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盲井》现实版:矿工毒杀工友骗赔偿


在电影《盲井》中,两个在私人小煤矿挖煤的农民在井下杀死工友,谎称出事故冒充家属骗取赔偿。然而河南省鲁山县的煤矿中,却上演了一幕幕《盲井》的现实版。

据华商报报导,9月13日,河南省鲁山县梁洼镇顺发煤矿,一名矿工在做工首日便猝死井下!是病发还是谋杀?警方随后的调查揭示了一个惊人的黑幕——在煤矿集中的鲁山县一个作案团伙,把同处底层的矿工生命作为赚钱工具,不惜杀害自己的朋友、乡党甚至同学……

做工首日矿工井下猝死

2007年9月13日下午,刚刚来到顺发煤矿的陈绪松拉来第三车煤后,坐在一边喝着可乐,好像是想歇一歇。过了一会儿,突然被发现已经瘫在地上,不能说话了。几个矿工试图把昏迷中的陈绪松往井上弄,但走到半途,人已没了呼吸。

在矿负责人的询问中,与陈绪松一同来到煤矿的盛才军从身上掏出个户口本,称陈绪松让他代为保管。

做工第一天便暴毙井下,陈绪松的离奇死亡引发了工友们的议论。有人说,陈绪松下井后,那个聋子(指盛才军)在井上坐立不安。听到这话,当天值班班长黄国民感到事有蹊跷。

两天后,盛才军回来,并从湖北带来陈绪松的两个亲属,盛才军自称死者表哥。三人向矿方提出索赔,索赔金额为14万元。

安全矿长王国立代表矿方与家属谈判。王国立猛然想起,去年12月份,顺发煤矿曾有一个矿工暴毙井下,盛才军当时也是谈判家属之一,最后领走46000元赔不小。

王国立悄悄托人在网上查询陈绪松的户口。但查询结果让他诧异,确有陈绪松其人,但网上的陈绪松照片和死者差别太大,不像同一个人,于是报警。

警方赶往陈绪松的家乡调查,结果得知陈绪松一直在江苏打工,目前好好的。真正的陈绪松还活着,那么这个死了的陈绪松又是谁呢?

骗人服毒再向煤矿骗钱

9月21日,盛才军、陈绪刚、陈敬生被刑事拘留。调查结果令人震惊——“陈绪松之死”是个骗局:死者“陈绪松”的名字身份是假的,他的3个亲属是假冒的,并且陈绪松是被谋杀。

接受警方讯问时,陈绪刚承认:“死者是被我和盛才军骗服毒药才死的,我和盛商量好如果骗到钱我俩五五分成。”

而盛才军的供述让警方更为震惊,盛才军说,利用毒杀矿工向矿方诈骗是受人指使和逼迫,这是一个4人团伙,分别是李全喜、黄章林、阮家顶以及湖北郧西人胡某。几人常年在各地煤矿流窜,有时也下井挖煤。

23日,盛才军又开口说出了更多让人震惊的事实。

2006年12月,李全喜、阮家顶等人曾用同样手法骗一个叫明平兵的人,在顺发煤矿的矿井下吃了毒药。明平兵死后,盛才军按照李全喜的指示,出面指认死者是其堂弟盛才国,并从老家找了一个叫乐昌平的人冒充“盛才国”的姐夫,骗取了46000元赔偿金。

接着,盛才军又揭发了今年6月李全喜等人以同样手法害死赵祖恩的案子。目前,还很难断言是否有更多的冤魂,多少无辜矿工中了圈套。

《盲井》现实版

有人说,这就是现实版的《盲井》。在电影中,两个在私人小煤矿挖煤的农民在井下杀死工友,谎称出事故冒充家属骗取赔偿。人们惊叹现实和电影情节何其相似!而在鲁山县,类似案件并不鲜见。

2005年10月,陕西旬阳人何德军、何胜利领着一个有智障的单身汉到鲁山梁洼镇南街四矿打工,在井下将其打死,冒充死者家属,骗取赔偿金7万元。

2006年7月13日,陕西安康白河县农民李成海经过预谋,在鲁山梁洼镇东街联办煤矿井下用炮将一名矿工柯昌奇炸死,骗取赔偿金17.5万元。

据了解,该县登记在册的煤矿22家,有执照的只有3家,而矿井却有上百个。就算是合法矿也会开几个黑洞子。而用工手续极其简单,不签合同,也不核实身份。而矿上一出事,矿主首先考虑的是如何在不停工的情况下,尽快以钱了结,给了恶人行凶之机。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