倩(化名)大学毕业后也在当地一家医院工作。张翠是张照桐的二女儿。据张照桐介绍,女儿在政治上比较进步,高中时就申请加入了中国共产党,2003年参加高考,同年被泰山学院录取,9月份入校,在该校外语系8班学习。班主任是孙增福,女儿死时才20岁,花一样的年龄。

张照桐在接受采访时记者看到,丧女之痛已使今年55岁的张照桐满脸焦悴。他说,这两年,仅去北京上访就有30多次了,就是想给女儿的死讨个公道!

面对记者,回忆起女儿的往事,这位山东汉子竟然失声痛哭。

2004年5月12日早8时许,正在上班的张照桐突然接到泰山学院的电话,电话里说:“张翠一夜没有回寝室,寻找未果,请你们到学校来一次。”

当天中午,张照桐乘车赶到300里之外的泰山学院,系里的张继国书记接待了他。张继国说:张翠11日下午15时在系里参加党员会议,其表现未发现有异常情况,会上还让张翠推荐5名学生党员16时在教室内打扫卫生,之后,班里的同学再也没有人看见张翠。

随后,张照桐来到女儿上课的教室,在教室里,张照桐发现女儿的各种学习用品都整齐的摆放在课桌上。它们是:书打开着,练习本摆在桌子上,而钱夹、登山证、学生证均在桌洞里。看到这些,张照桐想:女儿也许出去找朋友玩去了?也许办事未归但没有来得及给老师请假?

但到了女儿的宿舍,张照桐却大吃一惊,女儿的床铺已被人翻得乱七八糟,橱子也被人撬开。宿舍的其她同学告诉张照桐:这是班主任孙增福干的。同学们说,孙增福从橱子里拿走了张翠的一封信和一盘磁带。

这时,时间已经是12日的傍晚了。张照桐向泰山学院的有关领导反映了这个情况后,学院有关人员立即找孙增福谈话,孙增福开始不承认拿走了张翠的东西,经过反覆做工作,孙增福才最终承认是自己撬开了张翠的橱子,拿走了一封信和一盘磁带。但已销毁。孙增福说,自己和张翠已有师生恋关系,亦发生了性关系,后想摆脱张翠,但张翠不同意。当询问张翠的下落时,孙增福坚称:不知道。

13日一早,泰山学院及时把孙增福和张翠的关系向张照桐进行了通报,听了这个情况后,张照桐的脑袋如五雷轰顶:现在,女儿生不见人,死不见尸,是不是孙增福为了摆脱女儿把女儿给害了?

张照桐不敢怠慢,他急忙赶到泰安市公安局岱岳分局大河派出所报案。

5月14日下午13时30分左右,当地老百姓在离泰安学院7华里的大河水库钓鱼时发现了张翠的尸体。

是自杀还是他杀

5月15日上午,张照桐在别人的搀扶下在泰安殡仪馆见到了女儿张翠,但此时的女儿已不能再叫他一声:“爸爸”了。

最让张照桐心碎的是,此时此刻,张翠身边只有自己一个亲人。原来,张翠的姐姐张倩在宁夏某医学院读书,为了照顾大女儿,张翠的妈妈也随大女儿去了宁夏,由于在宁夏人生地不熟,于是,她是边做生意边承担着照顾女儿的责任。张翠出事后,张照桐担心影响大女儿的学习和担心路途遥远,所以一直没有把这个噩耗告诉远在宁夏的亲人。他把所有的痛苦都一个人扛了起来。

张照桐的父亲是一位老中医,自己又长期在医院工作,悲痛过后,张照桐仔细的查看了女儿的尸体。张照桐发现:女儿张翠左眼球结膜下有片状出血;舌尖露出上、下牙齿外;口、鼻部都有流血痕迹而无泡沫;左手有外伤,双上肢有多处表皮擦伤。

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张照桐说:“这些现象,是掐、勒、缢、捂等强窒息所致的典型的尸体现象”

女儿尸体上的伤痕从哪里来?花一样年龄的女儿为什么死于非命?凶手是谁?作为父亲,张照桐向泰山学院提出了质疑!

5月15日下午15时30分,泰安市公安局岱岳分局法医王河涛向张照桐宣布:张翠是溺水自杀。面对这个结论,张照桐无法接受,他当场提出质疑:“自杀的依据是什么?”法医王河涛回答:“根据尸表现象。”张照桐又问:“你说是溺水死亡,那么张翠尸体上为什么会出现的掐、勒、捂、缢死的特征呢?”王法医说:“对这个问题我没法解释。”

怎样才能知道女儿死亡的真相呢?王法医说“对尸体进行解剖呀,但要交10000块钱的费用。”为了查明孩子的死因,张照桐同意交钱解剖。

5月16日上午11时,泰安市公安局岱岳分局法医邓振华、王河涛开始对张翠的尸体进行解剖。6月14日,鉴定结论出来:溺水死亡。

对于这份鉴定,张照桐认为是:无视客观事实,没有科学依据。

在张照桐的再三要求下,7月6日,公安部物证鉴定中心法医孙建军、李俊涛来到泰安,开始对张翠的尸体重新解剖复检。解剖时,李俊涛发现张翠舌骨骨折,并让孙建军进行了记录。当时,张照桐就在现场,他清清楚楚地听到了两人的对话。

张照桐认为:给女儿讨还公道的机会来临了。但当8月6日公安部的鉴定书下来时,他看到的依然是失望,这份(2004)公物证鉴字4742号鉴定书的结论是:张翠符合溺水死亡。

而他在尸检现场听到的“舌骨骨折”对话,在鉴定书中却成了“舌骨无骨折”。

自己的孩子死后尸体上伤痕累累,却被说成“溺水死亡”!他杀的铁证如山,公安机关却不立案!那么,这一切看似正常的背后是谁在暗中指挥呢?张照桐百思不得其解。后来,知情人告诉他,泰安市委某副书记兼任泰山学院的党委书记,这位书记为了维护其政绩,为了学院的声誉和影响,刻意想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可谁还我女儿一个公道呢?”面对记者,张照桐无奈的说。

嫌疑人人间蒸发

2004年7月11日上午10时左右,也就是公安部物证鉴定中心两个法医离开泰安的第五天,被人在学院看管着的孙增福却在看管人员的眼皮底下“胜利”脱逃。并神秘的卖掉了自己的摩托车、计算机,取走了银行的所有存款。

孙增福为什么逃跑?他为什么偏偏选在这个时间逃跑?张照桐说:“因为他是害死我女儿的真正凶手,他怕公安部的法医真的鉴定出什么来。”

记者手里有一份2004年5月14日泰山学院外语系给学院保卫处的汇报材料。材料共三页纸,手写,落款处盖着“泰山学院外语系”的公章。下面是汇报材料的主要内容。从这份材料中我们大致可以还原张翠失踪的前因后果:

“外语系张首宏老师在2004年5月11日晚11:00接到张翠所在宿舍(5号宿舍楼3027房间,电话6714406)的电话,得知张翠未回宿舍住宿,(张首宏——记者注)马上赶到学校向系领导作了汇报,并在校园内开始寻找。晚上12:00左右,寻找未果,通知了张翠的家长。12日早6:00左右,张首宏老师扩大了寻找范围,在学校西部的建筑区和南边的铁路旁寻找,至12日早8:00,仍未找到,遂通知家长到学校来,并开始在同学中了解情况,寻找线索,外语系领导及时向校领导作了汇报。”

“12日一天,外语系师生一边派人到处寻找,一边在同学中了解情况。寻找队伍40多人,分成4组,分别到铁路、大河、学校西边的建筑工地、山头、小树林,学校北边的树林、山上仔细查找。在了解中发现,张翠失踪与孙增福有直接关系。孙增福,男,山东沂水人,外语系日语老师,2003年参加工作,外语系2003级兼职辅导员,曾担任2003级8班(张翠所在班)班主任。向学院领导汇报后,12日晚保卫处、学生处、外语系领导与孙增福进行了谈话。了解到以下情况(孙增福口述并承认):

2004年春节前,孙增福与张翠存在不正常的师生恋关系,并有一个晚上张曾在孙的单身宿舍留宿。期间张曾打电话告诉宿舍成员,说她在团总支办公室和陈某(外语系2002级学生)一起上网,(事后调查,陈某不知道这件事情),晚上不回宿舍了。

2004年春节过后,孙极力想摆脱这种关系,但张不同意。春节期间,两人曾多次通电话,张翠在电话中曾大哭。春节后,孙采取了不见面,不说话等办法摆脱张。

张翠失踪前20多天,曾写过一份遗书,并独自一人到铁道旁被发现,孙私下处理了这件事情,孙告诉知情同学,不要告诉系里的老师。

12日上午,张首宏与孙增福两人分别到张翠所在的教室和宿舍了解线索,孙和两位同学(唐某某、李某某)到宿舍后,在张的床上未发现任何有价值的东西,孙擅自决定撬开张的壁橱,拿走一封写满字的信件,告诉学生:拿回去给张首宏老师看。回到办公室后,孙告诉张首宏老师床上未发现有价值的线索,问到壁橱,孙回答壁橱锁着未看。在12日晚上的谈话中,孙一开始拒不承认拿走信件,后来在证据面前承认拿走的是两人之间的通信,并声称已销毁。”

老师们要求立案侦查

记者在泰山学院外语系写给保卫处的报告中还看到,当初,系里在了解了事情的情况后,发现了孙增福在张翠失踪后存在很多疑点和反常表现。并建议保卫处把清况上报给学校领导,请求公安部门立案。理由有六条:

一、 孙在张翠失踪后,表现出紧张、不安的情绪,特别是在见到张的家长(张照桐)后,异常紧张。孙在此之前,曾以看病为由找张的家长要药看病,并在一起吃饭。

二、 5月11日晚11:02分左右,张首宏老师曾给孙增福打手机,让其一起去寻找张翠,但孙的手机在接通后遂关机,后证实孙的手机上有这一未接电话,呼入时间使11日晚11:02分,但孙不承认。

三、 12日上午孙在带2名学生去张翠宿舍找线索的路上,曾到学院超市的话吧里打电话,声音很小,表情很严肃(未用自己的手机)。

四、 据张翠宿舍的其他同学反映,2004年春节前张翠曾有呕吐现象,并到医院查体。春节后很少使用卫生巾。

五、 据同学反映,有一名叫某某某的人(物理系学生,孙的侄子)曾多次给张翠送纸条。

六、 据同学反映,张翠失踪前有在梦中哭泣,梦中大叫的现象。同学问起时,张翠说有人在掐她的脖子。

这六条建议报到校保卫处后,当初,善良的老师们和家长一样,眼睁睁地期盼着凶手能早日落网,还死者一个公道。但两年过去了,公安机关一直不予立案。孙增福逃脱后至今也没有音信。

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外语系党委书记付义光说:我是后来接手这件事的,我们对老张(指张照桐)表示深切的同情。自孙增福出走后,学院一直在寻找其下落。多次到其老家沂水查看,并经常与其哥电话联系,要求孙增福回校。另外,还通过电话与孙增福有可能取得地方、单位联系查找,但至今孙增福一点消息也没有。

付义光书记介绍:学院一直在寻找解决这件事情的办法,曾多次到张照桐家中协商,想以经济补偿的方式解决,但张照桐一直不同意。

张照桐说:泰安学院给我16万块钱,让我了结此案。作为父亲,这16万块钱我能花得出去吗?我现在需要的是女儿死亡的真相!

关于尸检报告

张照桐认为,女儿的“问题”迟迟得不到解决的关键是尸检的“鉴定书”出了问题,为此,他走访了北京、湖北的一些医学专家。专家们的一致说法是:死者的“两侧舌骨大角骨折”是强窒息形成的。如绳勒、手掐。

尸检鉴定书有没有“问题”?记者来到泰安市公安局岱岳分局,想采访一下当初负责此案的王河涛法医。在有关人员的指点下,记者走进4楼的一间办公室,一位年轻的民警接待了记者。当听说采访王河涛时,这位民警说:“他出现场了,我给你联系一下”。

电话接通后,记者说明了采访的问题,电话那头的王法医说:“我只是干活的,这些问题你找领导问去把?我还在现场。”之后挂断了电话。

找那位领导呢?记者来到二楼的局办公室,一位女警官热情的接待了记者,她请示后告诉记者:还去4楼刚才的办公室吧。

记者从二楼爬上四楼时,要去的办公室已关门走人。

张照桐说,他也几次到北京和另外两名法医联系,想和他们沟通一下,说说自己的想法,但电话接通后,法医们也是这态度。

永远的伤痛

张翠走了两年有余。女儿张翠的离去,给这个本来平静而又幸福欢乐的家庭带来了永远的伤痛。

张翠的奶奶已是79岁的老人了,现在生活在山东省泰安市宁阳县老家,张翠从小就是跟着她在老家长大的,直到14岁才回到父母身边。张翠出事后,全家人怕老人经不起打击,所以就一直瞒着老太太。每当逢年过节老太太问起孙女时,大家都说:张翠出国了。但避开老太太,每一个人都是泪湿衣襟。

张翠是2004年5月11日失踪,5月14日发现死亡的。为了不影响远在宁夏的张倩学习,张照桐对妻子及大女儿一直封锁着消息。而张翠的母亲黄巧玲及姐姐张倩则是7月15日从宁夏回家探亲时才知道这个噩耗的。当张照桐告诉妻子女儿已经离开2个多月了时,黄巧玲一头栽倒在地。醒来后黄巧玲哭着扒在床底下找女儿。那情那景,让在场的所有人无不潸然泪下。

两年多来,张照桐为了给女儿讨回一个公道,已往返于北京、济南、湖北等地近百次,花费逾5万多元。这对一个本来就不富裕的家庭无疑是雪上加霜。张照桐也是个十分要强的人,这些事情,他都是利用星期六、星期天进行的,为了女儿的事情,他从没向领导请过一天假。其中的辛苦、酸楚只有他自己知道。

两年多来,张照桐为了给女儿讨回一个公道,他艰难的向前走着,因为他知道,在他的背后有许多人在支持着他:张翠的一个同学给他打电话说:叔叔,这个老师太可怕了,我们支持您。2006年11月17日,张照桐所在的单县中医院员工自发的联名向有关单位写信要求严惩凶手。980人的单位竟有651人郑重的写下了自己的名字,按上了自己的手印。这其中,有德高望重的医院纪委书记,也有刚刚进入医院的实习生。

如今,女儿的尸体被强行火化了,没有了。但张照桐说,我时刻牵挂着女儿。


地址:济南市文化东路50号记者站 齐崇淮
电话:0531 82662598
手机:13853199143


山东省单县中心医院主管药师张照桐
电 话:0530-4691778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