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徽啊,安徽!安徽出现了什么样的事情?

2007-11-04 03:08 作者: 武振荣

手机版 正体 4个留言 打印 特大

在11月2日写作的那篇文章中,我说安徽出了个汪兆均,是一个了不起的人物。就在同一天,四川的严家伟在《汪兆均:洗刷了“政协”几十年的耻辱》一文中,对于汪兆均为什么是一个了不起的人物作了一种很好的说明:“政协”的全称是“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恕我不恭,几十年来,我从来就只把它看作是一只精美漂亮的花瓶,既无什么政治可“协商”,更与“人民”没多大关系,用我们四川方言的“歇后语”就叫:聋子的耳朵──摆设。因而对那些政协委员不管是中央的还是地方的,除少数是中共派去掌权的而外,其余的所谓的委员,正如民间一段顺口溜说的那样:“门口挂了个大牌子,里面坐一群老头子,手头端个茶盅子,坐下来就看报纸,看完回家包饺子,到时签字领票子”(领工资)。这就是人们心中的政协及其委员的形象。

“(引自《民主论坛》11月2日《探索道路》),但是,在安徽省政协常委汪兆均的《公开信》发表之后,人们对政协人物的看法不是就发生了重大的改变吗?原来和人们的想象有一点不同:在政协中,也存在着象汪兆均这样的有血有肉、有情有感、敢爱敢狠、敢说敢言的人,他不但是一个杰出的民营企业家,而且也抱着一种连中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里的人都不能望其项背的政治见解和政治主张,读着它,把一个刚刚出了笼的墨迹还没有干的中共中央十七大文件(包括胡锦涛所读的《政治报告》)”

比得如同废纸一般,没有一点色彩。

在这一篇文章中,我要说一句公道的话,在前不久召开的中共十七大的2,217名代表中间,我们根本就没有发现一个在政治上可以与汪兆均媲美的人物,所有参加会议的代表,无不是拍马流须之辈,他们之中的哪一个说出了如汪兆均那样的代表人民的话呢?哪一个又对于岌岌可危的中国政治、经济形势作了真实的表达呢?又有哪一个人能够对此提出“改革”的良策呢?但是,他们这些代表没有作的事情,一个不是共产党员的汪兆均却作了,并且作得那么的好,他超越了党派利益,站在公民立场上为我们民族、国家、人民的安危大声呐喊,其呐喊声象晴天霹雳那样地振聋发聩,使十七大刚刚发出的政治催眠曲一下子就失去了魔力。

如果上述的事情告诉人们:中国“政治”上的人物不是出在共产党内,而是出现在政协,那么,政协“几十年的耻辱”因着汪兆均的出现而被“洗刷”一事当在情理之中啊!汪兆均是安徽人,安徽出了个汪兆均是安徽人民的光荣,是安徽这一块地方的光荣!的确,就在我写这一篇文章的今天(11月3日),在《博讯》上读到一则新闻:“安徽商界人士致胡温公开信”第二弹“──立即启动县市级别的政治体制改革”。安徽商界的这一封《公开信》,的确可以称为汪兆均之后的“第二弹”,有了它,深化中国政治改革的这新一轮潮流又首先出现在安徽;分析它,人们不仅要问:这样的事件难道是偶然的吗?如果我们大家对于目前中国改革的启动事件──农村责任制── 有着记忆的话,那么,凤阳农民冒着巨大危险,以写血书的方式打响改革的第一炮的事情,就是我目前论证着的事情的前奏!正因为有着这个“前奏”,我的本篇文章题目的意思就可以非常明确地体现出来了。

在我昨天写在的《向汪兆均学习,告别装聋作哑的时代》的文章中,我说“好戏还在后头”……,看样子又没有说错,但尽管是这样,我却没有想到这“第二弹”却是由安徽商界“放”的,我当时怎么就没有考虑安徽商界有着“伟大”传统这样的事情呢?议论至此,我们如果可以回想起在二个世纪前徽商的伟大而又光荣的历史的话,那么,新一代徽商要求深化政治改革,立志作中国政治改革的积极推进者的事情就告诉中国和世界人民:中国共产党人不能够推进中国改革,徽商奋起而继之──这是天下至公的事情了。中国人常言:“天下兴亡,匹夫有责”,现在中国共产党当权派因为自身腐化堕落,无力担当民族改革之大任,普通公民和普通商人起而代之,就是世界进步潮流发展的必然一步。

议论至此,我想安徽省的人民在汪兆均和徽商的带动下,又一次地发扬凤阳农民写血书的那种精神,中国新一轮的政治改革首先在安徽形成气候──就是我们可以期待的事情了。因此,在这一篇文章中,我寄希望于安徽的大学生们,寄希望于安徽的农民、安徽的市民、安徽的工人和安徽的广大职工干部,我想在经历多年的消极沉默之后,他们应当再一次的积极起来,为了国家、为了民族、也同时是为了自己勇敢地挑起中国改革的重担!

我在写作这一篇文章的时候,不知道安徽的大学生们对此作何反映?但是,如果我没有说错的话,1989年中国伟大的“学生运动”最早酝酿于安徽科技大学的历史就不应当被人们忘记,而影响了学生运动的方励之先生也执教于此大学──这都是一部有待于我们中国后人深入研究的历史;就着这一部历史而言,我认为,安徽科技大学的学生们响应汪兆均先生和安徽商界的号召,再一次地举起要求民主的旗帜,也是可以期盼的事情。不是许多人都认为,传统总是具有一种在人们自觉或不自觉的场合中发挥作用的功能吗?

安徽的农民:你们当年作了那么伟大的事情,怎么今天就这样的沉默下来了呢?难道你们没有看到你们的血书所引导出了的“改革”已经严重地偏离了你们利益的方向,到今天这种“改革”已经把你们弄得一无所有了,难道30多年前你们冒着生命危险所启动的“改革”的目的,是要让“0.4%的家庭占有70%的财富”吗(见2006年10月18日《搜狐》网《中国成为财富高度集中的国家,150万家庭,坐拥70%财富》一文)?难道你们在启动“改革”的那一天所流的血就是要使你们变成“血农”(卖血的农民)吗?若不是这样的话,那么由你们闹起来的改革,归你们自己“领导”──这不就是世界上天经地义的事情吗?安徽的农民朋友们:你们应该在汪兆均先生的《公开信》发表之后,也写出你们农民自己的《公开信》!这一次你们不需要用血写,用墨就行了!我相信:如果安徽的广大农民再一次地站出来,要夺回改革的“主导权”,使改革沿着他们自己利益、权益的方向前进,那么,这样的改革就一定能够最后的成功!

中国的希望在安徽,安徽的曙光就是中国的曙光!(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