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雨相思(三十二)灵魂复苏

2007-10-15 09:45 作者: 娄宏伟

手机版 正体 0个留言 打印 特大

(三十二)灵魂复苏

“SARS”肆虐北京期间,我大部份时间呆在家里,倒正是有时间读读平时没时间看的书,想想平时没时间想的问题。那几天在看前苏联作家索尔仁尼琴的一些作品。索尔仁尼琴因为在和一个朋友的通信中批评了斯大林,被以“进行反苏宣传和阴谋建立反苏组织”的罪名判了八年劳改,刑满后被流放到哈萨克斯坦,后来他写了多篇揭露苏联监狱与劳改营内幕的小说。他的一句话深深触动了我--“时间没有救赎的能力”。

确实,时间没有救赎的能力。一个人不会仅仅因为年龄的增长而获得智慧和提升道德,我们身边年龄一把仍旧头脑糊涂的人大有人在;另一些人因为经历太多后,反而变的更加自私和善于保护自己。同样,中国社会现状每况愈下,时间的流逝并没有让社会自动变好。

金钱更没有救赎的能力。一个人不会因为钱多了,解决了自己的温饱问题后,就会自动得到境界的升华而转向以帮助他人也能温饱为目的。相反一些人在有钱后变的更加贪婪,贪官越来越多、金额越贪越大就是例子。

甚至,知识本身也没有救赎的能力。一些人读了很多书,硕士、博士的,可知识的增多并没有焕发出其作为“知识份子是社会良心”这样的责任感,他们只是想用自己的知识交换更高的薪水和舒适的生活。而且在成为知识精英后,一些人对弱者的同情和关注却与日俱减。

一次我的一位同班同学兴致勃勃的向我介绍其宏伟目标:他在北京和上海已各买了一套房子,现在正在想在哪里买第三套房子。我对他说,还有很多人连一间房都没有,还有人连饭都吃不上呢。比如那些因卖血感染了爱滋病的人,能吃上饭谁去卖血呵。他听了后嘴里说了两声“是呵是呵”,然后继续说他的第三套房子。我看着他那张原本英气勃发而现在已经因发福而有些变型的脸,不禁一阵难过,是什么把人变成了这个样子?中华民族几千年来信奉“仁、义、礼、智、信”的传统道德,在历史上留下了多少感人可泣的事迹,也有过多少国富民强的朝代。怎么在当今这个人们认为更加文明而发达的时代,中国这个拥有最古老文明的民族的人性反而急速倒退了呢?

索尔仁尼琴对苏联的谴责和批判,不是注重其政治上的罪恶,而是它的道德性的罪恶--让人不信神。缺乏信仰使人没有恒定的道德标准,少于源于内心的自我约束,这样人很容易随波逐流干坏事而不自知,最终使社会整体道德下滑,最后每个人都会成为受害者。

一天下班坐出租车回家,路上司机给我讲了件事,让我深思良久。他说那天他在北京火车站等活儿,来了一个拿着大包小包的人,说去方庄。司机一看那些东西都是农村的包袱,应该是外地人,就想敲一小笔。正常情况应该十五块钱,等那人上了车,告诉他,不打表了,二十五块钱,肯定不亏你。那人想了一下,就点头同意了。等快到了的时候,乘客拿出了一个手机,开始打电话:我马上就到家了,你等会儿下来帮我拿点东西,老家人非要送的。这下司机傻眼了,原来是北京人,要被举报,就有麻烦了。赶紧对他说:“对不起,哥们儿,以为你是外地人呢。你就给十五好了,多了我也不敢要。”乘客笑了一下,还是拿出了二十五块,说:“拿着吧,天也不早了,说不定我上辈子欠你的呢!”司机说:“上辈子?现在中国人哪还有信这个的呢?您是信什么的吧?”乘客说:“我是炼法轮功的。”说着就下车了。司机拿着这二十五块钱,感叹了半天,见了其他乘客就忍不住把这个故事再讲一遍,说:“社会上要都是炼法轮功的,就天下太平了。我也不用去干坏事讹别人了。”

是啊,修炼法轮功绝不会给国家带来坏处,只能让社会更加安定!就像一九九八年前人大委员长乔石对法轮功进行的深入调查,在报告中得出结论:“法轮功于国于民有百利而无一害”。其实迫害前国内很多媒体也都报导过法轮功在祛病健身和净化思想方面的神奇功效。要不当初我们单位怎么那么多人炼功呢?而现在单位每次一体检,很多同事年纪轻轻就是“三高”:高血脂、高血压、高血糖。要是能像当年那样可以自由修炼法轮功,他们就不会受这种苦了,不但为国家节约医药费,身体好了也可以更好的干工作。

刚从劳教所回来时,以前那个单纯无忧无虑充满自信的我变的对自己没有信心,老是怀疑自己错了,情绪也特别容易陷入消沉当中。遇到一些事,心理也开始不平衡起来。很多书中也有一些教人调节心态的方法,可就是不管用,想当阿Q都当不了。可每次当我回忆起李洪志老师讲的佛法时,就像以前修炼时一样,心中迅速充满一种慈悲祥和的巨大能量,一切委屈、不平都被融化了!李老师讲过这样的道理,佛法不是常人中的理论,他背后是有着无尽内涵的,否则就和其他书一样,只是白纸黑字。劳教所中那些转化的邪说迷惑学员说不用学法炼功也在修炼完全是谎言,没有超常的法理指导、熔炼,怎么修?如果人类社会的道理可以使人修炼、维持道德,社会也就不会败坏到现在这个程度了。

就这样,劳教所那些欺人的谎言在现实的冲击下土崩瓦解。我所亲历的现实生活,让我无比明确的意识到,在修炼法轮大法中提高的心性才是真实的,她是生命升华、得救的希望。目前中国社会中的腐败、欺诈、道德败坏已经到了令人触目惊心的程度,相应带来的环境问题、气候恶劣、空气、水和食品的污染、天灾人祸也正在把人推向自毁的边缘。这种用巨大资源、环境代价换来的表面“高经济增长”能持续多久?“稳定压倒一切”这个大帽子能掩盖社会上的危机和矛盾多久?我不为自己,为了国家,为了他人,也必须修炼,正法修炼是利国利民的!

有些朋友看到我要重新修炼的决心,不仅紧张起来,劝我说,非要修,就修佛教好了,至少不会被关进监狱里。其实我读大学的时候,在图书馆中第一次翻看佛经,即被吸引,释迦牟尼佛讲的生死轮回、因果报应等佛理当时已经成了我人生观的一部份。我很爱看释迦牟尼佛的故事,释迦牟尼佛的很多生平事迹我都耳熟能详。但我清楚记的释迦牟尼佛在佛经中多次谈到他的佛法在他涅磐后五百年将进入末法时期,两千年后将进入末法的末法,这时寺院中的僧人都很难自度了,因为他们已理解不了佛法的根本。而且释迦牟尼讲过“过去佛”,“现在佛”和“未来佛”之说,我当时就动了一念,我要等“未来佛”讲法。释迦牟尼还提到过“转轮圣王”、“法轮圣王”将以“弥勒佛”乘下世传法度人,说“转轮圣王”是宇宙中神通最广大、最有能力的一个如来。

我想这也就是为什么短短十余年,法轮功不仅在中国,而且在全世界近八十个国家和地区迅速传播的唯一解释。随随便便的什么东西想传八十个国家,可能吗?中共说海外的法轮功被“反华势力利用”,目地是挑起中国人对法轮功的仇恨,难道这八十个国家都是反华势力吗?“反华势力”本身也是中共造出来,其实很多人是反对共产党,而不是反对具有五千年文明的中华民族。

一天晚上在睡梦中师父问我还想不想修炼。我回答师父,其实我一直都想啊,然后就失声痛哭起来。醒来后竟然满脸都是泪水,嘴里还在喃喃的叫着师父,说:“我是真心的!”

这个灵魂复苏的过程是个极其痛苦的过程,简直就像死而复生一样,但却也是个重新铸造我的过程。过去的我是那么不成熟,面对狂风暴雨、惊天谎言没有抵御能力,而这次我感到一种坚韧的品质正在我身上渐渐形成。

戴高乐说:“困难特别吸引坚强的人,因为他只有拥抱困难的时候,才能真正认识自己。”许多人生中最有价值的东西是人在痛苦与磨难中获得的,真正超越了人生的痛苦与磨难后,我相信心智的成熟将成为我的人生财富,对“真善忍”的信心将变的坚如磐石,永不可摧。

(今年三十八岁的卜东伟是总部设在旧金山的美国亚洲基金会北京办事处的工作人员,他因修炼法轮功于二零零六年五月十九日被从家中抓捕。后被非法判处劳动教养两年半,现关押在北京团河劳教所,已经整一年。卜东伟的妻子娄宏伟毕业于英国剑桥大学,自丈夫被抓后,娄宏伟多方呼吁营救,现已得到欧盟、国际大赦等机构及美国、英国、德国等多国议员的声援和帮助。)

(待续)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